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你到底能有多不自量力
loading...

她眼神裏的帶著俏皮:“那你說,我這馬屁拍的點對不對?”


“非常好,以後繼續,再接再厲,小爺在別人那裏,順毛捋、逆毛捋都不行,但在你這兒,你想怎麽捋怎麽捋。”


溫情無語,翻了個白眼一笑。


車子開會別墅,溫情才剛下車,手機響了。


她將手機掏出看了一眼,見是白月打來的,她愣了愣。


霍庭深從另一邊下車,問道:“怎麽不接?”


溫情看著他抿唇,“這就接,你先進去吧。”


“不是什麽棘手的電話吧。”


“不是,”她對他笑了笑,總不能事事都要靠他解決。


霍庭深先進了屋,溫情走到草坪上的白色椅子中坐下,將手機接起。


電話那頭,傳來白月酸溜溜的聲音:“溫情,你最近挺忙呀。”


“別陰陽怪氣的,有話直說。”


“我不管你跟別的男人搞什麽曖昧,怎麽玩兒,你最好給我離霍庭深遠一點,他是我的。”


溫情唇角勾起一抹邪笑,她一定在學校裏安插了眼線吧,不然她怎麽會這麽快就找上門來挑事兒了。


“是嗎?我怎麽沒聽他說,他是你的?”


“溫情,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霍庭深如果想娶你,早就在媒體上公布了,還有必要等到現在嗎?男人,尤其是有錢的男人,想要玩兒女人,花樣本來就多,你不會真把他現在對你的曖昧,當成愛了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除了有張臉之外,還有什麽資本讓他愛你。”


白月說著諷刺一笑:“我真想知道,你到底能有多不自量力。”


溫情並不生氣,白月沒腦子,可她卻不至於沒腦子的跟她置氣。


“霍庭深愛不愛我,又是不是在玩弄我的感情,跟你有什麽關係?霍庭深說要娶你了?他把你跟他的婚事在媒體麵前公布了?還是說,他去你白家提親,承諾要娶你了?我好歹還有張臉,你呢?完全沒有任何可取之處。


白月,你聽好了,別說霍庭深沒說要娶你,就算他真說了要娶你,我也會不遺餘力的毀了你們的婚約,我可以不嫁給霍庭深,但你也別想嫁,不信,你就試試。”


聽著溫情的話,白月氣急了:“溫情,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


這句話聽多了,尤其是從真賤人口中說出來,溫情竟不覺得生氣了。


正如有人說,隻有沒素質的人,才會說自己有素質一樣。


她何必跟這種賤人置氣。


她輕笑,語氣輕佻:“你都這麽說了,我若不把這個字兒坐實,豈不是對不起你這個有錢人家的大小姐,這麽下作的追男人的把式?”


溫情說著,聲音瞬間嚴肅:“白月,你別像個老鼠一樣,隻敢下三濫的在背後傳霍庭深要娶你的閑話。你不會以為傳的多了,霍庭深就當真是你的了吧?有些夢,還是不要亂做的好。


有本事,你就將這件事兒,光明正大的讓全世界都知道,否則,你就少來我這裏找我的茬。我再算不得老幾,霍庭深現在也把我當寶。你呢?當草,他都不願意踐踏。”


白月氣急:“溫情,我看你真是無法無天了,你算老幾,竟然敢罵我。”


“你又算老幾,我為什麽不能罵你?你發怒,是因為我的話,說到了你的心裏,你明明知道自己沒有本事拿下霍庭深,所以才隻能來這裏找我的茬。


可是白月,你的夢做的太早了,別說我有霍庭深撐腰,就算我沒有霍庭深撐腰,現在的我,也輪不到你教訓。你真以為,我還是十年前那個你打碎了花瓶,輕易就能栽贓在我身上的小屁孩嗎?


白月,你聽好了,別再來一次一次的煩我了,你若聽不懂人話,就去找你媽重新教你,哦,不對,你媽大概也是個聽不懂人話的,不然也不會教出你這種貨色。算了,對你們家這樣的人,我能有什麽過高的要求,跟你多說一句話,都是浪費我的口水。”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轉身往屋裏走去。


白月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忙音,氣的直接將手機狠狠摔在了地上。


手機沒有四分五裂,可她身旁的傭人的心,嚇的幾乎要四分五裂了。


她氣憤不已,端起水果盤、幹果盤、遙控器、桌上的瓷器,往地上一通摔。


聽到聲音,白雪從屋裏跑了出來。


見白月發瘋,白雪急道:“哎呦,我的寶貝女兒,你這又是怎麽了。”


“媽,我要殺了溫情,我要讓溫情那個賤人去死,媽……”她邊說著,邊氣的跺著腳哭了起來。


白雪走到她身邊,“怎麽了,溫情又怎麽招惹你了。”


“今天三爺在學校裏,公開跟她勾肩搭背了,我不過是找她警告她幾句,可她竟然敢羞辱我,還說我隻敢像老鼠一樣,在背地裏傳霍庭深要娶我的閑話。她說我沒種,不敢把這件事兒昭告全世界,我好不甘心呀。


媽,我爸分明說過的,連老爺子跟三爺提這事兒的時候,三爺沒有反對,既然沒有反對,那就證明,三爺沒打算拒絕這門婚事啊。可現在都過去這麽久了,三爺怎麽還是沒有任何動作,難不成,這種事還要等著我去主動嗎?


三爺不會是把自己應了連老爺子的話忘了吧,不然他為什麽要跟溫情曖昧不清,我真的好討厭那個賤女人,我真的要被她氣死了。”


“好了好了,你消消氣,跟那種上不了台麵的貨色,值得生氣嗎?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三爺雖然沒有主動來找你,可他不也沒有公布跟溫情的關係嗎?


男人嗎,玩兒玩兒女人,那都是常有的事兒,我就不信,霍庭深那麽個高高在上的人,會願意娶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要知道,你可是白家的掌上明珠,溫情跟你沒法兒比。”


聽母親這樣說,白月心裏舒服了幾分,她不悅的看向母親:“那現在怎麽辦,我就這麽幹等嗎?萬一等著等著,三爺真看上那個狐狸精呢?要知道,溫情可是溫瑩瑩那個狐狸精的女兒,老鼠的孩子會打洞,她媽撬了你男人,我可不能讓溫情撬了我的男人。”


白雪眉眼微揚,挑眉:“你的話也有道理,你爸和你哥都說讓我們不要輕舉妄動,可我覺得……這事兒我們不能幹等,我們要主動出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