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確定戀愛關係了嗎
loading...

溫情心裏正鬱悶著,手機響了起來。


她將手機掏出,見竟是白南誠打來的。


她起身對兩人道:“你們聊,我出去接一下電話。”


她走出了包間,這才將手機接起:“哥。”


“小情,你在哪兒呢?”


“我在……外麵。”


“我說呢,我在大城家園這裏按你門鈴,沒人理我。”


溫情驚訝:“你回來啦。”


“是,昨天剛回來的,把公司裏的事兒處理了一下,就來找你了。”


白南誠轉身準備下樓:“你在哪兒,我去接你。”


“沒事兒哥,你先忙,不用非得看我的。”


“不行,不看看你,我心裏不放心。”


溫情想了想,這裏離前山商場很近,便道:“我在前山商場呢。”


白南誠點頭:“好,你在那裏等我,這裏離前山有點遠,我可能要二十分鍾才能到,我盡量快點。”


“不用太著急,你慢慢過來就好。”


掛了電話,她回了包間。


兩個男人還在聊天。


她走回去拿起包,對霍庭深道:“霍庭深,你跟傅營長先聊吧,我跟人約了,要出去見個麵。”


“男的女的?”霍庭深側頭看她。


溫情努嘴:“我哥。”


霍庭深不爽:“他不是出差了嗎。”


“回來了啊。”


看來,他給使的絆子還不夠多,他竟然不到兩個月就回來了。


溫情說完對傅景琛道:“傅營長,今天很高興認識你,你們先聊,我先走了。”


還不等傅景琛說什麽,霍庭深起身道:“我送你過去。”


“不用了,我們約的地方很近,就在前山商場。”


“近才更應該送,”霍庭深對傅景琛道:“你先自己喝著吧。”


傅景琛聳肩:“去吧,不用急著回來。”


溫情覺得,這樣不好,畢竟人家傅營長很久才回來一次。


可是既然霍庭深堅持,她也不好多說什麽,說多了顯得太矯情。


兩人一起離開會所,霍庭深親自開車,將溫情送到了離會所隻有三公裏開外的前山商場門口。


車停穩後,他四下裏看了一眼,並沒有找到白南誠。


“他人呢?”


“他從大城家園開車過來,會比我遠。”


她邊說著,已經解開安全帶要下車。


他拉著她,一臉不悅道:“非要見他不可嗎?”


溫情看向他:“我見他有什麽問題嗎?”


“你知道的,我很討厭她。”


溫情聳肩:“可他是我哥啊,白家唯一一個在我被欺負的時候幫助過我的人。”


話是這麽說,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麽,每次看到白南誠看溫情的眼神,他都覺得心裏發毛。


哥哥對妹妹寵愛,或許理所當然。


可他見過白南誠與白月同台,白南誠對白月的照顧,那才像是兄妹。


他對溫情……


他凝眉,是他想太多嗎?


“我在會所等你,回去的時候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


“或許哥會送我回去呢,”她抿唇:“你跟傅營長好好敘敘舊吧,不是很久沒見過了嗎。”


她拉開門下車:“你快回去吧,別讓傅營長等急了。”


見她關上車門走遠,霍庭深發動車子在前方調頭。


車再開回前山商場前麵的時候,他踩了刹車,轉頭看向不遠處,站在商場門口的溫情。


溫情在商場門口站了三四分鍾。


左顧右盼了片刻後,轉身走進了商場裏。


霍庭深等了幾分鍾,見她還沒出來,正準備要先離開的時候,她手裏舉著一根糖葫蘆出來了。


她悠哉的邊吃著,邊在商場門口停車場邊的石欄上坐下。


那圓柱形的石欄,竟也能坐人,他第一次知道。


她吃了一口,第二顆山楂跌落在了地上。


她盯著地上的山楂懵了兩秒,滿臉的懊惱。


片刻後,她起身一跺腳,將山楂撿起,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十幾米外的垃圾桶邊,將山楂丟了進去,又重新走了回來。


看到她這憨態可掬的樣子,車裏的霍庭深竟是禁不住笑了起來。


原來,溫情也有這麽可愛的一麵。


又過了十幾分鍾,白南誠小跑著從停車場的右側,跑向了溫情。


彼時,溫情正在扒拉著翻看手機。


她完全沒有發現白南誠來了。


待看到身前有人影,想要抬頭的時候,白南誠已經彎身,緊緊的抱住了她。


看到這一幕,霍庭深氣的牙根癢癢。


他眼裏的白南誠,可不是一個有人情味的,會跟親人摟摟抱抱的人。


看他在白成泰身前的嚴肅,在白月身前的清冷,再想到他對溫情的熱情。


霍庭深不爽的掏出手機,撥打了溫情的電話。


溫情被白南誠抱的懵懵的。


她起身,拍了拍他的手臂:“哥,你要勒死我呀。”


“這麽多天不見,小情,哥真的很想你。”


正這時,溫情的手機響了。


“我來電話了。”


白南誠這才鬆開她。


溫情從包裏將手機掏出,見是霍庭深打來的,她看了白南誠一眼。


白南誠也正在看她的手機。


幸好她的備注比較特殊,隻有她自己知道,誰是誰。


她轉身,走開了三四步,將手機接起:“喂。”


“我忘記囑咐你了,別跟那個白南誠摟摟抱抱的,前山商場可也是有監控的,要是讓我知道,他占了你便宜,以後你就不要再單獨見他了,聽到沒?”


溫情凝眉,往前山商場門口的監控方向看了看,蹙眉輕聲道:“你這不是閑的嗎。”


“我就是閑的,誰讓對方是白南誠呢。”


溫情撇嘴,就算是別的男人,他不也照樣不放心嗎。


真是個多疑的男人。


她低聲道:“別人也就算了,白南誠可是我哥。”


“有個詞兒從哪兒來的知道嗎?就是親人之間發展而來。”


“你思想也太齷齪了吧,我可沒有那種想法。”


“你要是不願意,我現在可就回去接你了。”


“算我怕了你了,我聽你的還不行嗎。”


溫情想到他要是回來,這兩個男人勢必又要針鋒相對,不禁打了個冷顫,她可不想再看到這樣的畫麵了。


掛了電話,溫情回到白南誠身邊,對他笑了笑。


白南誠凝眉看了她片刻,遲疑道:“是霍庭深打來的?”


溫情聳肩,不想騙人,畢竟,霍庭深又不是見不得人的:“嗯。”


“他找你有事?”


溫情抿唇:“沒什麽事,就是給我打個電話而已。”


“你們……確定戀愛關係了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