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酒店石錘
loading...

“討厭他唄,”看著溫情好奇的樣子,霍庭深決定,有些事情先不告訴她。


“我在這世界上,還沒打從心眼兒裏討厭過誰,白南誠就是其中一個。”


溫情無語一笑:“你這樣也太無聊了吧,得罪你的是白家,又不是我哥。”


“可他勾搭你,我就不爽。”


她不屑:“什麽勾搭,那是我哥。”


“那我可不管,”霍庭深說著,筷子放下,看著她。


要是有一天,她知道白南誠其實並不是她的親哥,會如何呢?會喜歡他嗎?畢竟,她很信任白南誠。


他一本正經的道:“小情。”


溫情嘟嘴:“又幹嘛。”


“霍家跟白家有仇,這件事兒你是知道的,有些仇,我早晚要報的,你懂吧。”


溫情點了點頭:“你沒必要跟我說的,我不是白家人。”


“但我覺得,白家還有一個你牽掛的人,所以,我有理由告訴你一聲,這也是對你的尊重。”


“我不在乎白家會變成什麽樣,我哥是個有能力的人,即便沒有白家,他也能發光發亮的。”


聽她這麽說,霍庭深倒也沒有反駁她,隻是雙眸灼灼的看著她。


“接下來,可能會發生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可我希望你不要想太多,這隻是我報複行動的一部分,嗯?”


溫情沉默了片刻後道:“好”


霍庭深舉起自己身側的水杯:“預祝我成功吧。”


溫情端起水杯跟他碰了一下杯。


可不知道為什麽,她心裏總有些不安。


周六,洛家阿姨給她打電話,邀請她和霍庭深去洛家吃飯。


溫情不好拒絕,便一口答應了。


可晚上回到家,才知道原來霍庭深周五下午就要出發去新加坡出差,為期三天。


所以周六這天,她隻能一個人來到了洛家。


趕巧,洛呈殊因為商場沒什麽事兒,也正巧在家。


叔叔和阿姨不知道之前溫情被周子瑜威脅的事情,還一臉高興的招待兩人。


倒是,洛呈殊,一臉擔心。


趁著父母在廚房忙的時候,她對溫情道:“小情,為了不給你製造麻煩,一會兒我會跟我爸媽說公司有事兒,先走一步,你可千萬不要介意。”


溫情不好意思道:“呈殊哥哥,實在是太對不住了,因為我,你連休息日都不能在家裏吃頓飯。”


“別這麽說,你能來,我不知道多高興呢。”


溫情點頭:“對了,呈殊哥哥,嗯……有時間的話,我想介紹一個姐妹給你認識。”


洛呈殊嘶了一聲:“不是要讓我相親吧。”


溫情俏皮一笑:“還真就是這個意思。”


“怎麽辦呢,我最近真的沒有這方麵的打算。”


“可我覺得,開始一段新感情,是徹底跟過去告別的最好的辦法。”


洛呈殊有些頭疼的道:“我擔心的是,我的新感情,會給對方帶來無妄之災。”


溫情瞬間秒懂洛呈殊的意思。


她笑:“等你徹底結束了這段感情,我再給你介紹不就好了嗎?”


洛呈殊笑:“到時候再說吧,我現在沒有想要開始新感情的想法。”


他說著,走到廚房門口,對父母說了要去公司的事兒。


洛阿姨還一個勁兒的埋怨他,小情好不容易來一次,你也不能好好陪一下。


洛呈殊離開後,溫情陪洛家父母好好的吃了一頓飯。


這種久違的飯桌前的溫暖,讓溫情覺得很舒服。


下午,離開洛家後,她就回到了霍家別墅。


她是一有時間就必須要學習的。


傍晚,霍庭深給她打了一通電話,報了聲平安。


兩人聊了幾句後,霍庭深就去開會了。


沒有霍庭深睡在身邊,溫情一夜淺眠。


第二天一早,溫情還尚在睡夢中,就被一通電話擾醒。


是童好打來的。


溫情將手機放到耳畔,滿是睡音:“喂。”


“姑娘,我說你還沒起呢。”


“昨晚看書看到一點多,本想睡個懶覺呢。”


“我說呢,你不是個能睡到八點的人呀,哎呀,不對不對,我要跟你說正經事兒呢,你沒看新聞呐。”


聽到新聞兩個字,溫情眼睛睜開:“什麽新聞啊。”


“霍三爺是不是去新加坡了?”


“你怎麽知道的?”


“大半個中國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我當然也就知道了嗎,”童好無語道:“我說姑娘呀,你沒事兒也關注一下新聞成嗎?”


“怎麽了?發生什麽大事兒?你的愛豆有女朋友了?”


“什麽呀,白家那個白月,跟你家霍三爺,同一航班抵達新加坡,兩人前後腳出機場的畫麵,被記者拍到啦,網上都說,他們是去偷偷旅行去了。”


溫情無語一笑,這個白月,還真的是什麽事兒都幹的出來。


“姑娘,你還笑的出來呀?”


“霍庭深是去開會了,昨晚我們還打電話了呢,我了解他的為人,他不會亂來的,這事兒,肯定是白月自導自演的。”


“那你知道有一句話叫做人言可畏嗎?”


童好覺得,溫情哪裏都好,聰明,美麗,身材好,就是不太愛防人。


溫情沉默了片刻道:“你覺得,這事兒很嚴重?”


“網上都亂套了,大家都在等著記者曝光實錘呢,你說嚴重不嚴重。”


溫情道:“可若霍庭深什麽都沒做,他們是不是就沒有什麽實錘可曝了?”


“我總覺得,大戶人家養出來的小姐,心機不會僅此而已,你還是提醒霍庭深,小心一點為好,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嗎。”


兩人聊了一會兒後,就將電話掛斷了。


溫情握著手機,有些踟躕。


她現在若給霍庭深打電話,霍庭深會不會覺得她是吃醋了?


嘴上說不肯跟他結婚,可是卻擔心他是不是跟別的女人一起出去了……


這也太口是心非了。


還有……霍庭深會不會認為她不信任她。


溫情呼口氣,這種畏首畏尾的感覺,真的一點兒也不好。


她打開手機,電話都還沒等打,就有推送的娛樂新聞彈了出來。


帝徽集團總裁霍庭深,與白氏集團千金白月,共赴新加坡,入住同一酒店,疑似共度假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