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春心動了
loading...

跟霍庭深打完電話,溫情回辦公室後,刷了半下午的網頁,竟然真的沒有看到關於她的新聞。


下午下班回到霍家,吃飯的時候,溫情問道:“你做了什麽嗎?周子瑜那麽偏激的人,怎麽會什麽也沒做?”


“很簡單,心病還需心藥醫,我找到了洛呈殊。”


“你找呈殊哥哥做什麽?現在,周子瑜一定會順勢要挾呈殊哥哥的。”


“他給你惹的麻煩,他來解決,再理所當然不過。”


溫情斜了他一眼,“周子瑜肯定會趁勢要挾呈殊哥哥的。”


“那是他們之間的問題,隻要他不把周子瑜的問題解決清楚,那他以後,就要一直被這關係所累,我這是給他一個機會,讓他能夠徹底擺脫周子瑜呢。”


溫情努嘴:“就你歪理多。”


“這不是歪理,是真理,學著點,這才是處理問題的正確方式。”


溫情垂眸一笑,對她豎起大拇指:“行,資本家威武,可以了吧。”


“誇獎我收下了,不過下次要再走心點,誇人的時候,還可以附送一下香吻。”


溫情眼神微揚,看著他淺笑:“嗯……我經常誇人誒,看來以後,我要多買一支潤唇膏了。”


霍庭深瞪她:“你敢。”


她壞笑:“這不是你教我的嗎。”


霍庭深側身,也不管她嘴裏是不是有東西,按著她後腦勺,就吻了上去。


溫情側頭躲開,擦了擦嘴角:“哎呀,髒,我嘴裏還有飯呢。”


“我不嫌棄,你可以咽下去,再來一次。”


聽他這麽一說,溫情二話不說,又往嘴裏塞了兩口米飯,挑釁似的,笑著瞪向他:“我嫌棄。”


霍庭深看著她,寵溺的笑道:“記住了,我教你的誇人方式,隻適合小爺我一個人。”


溫情無語,他還真搞笑,難不成她還真的誇獎別人的時候,就去親人一口啊,那不變成神經病了嗎。


第二天臨近中午時,她接到了洛呈殊的電話。


洛呈殊道:“小情,我媽做了些吃的,補身體的,讓我給你送過來,她不知道你被子瑜威脅了的事情,我也沒辦法告訴她,所以,我現在在你們學校門口。”


溫情笑了笑道:“阿姨真的是有心了,太感謝了,我現在就去取。”


“別,小情,你別親自出來,找你一個男同事來幫你拿吧。”


聽洛呈殊這樣說,溫情知道,呈殊哥哥是為她好,他不想給她招惹麻煩了。


“呈殊哥哥,那你稍等啊。”


“好。”


掛了電話,溫情給尹大成打電話,結果尹大成半個小時前,帶著一個學生去了醫院。


“那行,你先忙吧,我再找別人幫忙就好。”


正說這話的時候,黃老師推門進來了。


見溫情放下了手機,她問道:“找人幫忙做什麽呢?”


“幫我去門口取餐啊,我一個哥,來給我送飯呢。”


“我幫你去吧。”


“別,”溫情道:“得找個男同事去。”


“取了個餐還要分性別?”


溫情無語:“他的前女友偏執的很,那天看到我跟他坐在車裏聊天,就偷拍了照片,用來威脅我,我這個哥哥讓我找個男同事,主要也是怕連累我們。”


“前女友?這樣的女人,就是欠治,你別管了,我去拿。”


黃婭將文件袋放在了桌上,“是在正門口吧。”


“是,可……”


“沒事兒,”黃婭走到她身旁的時候拍了拍她肩膀:“你那哥叫什麽名字?”


“洛呈殊。”


“好,等著我啊。”


黃婭離開後,溫情還特地給洛呈殊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去的是女老師。


洛呈殊有幾分愧疚道:“小情,真是抱歉,讓你也因為我提心吊膽的。”


溫情抿唇淺笑道:“多大點事兒呀,呈殊哥哥,別放在心上,你好好的就行。”


“放心吧。”


黃婭來到校門口,左顧右盼了一會兒,見狀,洛呈殊拎著保溫盒下車。


黃婭第一時間就看到了穿著一身灰色西裝的洛呈殊。


看著洛呈殊的臉,黃婭的眼神都有些直了。


洛呈殊走近她,溫和的道:“你是黃老師吧。”


黃婭回神,點頭:“我是黃婭,你是洛先生?”


“對,”他將保溫盒交給了黃婭:“這是給小情的,裏麵是我媽包的餃子,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就跟小情一起吃吧,今天中午,真是麻煩你了。”


黃婭臉微微紅著,搖了搖頭:“不客氣。”


“那我先走了。”


黃婭點頭:“洛先生,再見。”


洛呈殊對她點了點頭後,轉身離開。


黃婭呼口氣,轉身往學校裏走去。


走出去老遠,她站定,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黃婭,別花癡。”


回到辦公室,她將保溫盒放在了她的辦公桌上。


溫情感激道:“黃老師,多謝啦。”


她將飯盒打開,見裏麵有很多餃子,她起身,走到一旁的小櫃子裏,找到了兩雙筷子,一雙交給黃老師:“一起吃,今天中午就不去食堂了。”


黃婭將筷子接過,問道:“你這哥哥……跟他女朋友分手了?”


“是啊,前段時間剛分的。”


“他女朋友挺偏激的呀。”


溫情點頭:“有些過分偏激了,呈殊哥哥明明是個很本分的人,可她卻總是不放心的看著他,隻要呈殊哥哥身邊出現女人,不管人家跟呈殊哥哥關係有多純潔,她都不放心,你想,她連我一個有男朋友的人都懷疑。他們兩個人都分手了,她還派人監視呈殊哥哥,我覺得這其實挺過分的。”


“那洛先生倒也挺可憐的呢,”黃婭說著,又問道:“他多大了呀。”


溫情看了她片刻後,忽然笑了起來。


黃婭臉紅:“你笑什麽呀。”


“呈殊哥哥今年29歲,現任北城廣城商廈的經理,以前一直在國外生活,因為他女朋友的太多疑,讓他在國外實在是生活不下去,所以兩人就回國來發展了。不過現在,他們分手了。”


溫情說完又道:“黃老師,等呈殊哥哥跟他前女友之間的關係徹底利索了,我介紹你們認識吧。”


黃婭嗬嗬一笑:“照說我應該矯情的說,不用不用的,可是……我心裏的想法是,我很願意。”


溫情笑道:“我知道,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黃老師也有感興趣的異性。”


“好了,溫老師,你就別笑話我了。”


黃老師這麽本分,性格又善良,三觀很正。


溫情打心眼兒裏覺得,應該把黃老師介紹給呈殊哥哥。


嗬,真是想想都開心的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