第267章 拆台先生
loading...

“什麽東西啊。”


霍庭深淡定道:“晚上回來自己看。”


溫情想到什麽似的道:“今天晚上恐怕不行,我答應了辦公室裏的老師們,今晚要請他們去霆仁那裏消費。”


“懷著孕去酒吧?虧你想的出來。”


“霆仁酒吧的環境還是不錯的,不吵不鬧的,挺適合聚會的。”


霍庭深不悅道:“你倒是越來越會玩兒了。”


“那沒辦法啊,你弟弟會算計啊,他說肥水不流外人田,讓我去他那兒消費的,我總不好拒絕。”


“哼,他這是專門坑嫂子的。”


聽到霍庭深這話,溫情到是不禁輕笑了起來。


掛了電話,溫情才想起來,她怎麽忘記追究他給自己安排了保鏢的事情了。


這家夥,還真是能轉移話題。


她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便衣保鏢。


想著反正他們的穿著也不紮眼,就這樣吧。


今天還幸虧有他們,才幫自己擺脫了尷尬呢。


想到剛剛白南誠的話,她搖了搖頭。


不知道為什麽,總覺的白南誠看她的眼神,越看越奇怪。


晚上,溫情讓陳師傅送他們一起來到了霍霆仁的酒吧。


這個時間,酒吧裏的服務員,比客人更多。


霍霆仁親自招待了四人。


原本溫情想帶他們去包間的。


可是李老師偏想要在外麵感受一下酒吧的氛圍。


她小聲道:“其實,這是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黃老師看向溫情道:“我也是,你呢?”


溫情抿唇:“我以前還念書的時候,在酒吧裏過工的,所以對酒吧還算熟悉,霆仁這裏,其實算不上是酒吧了,比較適合文藝青年小酌。”


“我說呢,這裝修這麽複古。”


李老師走到吧台邊坐下。


看到不遠處懸掛的照片,她有些激動的道:“哇,帥哥誒。”


霍霆仁站在吧台裏,一邊幫三個人調酒,一邊道:“那是我二叔,以前這酒吧,是他開的。”


“好帥呀,你們家這位二叔,行事肯定很低調吧,都沒怎麽聽說過他的事跡呢。”


李老師的話,讓霆仁手上的動作頓了頓。


他轉頭看了一眼相片牆,隨即平靜道:“我二叔不在了,走了很多年了。”


李老師忙掩唇:“不好意思啊。”


“沒事兒,不知者不怪。”


溫情也走到了相片牆對麵坐下。


三位老師都有了雞尾酒後,霍霆仁給了溫情一杯純牛奶。


溫情接過:“我們幾個在這裏聊會兒,你去忙吧。”


“行吧,有需要叫我。”


霍霆仁離開後,李老師嘰嘰喳喳的開始跟大家聊了起來。


溫情喝奶的時候,視線觸及到了牆上二叔的照片,那張他手持著高腳杯對著鏡頭笑的畫麵,讓她腦子裏恍惚了一下。


她見過這笑容。


可到底是在哪裏見過呢?


她凝神,努力的回憶,卻是半點頭緒也沒有。


可是……直覺告訴她,她真的見過。


望著那張照片,她想的出神。


以至於旁邊的人叫她,她都沒有聽到。


黃老師用手肘輕輕碰了碰她。


她回神:“嗯?黃老師,有事兒?”


黃婭指了指身後。


溫情視線掠過表情有些拘謹的李蓓蓓和尹大成,回頭。


見霍庭深站在那兒,她不禁問道:“你怎麽也來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消費來了。”


霍霆仁走過來,手臂搭在霍庭深的肩上:“這位老板,喝點兒什麽?”


霍庭深抖了抖肩,將霍霆仁的手臂撇開:“隨便。”


“三哥,你知道隨便最難伺候了嗎?我們這裏沒有隨便。”


霍庭深看向溫情:“你來點吧。”


溫情壞笑著對霍霆仁道:“你們這裏什麽最貴就來什麽呀,老板都來了,還不趕緊拿出最好的東西招待?你是想砸了招牌不成,來一杯最貴的,襯這位老板的氣質。”


霍庭深淡定的應道:“嗯,沒錯,來一杯最好的,反正是你三嫂請客。”


他話音才落,溫情忙對霍霆仁道:“一杯烈焰,加冰。”


霍霆仁撇嘴:“三嫂,你對我三哥也太小氣了吧,這杯58塊的雞尾酒,怎麽配得上我三哥的氣質。”


“瞎說什麽呢,”溫情一本正經的道:“你三哥這氣質,不管喝什麽,都能喝出五位數字的效果,是吧,老板?”


她賊兮兮的笑著,看向霍庭深。


霍庭深看著她狗腿的樣子,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霍霆仁倒是一副鄙視的樣子:“三嫂,你這馬屁拍的,太不走心了啊。”


“怎麽能是拍馬屁呢,我這叫實話實說,”溫情說著,呲牙對霍庭深笑道:“霍三爺的氣質,那豈是用一句話可以形容的。”


霍庭深白了她一眼,“那你來形容一下吧。”


“咳咳咳,”溫情瞬間尷尬。


忘記這家夥,是專業拆台先生了。


一旁,三位老師都忍不住偷笑了一下。


溫情努嘴:“我還是做個總結性的歸納吧。”


幾人都看向她,她淡定的道:“完美,霍霆仁同學,趕緊調酒,別讓老板久等了。”


霍霆仁搖了搖頭:“三哥,你可千萬別學我三嫂這小氣吧啦的樣子,太嚇人了。”


霍庭深勾唇:“不學怎麽婦唱夫隨?”


霍霆仁無語的對幾位老師道:“老師們,你說你們今天出門兒怎麽不看看日曆,這狗糧吃的,心甘情願嗎?”


霍庭深在,幾位老師也不像剛剛那樣隨意了。


尤其是李老師,怕結巴,話都不敢說了。


黃婭回道:“有些狗糧,我們是吃的心服口服的。”


溫情看著二叔的照片,看向霍庭深又問道:“你二叔以前,有沒有進過演藝圈?”


“他吃飽了撐的不成?”


溫情不爽,沒有就沒有,幹嘛嗆人。


霍庭深揚眉:“怎麽想起來問這麽沒有營養的問題了?”


溫情盯著照片,嘶了一聲:“我為什麽覺得你二叔這麽眼熟呢。”


霍庭深嗤聲一笑:“應該是你上次來看過照片後,留下了什麽深刻的印象,我二叔的顏值,不管是在過去還是現在,都很難撞臉的。”


溫情聳肩,倒也是的。


難道,剛剛腦海裏出現的那個笑容,真的是她出現了什麽奇怪的錯覺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