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沒有溫小姐,隻有三夫人
loading...

為了把馬屁拍的響亮點兒。


明知道他看不到,可溫情還是邊說著,邊豎起了大拇指。


霍庭深得意的勾起了唇角:“這還不簡單,楊青手裏有蘇佩當年破壞於成偉家庭的證據,我又讓少康去查到了她收白月錢的證據,這兩樣證據擺在她麵前,她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溫情恍然:“哦,所以,你是威脅了她咯?”


“不管用什麽方式,隻要她能說出真相就足夠了。”


霍庭深說完,又補充道:“還有,這些事情,都是我吩咐林少康去做的,記住了。”


溫情隻覺得好笑,遇到這樣一個醋壇子,她真心覺得無言以對了好嗎。


不過不管怎麽樣,白月的誣陷,他們算是洗的差不多了。


當然,她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相信這次的新聞。


畢竟,林子大了,什麽鳥兒都有。


掛了電話沒多久,溫情就收到了陳梓諾的信息。


“溫情,謝謝你請霍總幫我安排的工作,你的大恩大德,我無以為報,會一輩子銘記在心的。”


想到自己今天中午才剛求了霍庭深,結果他下午就把這事兒給落實了。


她心裏很感動。


一個小時後,霍庭深回來了。


佟管家忙從廚房門口離開,迎了過去。


“三爺,您回來啦。”


“溫情呢?”


“溫小姐在廚房裏呢。”


霍庭深蹙眉:“她在廚房幹嘛?”


“溫小姐說,想親手給您準備晚餐,我們大家都勸了,也勸不住。”


霍庭深將大衣交給了佟管家,人也走到廚房門口,推門走了進去。


幾個阿姨見到他,都恭敬的問好。


溫情倒是臉上帶著笑容:“你回來啦。”


霍庭深不悅道:“誰讓你進廚房的。”


見他有些生氣了,溫情道:“以前我不也下廚房了嗎,也沒見你生氣。”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不知道吸入油煙對身體不好嗎?”


“沒有油煙啊,這裏的抽油煙機比我那裏的好太多了。”


霍庭深冷聲對阿姨們道:“你們是不想幹了是嗎?”


阿姨忙道:“對不起三爺。”


阿姨們說完,忙走到溫情身邊:“溫小姐,還是讓我們來吧。”


溫情無語的望向他,要不要這麽誇張啊。


霍庭深眼珠子一翻,看都不看她一眼,轉身出了廚房。


溫情撇嘴,跟了出來。


霍庭深看向佟管家道:“這個家裏,以後沒有溫小姐,隻有霍三夫人,記住了。”


“是是是,三爺,三夫人。”


溫情不好意思的對佟管家點了點頭,隨即跟著霍庭深上了樓。


進屋後,她將門關上,不悅的望向霍庭深道:“你今天怎麽回事兒,這麽大的火氣,更年期了?”


霍庭深不悅的睨了她一記:“記住了,以後廚房不是你去的地方。”


溫情哼了一聲,抱懷道:“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


“你這話什麽意思?”


溫情不爽道:“你名義上是心疼我,其實還不是心疼這個孩子嗎,以前在我那兒的時候,每天都是我做飯,也沒見你這麽心疼我啊,所以呀,男人的嘴,騙人的鬼,都不能……唔……”


她話都還沒說完,霍庭深已經上前來,給了她一個封唇吻。


半響後,他鬆開她,輕點了她眉心一下:“繼續說。”


她抬手掩唇。


這男人,真的完全不講道理的好嗎。


“我去廚房,是為了親手給你做晚飯,感謝你能夠在第一時間就幫我反擊白月,也言而有信的幫我給梓諾安排了工作的。”


溫情說話的時候,手並沒有從唇上移開。


霍庭深倒是不禁一笑,抬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


“對於我來說,你的一個吻,比做什麽感謝我的事情,都來的討喜。”


“*,”她哼了一聲,放下手,就要去飄窗邊拿書。


他卻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扯進了自己的懷裏,抱住。


“你懂什麽,男人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麵前,才願意展露本性。”


“我隻知道,男人是下半身支配身體的物種。”


“那是你認識的男人太少,還有,剛剛我不讓你去廚房,一方麵是因為吸入油煙對孩子不好,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家裏有阿姨,她們卻看著你一個人在勞動,我不爽。我的女人,憑什麽幹活兒給她們看。”


溫情無語,他不爽的點,也太低了吧。


晚餐做好後,佟管家上樓來請兩人下去用餐。


溫情和霍庭深才剛下樓,家裏人就恭敬的道:“三爺,三夫人。”


溫情心裏緊張,這聲三夫人,怎麽聽怎麽像地主老太呢。


她跟他在餐桌邊坐下,霍庭深對佟管家道:“一會兒給大家發紅包。”


溫情不解的看向他,以為今天是什麽重要日子。


結果他卻望著她道:“這是你們三夫人,給的改口費。”


眾人道:“謝謝三夫人。”


溫情臉紅,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不……不客氣。”


兩人飯還沒吃完,佟管家接到了電話。


沒多會兒,他對霍庭深:“三爺,二夫人回來了。”


溫情抬眼看向霍庭深。


霍庭深表情倒是冷淡:“她回來幹什麽?”


“這個……”佟管家犯愁的看了溫情一眼:“我也不知道,二夫人沒有說。”


霍庭深放下筷子,麵帶不悅。


正這時,葉晚落已經走了進來。


看到兩人,葉晚落對他們笑了笑:“我來的正是時候吧,趕上飯點兒了呢。”


霍庭深淡漠的道:“你那裏是沒廚子了?”


葉晚落尷尬了一下:“庭深,你說話也不用這麽難聽吧。”


溫情見狀,對佟管家道:“佟管家,給葉小姐添一副碗筷吧。”


佟管家剛要去,隻聽葉晚落淡淡的道:“佟管家,不用忙了,既然有人不歡迎我,我就不在這裏吃飯了,庭深,你出來一下,我有話要跟你談。”


她說完,轉身就往外走去。


霍庭深冷聲道:“要談什麽,就在這裏談吧。”


葉晚落凝眉,回身望向他,麵帶失望:“今天我回來,是你二哥讓我來幫他帶話的,我不想傷害任何人,你確定要我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