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帶著媳婦搬家
loading...

霍庭深起身離開書房。


他上樓,回到房間,溫情正趴在被窩裏看書,小腿翹起,愜意的前後晃動著。


這真的是他見過的最接地氣的女人。


比起那些為了見他,花高價捯飭自己,恨不得把半斤粉都塗在臉上的女人,他真的是太愛溫情這種隨性的樣子了。


聽到身後的動靜,溫情看都沒看他一眼。


霍庭深走過去,“溫小情,給你下個通知。”


溫情將書翻了一頁,目光還盯在書上:“不聽。”


他坐下,正色了幾分:“你鬧什麽別扭呢,快點起來,保證你感興趣。”


“那你先把你嫂子的飲料錢給我報銷了,我才能好好聽呢,不然我的一顆心,全都在心疼那四百塊上了。”


她後悔了,自己一個大窮人,幹嘛要為了賭氣,就請有錢人喝飲料。


“你……”霍庭深瞪她一眼,起身去了一旁拿起自己的錢包,掏出一張卡,走過來遞給她:“這卡是不限額的,想要多少,隨便刷。”


“我不要,我就要四百塊錢。”


“你怎麽這麽軸,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給錢也不要的。”


“我就不要,這不是我該拿的啊。”


霍庭深回去拿了四百塊遞給她。


溫情接過,蹭的坐起身,雙腿盤起,看向他抿唇一笑:“說吧,什麽通知。”


“趕緊下床,收拾東西,回大城家園去。”


溫情盯著他的臉,哦,終於嫌她礙眼了是吧。


她蹭的下床,就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箱,臉甩的老長,走就走,反正她本來也不願意在這裏住。


她邊收拾著,邊感覺心裏快要氣炸了。


收拾完,她拉起行李箱,正色道:“我收拾完了,請你出去吧,我換完衣服這就走。”


霍庭深凝眉:“怎麽隻收拾你自己的,我的呢?你是真想看我天天在你麵前光著是吧。”


溫情懵:“收拾你的幹嘛?”


“誰告訴你,隻有你一個人要回大城家園了,我跟你一起去。”


溫情站在原地,盯著他的臉,半響才道:“你去幹嘛?”


“那你去幹嘛?”


“我哪兒知道,不是你嫌我礙眼,要讓我走嗎?”


霍庭深忍笑:“所以,你剛剛生氣,是以為我要趕你走?”


“誰說我生氣了,我是在高興,我終於可以回我自己的小窩了。”


“那也是我的房產。”


“我可是簽了合約,交了房租的,”溫情瞪他,理直氣壯。


霍庭深揚眉:“行,那我去了以後,給你交房租,趕緊給我簡單的收拾幾套衣服。”


溫情努嘴,盯著他:“你到底打的什麽算盤,你為什麽要去大城家園?到時候,霆仁去住校,你又去了大城家園,那家裏不就隻剩下葉小姐了嗎,你們這樣,她會覺得你們是故意疏遠她的。”


“就是要故意疏遠她的,她一個有家的女人,總跟丈夫分居,住在這裏,也不合適。再說,有些人天天在醋壇子裏上上下下的,我看了不是也心疼嗎。所以我決定,與其三個人都住著別扭,還不如我把有些人從醋壇子裏撈出來,帶出去過二人小世界的好。”


“你不酸我能死嗎?”溫情瞪他。


他壞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尖,“我都說了,你吃醋的時候,我最開心。”


她瞪眼:“霍庭深。”


“好好好,不說了,快去收拾我的東西。”


他拍了拍她肩膀:“你收拾什麽我穿什麽,你若是不收拾,可別怪我在家裏的時候,光著到處亂晃。”


她是真無語了:“這樣好嗎?”


“有什麽不好的,我都不怕被你看光,你還有什麽擔心嗎?”


“我是說,我們都走了,隻把葉小姐自己留在這裏,這樣好嗎?”


“那你到底是想回去,還是不想回去了?”


“一直都想,特別的想。”


“那還廢什麽話,收拾東西。”


溫情白他一眼,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收拾東西就收拾東西,反正他走了,傷心的又不是她,她還不管了呢。


大中午的,兩人從樓上下來。


霍庭深對佟管家道:“派人上樓去把溫小情收拾的行李拎下來裝車,讓老陳送我們去大城家園那邊。”


佟管家擔心道:“少爺,您跟溫小姐要去大城家園住嗎?”


“怎麽,還有事?”


“二夫人這邊……”


“你就照實說。”


佟管家這才恭敬的道:“好的。”


陳師傅將兩人送回了大城家園。


霍庭深留下了車鑰匙,就讓老陳先回去了。


回到了久違的‘家’裏,溫情覺得心情舒暢。


她心情不錯的指使霍庭深將被褥抱到了陽台上曬了曬。


霍庭深埋怨道:“全世界,隻有你敢指使我幹粗活了,你怎麽這麽有臉。”


“這也叫粗活,一個大男人,幹這點兒事兒就嘮嘮叨叨的,合適嗎?”


她舉了舉手中的拖把:“我幹的這才是粗活兒呢。”


“我看,你是忘了我的人設了吧。”


溫情看著他眯眼,聳肩一笑:“你不是說,你的人設在我麵前不一樣的嗎,既然不一樣,我為什麽不能指使你幹活兒?”


她指了指廚房:“幫我倒杯水,我要溫熱的。”


霍庭深剜了她一眼,不過到底還是去了。


溫情看著霍庭深的背影,不禁偷笑。


她還是喜歡過這樣的生活。


周末結束,葉晚落也沒有給霍庭深打電話來‘興師問罪’,這倒讓霍庭深有些詫異。


周一上午,校長將溫情和黃婭叫到了辦公室。


因為周五那天她們英勇救人的舉動,經學校領導層商議,給予了她們兩個表彰和每人一千塊錢的獎金。


受獎勵的人還有霍霆仁,可因為霆仁去參加籃球比賽了,所以獎金由溫情這個輔導員幫忙代領了。


中午,黃婭說要跟她出去搓一頓,壓一下周五那天的驚。


溫情當然沒有意見。


兩人去吃了一頓火鍋,從火鍋店出來,溫情看到了不遠處的女裝店。


想到周六那天的那四套男裝,她努了努嘴,對已經先走了幾步的黃婭道:“黃老師,你先回去吧,我要去買點東西。”


“要我陪你嗎?”


“不用,我很快就能回來了。”


她打車,來到市區,走進了一家國內的男裝品牌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