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貌似又吃醋了
loading...

溫情搖頭:“我並不是你,所以,我的意見代表不了什麽。”


“庭馳對我那麽好,其實我也於心不忍,可是……唉,我真的很糾結,我隻是想聽聽,如果換做別人,會如何選擇,也會……像我這樣猶豫不決嗎?”


溫情努嘴:“如果是我,我會先考慮,自己愛不愛這個男人,這個男人愛不愛我,如果這兩個條件都齊了,我不會猶豫,畢竟這是愛情的結晶,我當然要生。


而且,你跟二爺是夫妻,二爺想讓你生下這個孩子,是因為他想要一個孩子。做為你的丈夫,這個孩子的父親,他充分的有資格要求你生下這個孩子。”


她覺得,葉晚落現在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沒把自己的位置擺正。


她不想生下這個孩子,不是因為二爺的腿,也不是因為什麽怕自己照顧不過來。


她不願意,隻是因為這個孩子,不是她愛的那個人的。


可她實在是想不明白,既然不愛,又為什麽要嫁?


傷了霍庭深,耽誤了霍庭馳,她自己也過的不快樂,何苦呢。


站在外人的立場上,她覺得,葉晚落這種嫁了自己不愛的人,卻又不給對方生孩子的想法,很自私。


可她僅僅隻是外人,她的認為,與旁人的八卦沒有什麽不同。


葉晚落站在原地,陷入沉思。


溫情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葉小姐,我學校這邊不能離開太久,我得先回去了。”


葉晚落回神,看著她隨和的笑了笑:“溫小姐,對不起啊,耽誤了你這麽久的時間,這件事兒,我回去一定好好想想,你也回去吧。”


溫情點頭,轉身走了幾步後,又轉過頭來:“葉小姐。”


葉晚落看向她。


溫情淡淡的道:“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會因為別人的嘲笑,而嫌棄自己的父母,隻要孩子被父母教育的足夠善良,心裏充滿陽光,事情就不會朝著你所擔心的方向發展。”


葉晚落凝眉,沒有做聲。


溫情對她點了點頭,轉身回了學校。


葉晚落望著遠遠的離開的溫情,眼神微冷了幾分。


回到辦公室,溫情拉開抽屜,看了一眼裏麵的男裝,頓感鬱悶。


辦公室裏隻有她和黃婭兩個人,見她臉色不太好,黃婭問道:“你怎麽了?發生什麽事兒了嗎?”


她抬眼看向黃婭,搖頭,抿唇一笑:“沒什麽。”


“可你表情怪怪的。”


溫情努嘴,往前湊了湊:“黃老師,你說,一個男人,給自己已經結了婚的前女友買衣服,意味著什麽?”


黃婭盯著她的臉看了半響:“難道是三爺……”


溫情鬱悶:“嗯。”


黃婭問道:“你覺得……三爺還愛那個人嗎?”


“我……不知道,”溫情凝眉:“我根本就沒有搞清楚,他們之間的感情到底怎麽回事,隻是……在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很在乎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不會是他的初戀吧。”


溫情想了想:“應該……是吧。”


黃婭撓了撓眉心:“我覺得吧,男人其實跟女人一樣,初戀都是很難忘的。”


溫情心一緊,初戀……最難忘,這話她聽說過很多次了。


“可是溫老師,你也不用太過擔心,那個女人不是已經結婚了嗎?以三爺的身份地位,如果他真的對那個女人愛的那麽深,那就不會讓她嫁給別人了,畢竟,在這北城,沒幾個人敢跟三爺搶女人,你說對不對?”


溫情勉強扯了扯嘴角,對別人,他的確不會讓步,可那人,是他的二哥呀。


溫情點了點頭,坐端正,將手中剛接到的學校的文件翻開。


有些話,沒有辦法跟黃老師講的太細,畢竟,這是霍家的事情,她不好多嘴。


晚上下了班,黃老師李老師和尹老師都先離開了,溫情坐在辦公桌前呆了十幾分鍾,這才打開櫃子,拿出裏麵裝著男裝的袋子,拎著離開了學校。


陳師傅的車在門口接她。


她上了車後,盯著一旁的袋子發呆了好一陣兒。


下車的時候,她將袋子放在了車裏,沒有拿下車。


她決定了,這衣服,不給他了。


她離開後,老陳就稍微清理了一下車裏的衛生,準備把車放在這裏後就下班了。


他打開車後排門的時候,發現下麵塞著一個袋子。


他將袋子拎出來看了一眼,掏出手機就準備給溫情打電話。


這號碼還沒撥出,霍庭深的車就開了過來。


他將手機收回,將車門關上,走向下了車的霍庭深:“三爺,您回來啦。”


霍庭深應了一聲,正要上樓的時候,老陳道:“三爺,這袋子是溫小姐落在車上的,我本來正要給她打電話呢,要不,您受累給她帶上去吧。”


霍庭深看了一眼袋子裏的衣服,竟然是男裝。


他挑眉,將袋子裏的衣服抽了出來,看了一眼不禁一笑。


“行了,你和老秦都下班吧。”


他腳步輕快的往樓上走去。


他回來的時候,溫情剛好從臥室裏換上家居服出來。


一看到他手裏的袋子,她凝眉,指著那袋子:“你怎麽……”


霍庭深看著她邪魅一笑:“你這女人到底是聰明還是笨,送給人的禮物,還能落在車上?”


他將袋子在身前晃了晃:“我剛剛看過了,是我喜歡的款式,不錯。”


他邊說著,邊將包放到了一旁。


將衣服取了出來,“我試穿給你看。”


“我不給你了,”見狀,溫情忙上前要去搶。


可霍庭深卻將手舉的高高的,讓她勾不著:“買都買了,我情都領了,你卻說不給了?沒門。”


“我就是不給了,”她往後退了一步,不高興了。


霍庭深見她真生氣了,揚眉:“誰惹你了?”


“沒人惹我,這衣服你還我,我明天要去退掉。”


霍庭深二話不說,直接將牌子撕掉:“退不了了,隻能歸我了。”


“你撕掉了吊牌我也不送給你了。”


“理由呢?”


她一臉氣悶:“你身上穿的都是六位數起步的衣服,你送給葉小姐的衣服,也是將近七位數的,可我卻不知好歹的要送你八百塊一套的衣服,我嫌丟人,行了吧。”


“葉小姐?”他納悶:“你是說,我送給葉晚落衣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