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事關一條人命
loading...

周六,童好應邀來到了北城。


溫情全程陪伴。


兩人仿似回到了學生時代,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總有說不完的話。


下午吃過飯後,兩人聊著天,睡起了午覺。


溫情是被手機鈴聲擾醒的。


見是霍霆仁打來的,她將手機劃開,放到了耳畔:“嗯?”


“三嫂,你在休息啊。”


“嗯,怎麽了嗎?”


“那個……我跟你說件事兒,你千萬別生氣。”


她精神了幾分:“怎麽,做了什麽對不起我的事兒了嗎?”


她話音才落,手機裏就有了插播。


看到號碼,她納悶道:“你二哥怎麽也給我打電話了?”


“三嫂別接,千萬別接。”


電話那頭,霍霆仁大喊道:“我剛剛跟我二哥一起釣魚的時候,不小心把你的事情說漏了嘴,二哥知道你是白成泰的女兒,正惱火呢。”


溫情心裏一緊,眉心緊蹙:“你三哥怎麽說?”


“我三哥沒接我電話呀。”


溫情急道:“他不是跟你們一起去了嗎?”


“他沒來呀,說沒空。”


溫情看了看屏幕上的來電,凝眉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別管了,我來處理。”


她說完,將電話掛斷,接起了霍庭馳的號碼。


電話一接通,就傳來霍庭馳冰冷的聲音。


“溫小姐,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我想當麵跟你談些事情。”


“好,我們在哪兒見。”


“承恩會所,在門口報你的名字,會有人帶你找到我的。”


掛了電話後,她將童好叫起。


“好好,我得出去處理點事情,今天恐怕回不來了,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早點兒回臨海去吧,我過幾天再去找你。”


童好擔心的問道:“怎麽了,發生什麽棘手的事情了?”


溫情苦澀一笑道:“是有點兒事情,總之,你別管了,我會處理好的。”


她說著,人已經下了床。


童好跟著來到門口:“你這樣子怪嚇人的,是很嚴重的事情嗎?”


溫情搖頭:“沒事兒,放心吧。”


她雖然年紀不大,可是什麽大風大浪沒見過呢。


離開酒店後,她打車來到了霍庭馳說的會所。


她自報姓名後,服務生將她帶進了一個包間。


過了不到半個小時,霍庭馳也來了。


他被人推進了包間後,那人被他打發了出去。


霍庭馳冷清的望著她道:“不知道我是該稱呼你一聲溫小姐呢,還是白二小姐。”


溫情道:“霍二爺,我姓溫,單名一個情字,您稱呼我一聲溫小姐就好。”


霍庭馳冷笑道:“溫小姐,我能問一下,您的如意算盤到底是怎麽打的嗎?”


溫情麵上平靜:“我不太明白霍二爺的意思,不知道你能不能說的明白一點。”


他嘲諷道:“做為白家的私生女,明知道霍白兩家有恩怨,你卻還要引誘我弟弟愛上你,你這是什麽意思?想要證明,你們白家的女人,對我們霍家的男人有多大的魅力嗎?”


溫情淡定道:“霍二爺,請您說話放尊重一點,我並沒有引誘過您的弟弟。”


“溫小姐,我可不是來跟你玩兒拉鋸的,我隻問你,你要什麽條件,才能離開庭深,說吧。”


溫情垂眸,沒有說話。


“怎麽,開不了口?一個億?還是想要霍家的股份。”


溫情看向他:“我什麽也不要。”


“你的意思是,你就非庭深不可了?”


如果是以前,溫情或許不會解釋什麽,但現在,她莫名的想要爭取一下。


她道:“白家並沒有承認我的身份,我也從來沒有花過白家一分錢,所以,霍二爺,我並不是白家人。”


霍庭馳道:“我不管這些,我問你,你是白成泰的女兒沒錯吧?”


她沉默著,點了點頭:“嗯。”


霍庭馳又道:“白成泰是白家的入贅女婿,他是白家人,那你也一樣是。我們兩家隔著一條人命,你跟庭深,是永遠都不可能的。”


人命?


她看向霍庭馳,有些驚訝:“什麽人命?”


“你不知道?”


溫情苦澀一笑,她隻聽說過,霍白兩家有恩怨,至於是什麽恩怨,卻從未聽說過。


“不知道。”


“當年,白家的二小姐白雨,非但戲弄了我二叔的感情,還殺了他,我們霍家跟白家,不共戴天,霍家的男人,就算是一輩子不娶,也絕不可以娶你們白家的女人。”


霍庭馳說著,聲音都激動了幾分。


溫情握了握拳,再次低下了頭。


“溫小姐應該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我就不妨直說了,做為霍家子嗣,霍庭深的兄長,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娶你的,如果你不想以後受到什麽傷害,還請你盡快離開庭深,否則……”


他望向溫情,眼眸裏盡是涼意:“我會昭告天下,你這個白家的私生女,竟然為了利益,來勾引霍家當家人。”


聽到他這麽說,溫情緊張的看向了他。


“別,”她搖頭:“我會離開霍庭深的。”


霍庭馳冷漠道:“那你最好說到做到,我可不會等很久,隻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一早,我希望你能夠立刻從霍家搬出去,從此以後,再也不要見庭深。”


他說完,轉動輪椅來到門口拉開門。


門口的傭人上前推著他的輪椅離開。


溫情坐在包房裏,心,久久無法平靜。


嗬,終於,還是走到了這一天。


她跟霍庭深沒有未來的,他們終究是要分開的。


她的手,輕輕捂著自己的心髒。


早知如此……


不,她早就知道會是如此,可卻還是沒能控製住自己的心。


傻瓜。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霍庭深打來的,她將手機接起。


霍庭深急道:“你在哪兒呢?”


“我在外麵。”


“我二哥呢,你是不是見到他了,他說的話,你不要聽,告訴我地址,我去找你。”


她深吸了口氣,盡力平靜的道:“他走了,你別來接我了,我自己回去,正好,我也有些話,想跟你說。”


她說完,就將電話掛了。


她雙手輕輕的交握,心裏莫名有些荒涼。


該來的,總是躲不掉的,隻能……去麵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