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三爺就是霸氣
loading...

“可是,晨星報可是一家很有實力的報社,曆年來也沒有報道過假新聞,我打聽了一下,這次的新聞,還是他們的主編親自寫的,我怕這新聞可能會鬧大。”


溫情淡定一笑:“沒關係的,我相信霍庭深能處理好。”


洛呈殊拍了拍她的肩膀:“也是,對方可是霍三爺,我覺得,我媽就是想太多。小情,如果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事情,一定要跟我說,我會全力以赴的,當然,最好是你一直安好,根本不需要有用到我的地方,那才是我最希望的。”


“嗯,好,你回去幫我先謝謝阿姨,改天,我去你們家蹭飯。”


他笑:“行。”


兩人聊了一會兒後,溫情就下了車,目送洛呈殊離開。


她回到辦公室,李蓓蓓用一副超級曖昧的目光看著她。


溫情不禁凝眉看著她笑道:“李老師,咱能不這麽看人嗎,怪滲人的。”


李蓓蓓嘿嘿一笑:“溫老師,剛剛你真的成了全校女人最豔羨的對象了,哇,真的是不要太浪漫呢,按照這節奏,你們今晚關上房門,得有一場硬仗要打呀。”


溫情懵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無語道:“李老師。”


尹大成笑著捂著耳朵道:“非禮勿聽,非禮勿聽。”


溫情笑著歎口氣,在座位上坐下:“我真是要被你們打敗了。”


她掏出手機,給霍庭深發了一條微信:“剛剛,洛家阿姨看到新聞,不放心我,讓呈殊哥哥來看我了,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身邊好像沒有什麽人關心,可是現在不知道是不是我心態發生了變化,我總覺得,世界變溫暖了呢。”


霍庭深看著信息勾唇,回複:“自從有了你,我的世界也變溫暖了,這應該是心態的問題,你學會對人敞開心扉了。”


溫情放下手機,撓了撓眉心,淺笑著,或許吧。


她稍微午休了十幾分鍾,手機響了。


她打開手機,接到了一條周子瑜發來的信息。


她將手機打開,看到裏麵出現了一張照片。


這是剛剛她跟呈殊哥哥坐在車裏聊天的照片。


兩人正在對視著笑。


溫情凝眉,如果是旁人發來一張這樣的照片,她或許不會在意。


可這個人是周子瑜。


周子瑜是個多麽偏執的人,她是見識過的。


她發這張照片給自己,肯定有目的。


她起身,拿著手機出了辦公室,找到了周子瑜的號碼,撥了過去。


周子瑜很快就接聽了。


溫情客氣的道:“周小姐,我想問一下,你給我發這張照片是什麽意思?”


周子瑜聲音陰寒:“你不是說,你跟呈殊沒有別的關係,你們隻是鄰居,朋友,哥哥妹妹的嗎?”


“我們本來就是,有什麽問題嗎?”


“如果你們的關係真的這麽單純,那你們為什麽要在車裏幽會?溫情,你長的那麽漂亮,就算霍三爺不要你了,你也有很多選擇,為什麽你偏要勾引呈殊?他跟我一起,經曆了那麽多事情,你怎麽能搶他。”


聽到這些話,溫情不禁凝眉。


幽會?勾引?


這些話未免也太難聽了。


她不悅道:“沒人要跟你搶,我跟呈殊哥哥的友情很幹淨,請你不要亂說話。今天不是呈殊哥哥主動來找我的,是阿姨看到了關於我的新聞,有些擔心我,所以讓呈殊哥哥來看我的。而且,我跟霍庭深根本就沒分手,我們很好。”


周子瑜惱怒道:“霍三爺可都公布婚訊了,你當我心瞎眼也瞎嗎?全世界人都知道的消息,你還想用來騙我?那天三爺跟你一起去吃飯的時候,我就沒想明白,三爺那麽厲害的人,怎麽可能跟你一個平民女生戀愛。那時候我就覺得,你們不會長久,果不其然,被我猜準了。


人家有錢人拿你尋尋開心呢,都到了這種時候了,你竟然還自欺欺人,用這些謊話來騙我?溫情,如果你真的這麽有自信,那你證明給我看啊,隻要你幫我和呈殊和好,我就相信你跟霍庭深沒有分手。”


溫情盯著周子瑜,有些無語,“你們兩個分手,是你們的事情,我為什麽要為了證明,你眼裏的我有沒有跟我男朋友分手,就幫你跟你前男友和好?”


“你不幫我,就是心虛。”


溫情有些無語,她呼口氣,這都是些什麽鬼邏輯?


“那隨便你怎麽想好了,我還要工作,希望你不要再發這些無聊的照片了。”


“那如果記者拿到了這些照片呢?”


溫情凝眉:“你想做什麽?”


“我要找記者曝光,你和霍三爺之間,不是霍三爺劈腿,是你劈腿,你才是不要臉的那個人。”


溫情臉一黑,嘟囔道,“怪不得呈殊哥哥不要你了,你簡直就是個神經病。”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周子瑜有些氣不過,直接將電話打了回來。


可是溫情沒有接。


這種情況,她接了以後要說什麽呢?她實在是不想跟這些偏執的人吵架。


可是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將周子瑜發來的照片,轉發給了霍庭深。


很快,霍庭深打過了電話。


他故意道:“這照片拍的不怎麽清晰,不過還是能夠看得出來,你跟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時候,笑的很是甜美可人嗎。”


溫情翻了個白眼,這家夥。


“這是周子瑜發來的。”


“洛呈殊那個女朋友?”


“是前女友,”她口氣不爽。


“對我來說,無所謂,不過她發這個幹嗎?”


溫情將周子瑜剛剛跟她說過的話,和霍庭深說了一遍。


電話那頭,霍庭深輕笑了兩聲:“腦殘。”


溫情無語道:“你怎麽罵人呀。”


“我罵的是她。”


溫情忍了忍唇角的笑意,嚴肅道:“罵的好。”


霍庭深勾唇:“她腦殘片吃多了,還妄想趁火打劫呢。”


“你說她會不會真的去發布那些東西啊,我總覺得,這個時間她若發布這些照片,有記者來我們學校求證的話,對我不利。”


“按道理來說,她若現在發布這些照片,亂說話,對你的確不好。”


溫情心生鬱悶:“都怪你,沒事兒幹嘛來秀恩愛,沒聽人家說,秀恩愛,死得快嗎,這下好了吧,沒想到現世報在這裏等著我呢。”


“你放心,有我在,沒人報應得了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