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等著拉她下水的人
loading...

溫情的口氣並不和善。


彭南書自然也知道,溫情跟自己較上勁了。


可她怎麽可能跟溫情道歉呢。


她冷笑道:“我道歉?憑什麽?你也不過就是仗著自己是三爺的床上客,所以才敢對我這麽囂張,若不是三爺,你……”


“彭南書,首先你要搞清楚,我之所以針對你,與霍庭深無關,單純隻是因為,你做為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卻隻能說出這種下三濫的話傷害別人,而覺得你惡心。


其次,你思想齷齪,按照你的邏輯,誰與我交朋友,都是在巴結我,那我想請問一下,你父親這種真正巴結我的人,算是什麽?”


“你……”彭南書上前,抬手指向她。


她揚起手,將彭南書的手掃開。


“你沒有資格羞辱我的朋友,所以,請你立刻道歉。”


“我偏不道歉,”彭南書冷哼道:“你這種裝模作樣的女人,有什麽資格對我頤指氣使,你明知道我的目的,卻從一開始就欺騙我,你隱瞞你跟三爺的關係,把我耍的團團轉,你就是惡毒的女人,要道歉,也是你道歉。”


“你的目的與我有何幹係,我憑什麽要把我跟霍庭深的關係告訴你?你算老幾?我最後問你一遍,你到底道不道歉。”


“不道歉,”彭南書高聲。


溫情握拳:“好,你可別後悔。”


她掏出手機。


彭南書抱懷,諷刺道:“怎麽,說不過我,就想跟三爺告狀?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你想太多了,狗咬了我,我沒有理由再找無辜的人,來幫我咬狗一口,我現在,是要找狗的主人。”


彭南書上前:“你敢罵我?”


見她要跟溫情動手,黃老師忙擋在了溫情身前。


她知道溫情的秘密,也知道溫情現在動不得。


她要保護溫情。


彭南書的手,推到了黃婭的身上。


黃婭回身對李老師和尹老師道:“你們先帶溫老師離開。”


李老師跟黃婭交匯了一個眼色後,上前拉開了溫情。


正好,溫情撥打的號碼也已經接通。


她道:“彭校長,您的女兒在辦公樓門口辱罵我和我們辦公室的同事,並且拒不道歉,我現在非常惱火,如果您能管,請您立刻來處理,如果您不能,那我將在跟你掛斷電話後,聯絡霍庭深,這份委屈,我不受。”


“別別別,溫老師,你稍等,我馬上下來。”


很快,彭校長下樓來。


他先讓周圍圍觀的教職工都散開,這才上前將彭南書拉到一旁:“南書呀,你這是幹什麽。”


“爸,我就是看不慣這個女人,她憑什麽仗著有三爺撐腰,就在學校裏橫著走?”


“你這是說的什麽話,溫老師又沒做錯什麽。”


他將彭南書拉到自己身邊,在她耳畔低聲道:“南書,這事兒要是鬧到三爺那裏,你以後,可就別想在北城找到想要的工作了,你是真打算因為一個溫情,毀了自己的前程嗎?要知道,爸可是在托人找三爺幫你找工作呢。”


這話,讓彭南書立刻安靜了幾分。


彭愛國走到溫情身前:“溫老師,介意跟我單獨談談嗎?”


“在談話之前,我希望彭校長能夠勸您的女兒,先跟我們辦公室的幾位老師道個歉,剛剛彭小姐說話難聽,周圍圍觀的老師們都聽到了,需要我找個人來對峙嗎?”


彭愛國也是個聰明人,他知道自己勸不動彭南書,所以就走到黃老師他們身前:“小黃,小李,小尹,都說子不教父之過,今天南書說話難聽,也是我的錯,我代他們向你們道個歉,希望你們多多原諒。”


李老師和尹老師忙道:“校長,沒事兒,這就算過去了吧。”


彭愛國這才走向溫情:“溫老師,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溫情回身對黃老師道:“你們去前麵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來。”


三位老師先離開。


彭愛國將溫情拉到一旁。


“溫老師,今天這事兒,是南書不好,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不要回去跟三爺說了吧?你看行嗎?”


溫情淺笑著望向彭愛國:“看在校長的麵子上,今天的事情,我不會跟三爺說。彭校長,您是個好校長,可是您這個女兒……卻有些離譜,如果再不好好管教一下,以後,隻怕真要連累到您的,請您還是小心一些吧,如果您沒有別的吩咐,我還有約,就先離開了。”


彭校長對她笑了笑:“行,你先去吧。”


她走後,彭南書來到彭愛國身邊,跺腳道:“爸,我真的要被氣死了。”


彭愛國看向彭南書,警告道:“彭南書,你給我沉住氣。”


“可我咽不下這口氣啊,三爺放著那麽多條件好的女人不選,幹嘛非要選這個賤民。”


“跟你一樣不服氣的人比比皆是,你為什麽偏要做這個出頭鳥?”


彭愛國哼了一聲:“等著吧,霍三夫人的位置,可不是那麽容易坐的。等著拉她下水的人多了去了,別的不說,就說那個白家大小姐,就夠她溫情喝一壺的,等她被算計的差不多了,三爺也玩兒夠了,她無依無靠的,還不是隨便你踩?”


彭南書凝眉:“那我現在就幹等著嗎?”


彭愛國湊到她耳邊道:“你呀,應該找個機會,巧遇一下白大小姐了,聽說那個女人,沒什麽腦子,很容易被控製。有些事情呢,不能光靠自己的手去做,要懂得利用可以利用的一切,懂了嗎?我的女兒?”


彭南書恍然大悟的看向彭愛國:“爸,果然呀,薑還是老的辣。”


父女倆對視一笑,眼底都分明的透著奸佞。


溫情快走幾步,追上了三位老師。


剛想要道歉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霍庭深打來的,她走到一旁,接起。


“喂,我剛剛給你發的信息你看到了嗎?我今晚不回去吃飯了。”


霍庭深不悅道:“去哪兒吃。”


“三位老師因為我回歸,都挺高興的,大家說要一起聚聚,所以我打算請他們去吃自助。”


霍庭深淡定道:“這頓飯,我請。一會兒你帶他們上老秦的車,讓老秦帶你們來找我。”


“別呀,那多不合適。”


“怎麽,帶我一起吃飯,還拿不出手?”


“我是怕你在,三位老師吃的緊張。”


“他們緊不緊張跟我有什麽關係,我有事兒要讓他們做,總之,聽我的就可以了,一會兒見。”


他說完,已經將電話掛斷。


溫情無語,他想要三位老師幹嘛?


等一下,他憑什麽擅自決定?這家夥,也太霸道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