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不適合做豪門少奶奶
loading...

“三爺請說。”


“第一,以後不要再把你的女兒,推銷給我了,你也不希望,我繼續用惡毒的語言攻擊你女兒吧。”


霍庭深說話一向直,不過有些話聽起來,終究是不那麽好聽。


畢竟,在彭愛國眼裏,彭南書絕對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女孩兒,她配得上任何優秀的男人。


可是,霍三爺發話,他總也不能反駁,隻好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第二,既然你無法讓學校裏的,這些‘不懂事兒’的成年人們閉嘴,那我來。你每天在學校裏,給我好好聽著,若再有人敢隨便議論溫情,抓一個典型給我,我要殺雞儆猴。”


彭愛國應下:“我會盡快給三爺抓到典型的。”


霍庭深起身,沒有再跟他說什麽,離開。


彭愛國呼口氣,出門將霍庭深送到樓下。


眼看著霍庭深出門上了車離開,他這才轉身上樓。


他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中,感覺後背有虛汗。


誰能想到,溫情竟然跟三爺……


他搖了搖頭,溫情是有張好麵孔,可在他看來,她性格犀利,有些直率,得理不饒人,而且很執著,她說起話來,很容易得罪人,根本就不適合做豪門少奶奶。


三爺這樣自傲的人,怎麽會把這種女孩兒留在身邊?


他實在是看不懂呀。


溫情走到辦公室門口,猶豫了一會兒,該不該進去呢。


一旦進去了,隻怕又要麵對李老師的好奇轟炸了。


可既然沒打算離開學校,她總不能一輩子都不見李老師吧。


想了想,她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這人還沒站穩,李老師已經跑了過來,緊緊的抓住溫情的手臂。


“溫老師,快說說,三爺怎麽那麽親昵的把你帶走了,你們之間什麽關係呀,在我看來,是情人沒錯了,因為你之前說過,你跟霍霆仁是師生,關係不錯,但卻不是情人,而霍霆仁在整個學校的異性中,唯獨隻跟你走的近,從他與你的交往看來,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你是他哥的女朋友。”


聽到李蓓蓓連珠炮式的自言自語和分析,溫情覺得有些頭大。


黃婭在一旁不禁笑道:“這位李老師,已經做了快有二十分鍾的福爾摩斯了。”


尹大成笑道:“是柯南,她說,真相隻有一個。”


溫情看著兩人苦笑,李蓓蓓急的不得了:“溫老師,你就告訴我們嗎,都到這種份兒上了,你還有必要隱瞞嗎。”


溫情撓了撓眉心:“我給霆仁做過家教,所以很早之前就認識三爺了,因為我教霆仁的時候表現不錯,三爺對我也一直都很好,至於……情人關係,目前還不是。”


“為什麽不是,”她伸手拍了溫情肩膀一下:“我看三爺擺明了對你有好感,趕緊拿下他啊,這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呀。”


溫情看著這個以前一心喊著要撲倒霍庭深的女人,不禁笑了。


“這種事情,要看緣分的,緣分到了,水到渠成。緣分不到,做朋友也挺好的。”


她正說著,手機響了,見是霍霆仁打來的,她心下一喜,找到了個開溜的好機會。


霆仁這小子,打電話挺會踩時間呢。


她邊去拿包對三人道:“下班了,趕緊回家啦,祝你們周末愉快。”


一邊隨手將手機接起:“喂。”


她打開門,出去。


電話那頭傳來霍霆仁的聲音:“三嫂,我三哥的轟動事跡,我剛剛聽說了,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


“感動嗎?”霍霆仁哈哈壞笑。


“有什麽好感動的?”她嚇死了好嗎。


“哇,三嫂,你不帶這樣兒的啊,我三哥一下子把你從幕後搬到台前了,這是在對世界昭告,你溫情是他的女人,以後得罪你就是得罪他,他這是在維護你呢。”


溫情翻了個白眼,她懂,可是……她到現在小心髒還是有點受不了好嗎?


她從辦公樓裏出來,一路上看到的人,都在背著她竊竊私語。


從他們身邊經過,總能聽到兩個字‘三爺’。


“行了,我看你呀,就是來氣我的,別跟我說話了,看你的酒吧去,我要趕緊逃離是非之地了。”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快步往校門口走去。


才走了沒多遠,霍庭深的車從後麵追了過來。


司機按了按車喇叭,溫情回頭看去,見是霍庭深的車,她連忙回身上了車。


一坐進車裏,她就覺得得救了。


霍庭深看著她笑。


溫情白他一眼:“你還笑,我現在都成了過街老鼠了,都怪你。”


“我倒是覺得,你是擔心的太多了。”


“才不是擔心,別人真的都在議論我跟你的關係呢,我親耳聽到了。”


“議論去唄,讓他們把注意力從你跟別的男人身上,轉移到你跟我身上,我覺得很爽。我也終於可以,在別人口中光明正大的,跟你聯係在一起了。”


溫情努嘴看向他:“資本家先生,你到底要不要這麽樂觀呀。”


霍庭深隨手抓住了她的手:“樂觀不是壞事兒,我說過了,以後我都會站在你身邊,守護你的。不讓別人知道我跟你的關係,我怎麽站在你身邊?”


溫情望著他:“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我們沒有結果,那對我來說,將會是更大的災難。”


“不會有這樣的一天,”他伸手戳了她腦袋一下:“對我有點信心。”


“我是對我自己沒有信心啊,”她何德何能,能夠讓他喜歡自己一輩子呢?


霍庭深無奈一笑:“看來,隻有我們結了婚,你才能有信心了,怎麽樣,你嫁嗎。”


溫情臉微紅,搞的她好像在急嫁催婚一樣:“不嫁。”


她一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現在,他隨便跟她求婚,她隨口拒絕,似乎早就成了家常便飯。


如果哪天她忽然間說嫁,他反倒會認為她出了什麽問題。


他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別把別人的議論聲放在心上,別人怎麽說不重要,自己的心情比較重要。他們活一輩子,我們也活一輩子,為什麽要為他們一時的口快、一時的八卦心買單?”


溫情努嘴,眼神裏帶著一抹乖巧:“這是你的經驗之談嗎?”


霍庭深勾唇,“你覺得呢。”


“不管是不是,我都覺得,資本家先生剛剛這話真的太有道理了,我表示讚同。”


霍庭深挑眉,點了她鼻尖一下:“溫小情,你學會拍馬屁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