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我不會傷害她
loading...

霍庭深未動,倒是溫情道:“葉小姐都來了,你還是去看看吧。”


他拍了拍溫情的手:“你慢慢吃,我很快回來。”


溫情對他笑了笑,極力壓製自己心中的尷尬。


葉晚落和霍庭深前後腳出門。


溫情垂眸,將筷子在米飯碗中戳了幾下。


佟管家上前道:“三夫人,您別在意,三爺會護好您的。”


溫情對他笑了笑,沒做聲。


她扣放在桌上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她將手機拿起,翻過看了一眼。


見是白南誠打來的,她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掛斷,拒接。


經曆過昨晚的事情後,她對白南誠真的很失望。


白南誠不像白成泰。


她不接,他自然也不會再打。


隻是,他給她發來一條信息。


“小情,對不起,我知道你很生我的氣,但我從不後悔,我真的是為你好,你冷靜幾天,如果氣消了,跟我見一麵好嗎?我有事情想跟你坦白。”


溫情沒有回。


她現在一顆心,都飄到了門外。


也不知道霍庭深跟葉晚落正在聊些什麽。


葉晚落一路繞到了後院花園邊的小石桌前坐下。


已入冬,傍晚的天氣,很是寒涼。


她雙手對搓了幾下,仰頭看向霍庭深:“很冷,對不對。”


霍庭深沒有做聲,隻是在她對麵坐下。


“二哥讓你給我帶什麽話?”


葉晚落看著他身上的風衣:“我真的很冷。”


他淡淡的道:“那就進屋去談。”


葉晚落歎口氣:“如果是以前,你會把你的衣服給我。”


霍庭深道:“人不該活在過去。”


“可我隻能活在過去,因為隻有有你的過去,才能讓我快樂,”葉晚落垂眸,麵帶失落:“你不會懂的。”


霍庭深沉聲:“我的確不懂,晚落,你跟我,已經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我們現在,甚至連平行線都算不上,懂嗎?”


“我不想懂。”


霍庭深淡定道:“其實你什麽都懂,你隻是在裝不懂而已,我們還是談正事吧,我二哥說了什麽?”


“不是他讓我來的,”葉晚落望著他,麵帶憂傷。


“所以,你剛剛是撒謊了?”


葉晚落傷感道:“如果我不這樣說,你會願意出來嗎?”


霍庭深嗬斥道:“晚落,你也學會自以為是了。”


“不然我能怎麽辦?我既擔心你,又不想傷害溫小姐,所以隻能用這種方式,找你出來。”


霍庭深煩躁道:“我有什麽好擔心的?難道我一個成年人,還管理不好自己的事情?以後不要再管我了,你還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你……”葉晚落咬唇:“霍庭深,既然你對我如此鐵石心腸,當初又為什麽要招惹我,你知不知道,忘記你到底有多難。”


“晚落,我是不是該再提醒你一次,你已經結婚了,你的丈夫,叫霍庭馳,我也結婚了,我的妻子叫溫情,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們都不必為彼此的人生負責,所以,我說讓你不必再管我了,你記住了嗎?”


“我記不住,就算真的記住了,我的心也不會聽我的話,”葉晚落垂眸:“我知道,我對你放不下,對溫小姐來說有多不公平,所以我才無法當著她的麵兒,光明正大的說出我的擔心。”


葉晚落望著她,眼眶下有淚珠。


“你以為我沒有嚐試過嗎?是做不到,我才會這樣卑微的站在這裏的。”


“夠了,”霍庭深起身, “今天的談話就此結束,你該回去了。”


他轉身就往回走。


葉晚落起身,快步上前想要攔住他。


可因為她跑的太急,沒注意腳下的草坪太滑,人也不小心摔倒。


她吃痛,痛呼一聲:“啊……”


聽到聲音,霍庭深回頭。


見她摔倒,他凝眉。


她肚子裏還懷著二哥的孩子,決不能出任何閃失。


他攙扶她起身:“你怎麽樣?”


她呼口氣,搖了搖頭:“我肚子有點兒不舒服。”


霍庭深立刻掏出手機,打了佟管家的電話。


“你們二夫人摔倒了,立刻安排司機過來,送她去醫院。”


葉晚落拽住他的手,緊緊的握住。


他卻自然的將手抽出。


葉晚落失望的道:“我身上有毒嗎?”


“我不會對溫情之外的女人動手動腳,這是我做為丈夫的責任,我不會傷害她。”


“那我呢?你已經傷害到我了,曾經,你也愛過我的,不是嗎?”


霍庭深淡然道:“你也知道那是曾經。”


葉晚落咬唇,垂眸。


霍庭深將她攙扶起。


此時,佟管家已經帶人小跑了過來。


身後,溫情也擔心的跟了出來。


見霍庭深攙扶著葉晚落,溫情打從心底裏覺得不舒服。


可葉晚落都摔了,霍庭深若是不扶她,似乎也不合適。


霍庭深將葉晚落交給了佟管家。


“送二夫人去醫院,路上通知我二哥。”


“別告訴庭馳,”葉晚落叫住了佟管家:“他現在很在意這個孩子,我不想讓他擔心,我不會有事兒的,真有什麽問題,我自己會聯絡他的。”


佟管家看向霍庭深。


霍庭深點了點頭。


佟管家對葉晚落道:“二夫人,咱們走吧。”


葉晚落望向霍庭深,似乎還有話要說。


可是還沒開口,她又將視線落到了溫情的身上,最終她垂眸,什麽也沒說。


見她心事重重的離開,溫情覺得自己來的似乎有些多餘。


她走到霍庭深身邊。


霍庭深看向她:“你怎麽出來了?”


“我聽佟管家說,葉小姐摔了,有些擔心,所以就……”


“沒事兒,她就是沒站穩,走吧,回去吃飯,”他抬手摟著她肩膀,往屋裏走去。


溫情看向他,欲言又止。


霍庭深道:“有話就說,少給我吞吞吐吐的。”


“你……不用跟著一起去看看嗎?萬一葉小姐肚子裏的孩子有什麽閃失……你恐怕也沒法兒跟你二哥交代吧。”


“我不是醫生,去了也幫不上什麽忙,別鹹吃蘿卜淡操心了。”


溫情白了他一眼。


這個男人,會不會說話呀。


不過……他不去,她心裏為什麽覺得這麽開心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