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我心裏委屈
loading...

司機重新上車後,霍庭深就給溫情打了電話。


本打算回前山商場去接她的,結果她說,自己現在正在大城家園。


原來是她跟白南誠一起吃完飯後,白南誠非要送她回去。


她總不能讓白南誠把自己送到霍家別墅,所以,就順勢跟著他回了大城家園。


霍庭深來接她。


進屋後,她正勤快的清洗前幾天,兩人來住了兩晚時睡的床單被罩。


見她心情似乎不錯,霍庭深倒是不爽了:“看來,你跟白南誠的見麵很愉快嗎。”


溫情看他,反應過來他在吃醋,笑道:“我的心情好壞,跟我哥沒關係。”


“那跟誰有關係?”


“這裏啊,在這裏勞動使我快樂,”她拍了拍洗衣機:“把髒的衣服洗幹淨,不是很有成就感嗎。”


霍庭深看著她俏皮的模樣,不禁勾唇道:“你快樂的點,還真是與眾不同。”


她嘻嘻一笑:“你怎麽也這麽早就回來了。”


“周末,我不得多陪陪你嗎?”


溫情驚訝:“可你的朋友很久才回來一次啊。”


“無所謂,兩個大男人,能有什麽好聊的,我們約好明天上午一起去打球了。”


溫情不禁一笑:“可是,我們兩個不也沒什麽好玩兒的嗎。”


“跟你在一起,什麽都不用做,我也覺得心情好的很。”


溫情看他,他這隨口就來的情話,不是對每個女生都這樣的吧。


有的時候聽他調戲她,真的覺得他是高手中的高手。


這也太會說了啊。


傅景琛隻在北城住了三天,就被緊急叫回部隊了,霍庭深的生活也回到了正軌。


白天工作,晚上陪溫情,於他而言就是目前人生中最愜意的事情。


周三晌午,溫情剛從外麵回到辦公室,就聽李蓓蓓在聊八卦。


她說:“所以說呀,有錢的男人,有的時候真的靠不住。”


溫情關上門的時候,李蓓蓓聽到聲音,忙將手機放下,終止了這個話題。


她起身道:“我忽然想起來,我還有點事情,得去一趟教室。”


尹大成道:“李老師,一起吧,我也得過去宣布一個通知。”


“走吧。”


這兩人一起離開了辦公室,溫情在辦公桌前坐下,有幾分納悶的看向黃婭:“黃老師,我怎麽覺得李老師怪怪的。”


“有嗎?”


“有啊,她剛剛看到我的眼,都躲開了。”


黃婭咬唇,猶豫了片刻道:“溫老師,有件事兒,你可能還不知道,我覺得,你可以現在就看一下今日的北城新聞。”


溫情有幾分納悶的掏出手機,打開今日新聞。


今天頭條赫然映入眼中。


‘關係破冰,帝徽集團總裁不日將與白氏集團的千金舉辦訂婚宴’。


新聞中說,經過連老將軍的撮合,霍白兩家已經握手言和,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未來兩家聯姻後,將會共同努力,成為北城商圈的龍頭老大,這兩家的聯姻,是近幾年來,北城最大的企業之間的強強聯合,也會是最成功的商業聯姻。


看到這新聞,溫情心裏漠然一涼。


她明白,這新聞與霍庭深無關。


可是,白家牽扯出了連老爺子……這事兒,隻怕霍庭深也很難處理吧。


畢竟,出麵否認,就是打了連老爺子的臉。


溫情看著新聞,沉默了良久。


黃婭有些擔心的道:“小情,你沒事兒吧。”


溫情回神,看向黃婭,搖頭笑了笑:“沒事兒。”


“這新聞……”


溫情抿唇:“這新聞不是真的,這隻是媒體記者寫的,霍庭深也好,白家也好,都沒有人出來親口承認過這件事兒。”


“你能這樣想就太好了,我也覺得,這事兒可能有誤會,畢竟,他上個周才剛跟你在學校裏露出了一些曖昧,在我看來,三爺應該是個挺有擔當的男人,他不至於劈腿。”


溫情對她笑了笑:“我相信他。”


“那就好,係裏的通知,你剛剛是不是去通知了?”


“嗯,我剛剛就是從教學樓那邊回來的。”


黃婭起身:“那就剩我自己還沒有通知了,我也先過去了,你一個人可別胡思亂想。”


“不會。”


黃婭起身離開,她從別人辦公室門口經過的時候,聽到裏麵也在議論關於溫情被綠的事情。


她倚在沒關的門邊,敲了敲門。


幾個老師回頭,黃婭淡定的道:“幾位老師,說別人壞話的時候,還是關著門的好,新聞這種東西有真有假,你們別把話說的這麽篤定,你們沒忘記周二的時候,學校裏那個戳溫情脊梁骨的同學吧。”


她說完,幫忙將辦公室的門帶上,這才離開。


周二,的確有個女生,因為當著溫情的麵兒罵溫情不要臉,所以被霍三爺的人出麵給帶走了,兩個小時後,這個學生自己回來退了學。


辦公室裏的幾個人麵麵相覷,都沒有再說什麽。


畢竟,誰都知道,黃婭跟溫情的關係還不錯,萬一回頭發現這新聞真是假的,黃婭又告了他們的狀呢。


溫情在辦公室裏呆了不到十五分鍾,霍庭深就給她打來了電話。


她忙將手機接起,放在了耳畔:“喂。”


“溫小情,你今天接電話怎麽這麽快。”


“哪有。”


“有,你不會是在等我給你打電話吧,”霍庭深壞笑。


溫情努嘴:“沒有。”


“怎麽口氣聽起來悶悶的,看到新聞了?”


“新聞就在那兒,在我們學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我想看不到都難吧,”溫情調侃道:“不知道白家的準新郎官兒給我打電話,是有什麽吩咐呀。”


“這個稱呼,我怎麽聽著這麽惡心?”霍庭深勾唇:“還帶著滿滿的醋酸味。”


“霍庭深,你少跟我嬉皮笑臉的,”溫情鬱悶:“以後你不要再說我招蜂引蝶了,我看傅營長說的對,你才是個招蜂引蝶的人。”


“這事兒我多冤枉,今天的新聞與我半分關係都沒有。”


溫情想到自己的態度,悶道:“我知道,這事兒與你無關,可是,霍庭深,我覺得特別委屈。上周五,你幹嘛要跟我在學校裏曖昧不清,說什麽要給我撐腰,可是這個周,你就有了婚訊。你知道我現在在學校裏的立場,有多為難嗎,我不在乎別人說我什麽,可是……這麽快就因為你被打臉,我心裏很難過。”


霍庭深聽到她這樣說,除了心疼外,心裏還有點竊喜。


心疼她因為自己受了委屈,竊喜溫情會跟他訴苦了。


對他來說,這是她開始慢慢依賴他的表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