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老婆大人說的對
loading...

溫情是一個鮮少看財經新聞的人,可她不關注,不代表別人也不關注。


辦公室裏李老師是白氏化妝品的鐵粉,她天天在辦公室裏普及新聞知識,讓溫情想不知道都難。


一如此刻,她正半靠在溫情的辦公桌前,一本正經的問道:“溫老師,你跟霍總到底打算什麽時候公開關係呀,現在外麵傳聞滿天飛,都說這是白家為了防止倒插門女婿侵吞白氏財產,所以要利用女兒和帝徽集團總裁的未婚夫妻關係,將白氏集團重新洗牌呢,你聽著不生氣嗎?”


黃老師無語的搖頭笑了笑:“李老師,你這都從哪兒扒來的瓜呀,這也太不靠譜了吧。”


“霍總將他跟溫老師的關係,封死在學校了,誰敢出去亂傳呀。可我們知道,外麵的人不知道呀,他們不知道,當然就會議論外麵的傳言,也因此,霍總跟白家小姐的傳聞,都被傳出一百八十個版本了。”


溫情笑而未語。


這些傳聞,多半都是白家那對母女搞的鬼。


可這次,他們怎麽把白成泰也算計在其中了呢。


她正想著,尹大成也加入了進來:“當初他們不是還鼓吹,說白家找了個好倒插門女婿的嗎,現在怎麽倒要洗牌了,這謠言不合理吧。”


李老師神秘兮兮的道:“尹老師,你這個大男人怎麽這麽單純,我可是聽說,這個白氏集團的總裁,跟他夫人的關係並不和睦,而且,他在外麵,還有私生子呢。”


聽到這話,溫情的心一緊,也看向李蓓蓓。


李蓓蓓見三人都盯著自己,她以為大家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索性從溫情桌邊離開,轉過身麵對三人,正兒八經的給三人分析了起來。


“我一個親戚,曾經在白氏集團秘書室做過幾天助理,他有一天跟他老師一起去給白總送文件的時候,就聽到他們總裁夫人在辦公室裏罵總裁,說他在外麵生的那個‘賤蹄子’怎麽樣怎麽樣的。


當時那個老師不讓他聽,拉著他離開了,但這話他說自己肯定沒聽錯,老白總在外麵是有私生子的。這樣說起來,白家要重新洗牌,不讓財產落到私生子手裏,是不是就說的通了。”


溫情雙手握住了水杯,視線也落到了窗外。


尹老師感歎道:“這豪門的水可真夠深的。”


李老師誇張道:“那何止是水深呢,簡直就是沼澤,所以呀,溫老師,你真得抓緊時間了,你知道謠言有多可怕嗎,有些謠言傳著傳著,就變成了別人口中的真相,到時候不管你跟霍總的感情有多真,隻怕都要被人說成是插足了。”


溫情笑了笑,“我會慎重考慮的,三位老師,我得先去一趟教室了,要開個班會,有一起的嗎?”


見三人都擺了擺手,她自己拿著文件夾先離開了。


走在路上,她微微歎息了一聲。


她跟霍庭深的關係,原來是不想公開,現在是不能公開。


畢竟,還有一個霍庭馳……


她的手輕輕放在小腹上,有些犯愁。


可這最多也隻能挺三個月了,三個月過後……她想瞞隻怕也瞞不住了吧。


中午,她跟黃老師一起去了食堂。


飯還沒吃完,陳梓諾就給她打來了電話。


她邊吃飯,邊將手機接起:“喂,梓諾。”


“溫情,你現在方便聽電話嗎?”


溫情看著黃婭笑了笑,點頭:“方便,有什麽事兒嗎?”


“我就是想問一下,你跟我們總裁的妹妹,是不是有什麽過節呀。”


溫情納悶:“你說白月?”


“是啊。”


溫情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倒是問道:“怎麽了嗎?”


“今天上午,她找我了,談論的全都是跟你有關的話題,她問我跟你什麽關係,我說是朋友,可她卻說,她知道咱們兩個在帝徽集團時的衝突,看樣子,是調查過我們的,我聽著這意思,像是在挑撥離間。”


溫情眉眼深沉了幾分。


她昨天見了陳梓諾,白月第二天就能找到陳梓諾。


難不成,白月派人跟蹤自己了?


“那她還說別的什麽了嗎?”


“她還問我,想不想報仇,她可以幫我,我說不需要,因為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可她似乎不死心,還約我周六一起逛街,當然我拒絕了,就是我看她對我無事獻殷勤的樣子,擔心她會利用我針對你。”


“梓諾,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別跟我說什麽謝謝了,我一直覺得,自己欠了你的,能有個機會還你,我挺高興的。”


溫情笑了笑:“可你這樣幫我,就不怕跟白月作對,會失去工作啊。”


“有點兒擔心,但……白氏集團現在的情況,說不定什麽時候裁員就輪到我了,與其這麽提心吊膽的,還不如痛快點兒好。”


溫情點頭:“如果她為難你,你告訴我,我會讓霍庭深幫你找別的工作的。”


“這樣一來,我不是又欠你一個人情?”


“什麽欠不欠人情的,朋友之間互相幫助,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陳梓諾心中感動:“謝謝你,溫情。”


“你太客氣了。”


掛了電話後,她找到霍庭深的號碼撥了過去。


電話接通,霍庭深心情不錯:“你主動給我打電話,肯定不會是要約我吃飯的,我沒猜錯吧。”


她口氣不善:“我問你,你跟白月到底打算什麽時候結婚?”


“我跟誰結婚?”


“你都聽到了,別裝模作樣的。”


霍庭深想了想,問道:“怎麽,白月又去找你麻煩了?”


溫情不爽道:“白家天天散布要跟你結婚的謠言,你卻不出麵澄清,你天天跟她這麽不清不楚的,難道不是為了要跟她結婚的?”


霍庭深不禁笑道:“嗯,老婆大人說的對,這事兒,是老公的錯,老公這就澄清。”


“你愛澄清不澄清,跟我有什麽關係。”


她說完,直接氣呼呼的將電話掛斷。


霍庭深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忙音,勾了勾唇角,拿起內線電話,撥通。


“少康,讓星空財經的記者下午來找我一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