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反胃
loading...

白月往前一步,已經甩掉了剛剛的惱怒:“媽,你是不是有什麽好辦法了。”


“小月,她不是說我們沒種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兒嗎,那我們就應了她所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如此一來……我不信那霍庭深還能當眾拂了老爺子的麵子。”


白月凝眉:“你的意思是……讓老爺子出馬?”


“老爺子為人剛正,若是霍三爺不允諾,他自然不會在媒體麵前為我們說話,但我們,可以打著老爺子的名號,去提這件事。”


白雪說著,在白月耳邊耳語了幾句。


白月眉眼微揚,唇角掛上了一抹邪邪的笑意。


溫情回屋後,霍庭深也剛換好衣服下來。


他問道:“誰打來的電話,聊了這麽久。”


溫情也沒有撒謊:“白月。”


“她又找你茬了?”


溫情笑:“隨便她唄,反正她現在的惡言惡語已經傷害不了我了,狗對著我叫,我總不至於也學它去對著它叫吧。”


聽到她這麽說,霍庭深倒是不禁笑了:“不生氣就好,上樓換衣服,下來吃飯。”


溫情應聲,上樓去了。


晚餐如往常一般,很是豐盛。


平常一直都好胃口的她,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兒,才吃了兩口,就覺得胃裏有些翻攪。


見她吃兩口放下筷子,沒多會兒再吃兩口,很是勉強的樣子。


霍庭深問道:“怎麽了?不和胃口?”


溫情看向他,搖了搖頭:“不是,阿姨做的菜一直都特別好吃。”


“那你今晚怎麽吃的一點也不香。”


溫情想了想,“大概是今天下午,我們幾個去籃球場等你之前,每人吃了一份麻辣燙的緣故吧,我現在一點兒也不覺得餓。”


“你還敢吃麻辣燙?”霍庭深凝眉:“那種東西,要多不幹淨就有多不幹淨,你是忘了自己上次吃外賣的後果了是嗎?”


“也還好吧,眼不見為淨。”


“溫小情,你哪兒來的那麽多歪理,髒就是髒,怎麽可能因為看不見就是幹淨?”


霍庭深斜她:“以後不許吃那種東西,上次,我在大城家園邊上那家吃完麻辣燙,都得了急性腸炎,這事兒你是不是忘了?”


想到那家麻辣燙店,溫情問道:“對了,那個攤子被迫關了,這事兒跟你有沒有關係。”


“是我盡了一個公民的義務,舉報了那個攤位,他才會被查的。至於他為什麽被撤?肯定是因為不合格,如果那是衛生達標,合格的攤位,也就不會被關掉了。”


溫情看著他,無語道:“你還真是……聽說那家老板要靠那個攤位養家糊口呢,那麽多人吃了都沒事兒,就你吃壞了肚子,是不是也得怪你自己的腸胃嬌氣?”


“你怎麽就總有歪理對付我?不讓你吃髒東西,還是我的錯了?”


溫情心虛:“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就是覺得,別人吃都沒事兒,就你吃了不好。因為你一個人,就毀了那個老板的生計,這樣不好。”


“你這是什麽理論?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他做的,是入口的生意,沒人不允許他幹這一行,可是他連別人的健康都不在乎,難道,他不是自己砸了自己的買賣?你不感謝我幫了無辜的人也就算了,怎麽還怪我?”


溫情努嘴,霍庭深的話,很有道理。


可是,他這口氣……


她挑眉:“你這是要跟我吵架?”


“吵架倒不至於,跟自己的女人吵架的男人,都是壞男人。我隻是要改變一下你腦子裏的那些錯誤思想,善良到懂得體恤別人,不是壞事兒。但是是非觀念,你一定要弄清楚。


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可憐的人,有無數種活法,我沒想過要毀了誰的生計,但可憐人不該因為他可憐,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做傷害別人的事情,嗯?”


溫情盯著他看了半響,這個男人,以後一定很愛給人說教。


“你不說話,是覺得我的話不對?”


溫情搖了搖頭,抿唇一笑,對他豎起拇指:“你說的對,有道理,非常有道理,資本家先生真是句句人生箴言呀。”


霍庭深側頭笑:“倒是沒想到,今晚還能在這兒聽到你拍馬屁,不過呢,這阿諛奉承的話就算了,以後不許再吃這種髒東西了。”


“可是能怎麽辦啊,我偶爾就喜歡吃這種東西誒,再說,大家都在一個辦公室,別人都吃,隻有你不吃,未免有些太矯情了。”


霍庭深笑:“這還不簡單。”


他轉身對不遠處的佟管家道:“去找一個地到的麻辣燙師傅,什麽時候小情想吃麻辣燙了,就讓他專門過來服務。”


“好的三爺。”


佟管家轉身去安排了。


溫情被他的話嚇到了:“別別別,這多麻煩呀。”


“沒什麽麻煩的,人都有口腹之欲,喜歡吃的東西,當然要吃,隻要吃的幹淨,吃的安全,你想吃什麽,我都能滿足你。”


他說著,看著她滿眼寵溺:“這麽優秀的我,有沒有讓你心動?”


溫情咬唇忍了忍笑意:“你若是沒有加上最後一句,我真的差點就被你感動到了,可是現在……哼,沒有。”


她嘴上這樣說,可是心裏卻覺得,能夠被霍庭深寵愛並喜歡著,真是一件有福氣的事情啊。


如果,他對她真的不是一時興起,一時興落的話,那她真的好像讓這種感覺延續到老。


“溫情,你好像害羞了。”


“你快吃飯吧,”她徹底放下筷子,“我看著你吃。”


“那沒辦法,等晚上你餓了,再吃宵夜吧。”


“好。”


溫情盯著他看,視線落到一盤盤菜上的時候,眉心微蹙。


真的……想吐。


第二天一早,白雪沒有跟白成泰商量,就帶著白月來看望連老爺子。


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白月穿的很規矩。


可是無奈,連老爺子給了他們閉門羹。


連家傭人出來,告訴她們,“老爺子身體不舒服,這段時間謝絕見客。”


白家母女敗興而歸,因為心情不好,白月鬧的很是厲害。


無奈,白雪隻好帶白月來到了白氏集團,找白成泰。


娘兒倆一進白成泰辦公室,就看到已經出差一個多月的白南誠終於回來了。


他正在跟白成泰匯報這次的出差成果。


一見到他,白月委屈道:“哥,你怎麽才回來呀,你不是說要幫我的嗎,可三爺都要被你寵壞的那個賤丫頭給搶走了,你到底打算怎麽辦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