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為什麽撒謊
loading...

霍庭深驚喜的看向溫情,揉了揉她的頭:“哦?我家小野貓,這麽體貼?”


葉晚落臉色緊了幾分。


溫情不好意思的臉紅了,這男人,調情也不分場合的嗎。


他這樣說,讓外人多尷尬。


“那不是我買的,那麽貴的衣服,我怎麽買的起,這是葉小姐買的。”


葉晚落忙道:“款式是你挑的,就算是你買的,庭深,你說算不算?”


霍庭深寵溺的看向溫情:“霍家所有人花的錢,都是我賺的,所以,隻要是你挑的,就算你買的。”


本來他這麽高興,自己不該潑涼水的,可是……一想到他要穿的,是打著她的名義,卻由別的女人買的衣服,她就不爽。


溫情有些悶的看向他:“款式也不是我挑的,我出去,就沒想過要給你買衣服,這的確是葉小姐給你買的,你該感謝的人不是我。”


葉晚落垂著眸,表情很是難過:“溫小姐,你是不是生氣了?對不起啊,我本意……隻是想幫你和庭深的,可是沒想到會惹你不開心。”


溫情看到葉晚落委屈的表情也是有些無奈,她忘記了,葉晚落很玻璃心,“葉小姐,我不是在生你的氣,我隻是覺得,不是我做的事情,我沒有理由邀功,衣服明明就是你買的,我怎麽能說是自己買的呢。”


葉晚落點頭,愧疚道:“是我錯了,我隻是以為,如果女朋友給男朋友送禮物,男朋友應該會很高興,所以就自作主張幫了你。”


溫情應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你說的道理我都懂,可這禮物,怎麽也得由女朋友親自去選吧,借著您的手選的禮物,就不算是我送的了,你說是嗎?”


她愧疚的對溫情點了點頭,這才看向霍庭深:“溫小姐說的對,對不起啊,把你們的心情搞砸了,庭深,你跟溫小姐聊吧,我累了,先回我那兒休息了。”


她轉身低垂著腦袋離開。


溫情凝眉,多奇怪,她明明隻是說了實話,可為什麽看到葉晚落垂頭喪氣的離開,她卻像是做錯了事情一樣呢?


霍庭深盯著溫情的臉,看了半響也沒說話。


溫情眼神掃到他的身上:“你想說什麽?我惹了葉晚落,你很失望?”


“我想知道,你的情緒為什麽會這麽差。”


溫情將視線移開,“我隻是覺得這衣服不是我挑的,我不應該撒謊。”


“晚落是好意,她是在幫你增進我們的感情。”


溫情呼口氣:“如果我說,讓你不要繼續把視線放在我的身上,是為了你好,你會接受我的這份好意嗎?我明明知道她對你的感情,現在她給你買的衣服,卻打著我的名義,穿在你身上,這怎麽能是她在幫我?分明就是我在幫她,我在助她跟你暗度陳倉。”


她眼神犀利的看著他,很是生氣。


霍庭深終於明白她為什麽生氣了,他無語一笑:“我懂你的意思了,你吃醋就吃醋,反正我喜歡看你吃醋的樣子,可是,你也沒必要把話說的這麽難聽,什麽暗度陳倉,就算度,我也隻想跟你度。”


“這跟我吃醋又有什麽關係,”溫情無語:“你能別把什麽事兒都跟我吃醋扯上關係嗎?”


“那你為什麽不想讓我穿別的女人買的衣服?”


溫情指著床上的衣服:“衣服就在那裏,你隨便穿,我不會攔著你的。”


霍庭深揚眉,轉身走到了床邊。


看著他將衣服拎起,溫情拳心緊握,盯著他。


這個混蛋,敢把這些衣服穿上試試。


霍庭深將衣服,直接拎到了垃圾桶邊,丟在了垃圾桶上。


溫情愣了一下,新衣服,就這麽丟了?


他轉身,回到了飄窗邊:“我不穿別的女人買的衣服,我隻穿你買的。”


溫情咽了咽口水,哼的一聲,將視線別開:“誰要給你買衣服穿。”


霍庭深微微彎身,在她耳畔低語道:“嗯,我知道,你不想讓我穿衣服,是因為你喜歡看我沒穿的樣子。”


溫情臉唰的紅了,抬手就狠狠的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


霍庭深忍不住笑道:“你這是要謀殺親夫。”


“殺你我還要搭上我的命,我隻想封住你的嘴,讓你別再亂說話,”溫情瞪他,剛剛心中的不快,幾乎被他掃蕩光了大半。


霍庭深將臉往她麵前湊了湊,點了點自己的嘴:“來,用你的嘴堵的效果最好。”


溫情無語:“霍庭深,要是別人知道你這副樣子,你在別人眼中的霸道總裁的形象,會蕩然無存的。”


“所以,為了保持我這吊炸天的人設,我永遠都不會讓除了你之外的第二個人,看到我這副樣子的,我這副樣子,專屬於你溫小情一個人。”


溫情無語一笑,隻屬於她一人?


誰知道是真是假,興許以後他身邊會出現第二個溫情,第三個溫情也不一定呢。


“剛剛……我跟葉小姐說話的口氣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她仰頭看他:“葉小姐走的時候,似乎有些傷心。”


“哦?她傷心你就擔心,我傷心的時候,你怎麽不擔心?我吃醋了。”


溫情凝眉:“你怎麽連女人的醋也吃?”


“許你吃醋,就不許我不高興了?溫情,我發現你很雙標。”


“算了算了,我不想跟你討論這個話題了,”反正橫豎都是他的道理就對了。


她從飄窗邊站起來:“下去吃飯吧,吃飯的時候,我順便跟葉小姐道個歉。”


“她不在我們這邊吃飯,我已經派佟管家單獨給她撥了廚子,她跟霆仁一樣,自己開夥。”


溫情納悶:“為什麽?你們今早一起吃飯的時候,不是挺愉快的嗎。”


她口氣酸酸的,難不成有她在的時候,他就不跟葉晚落碰頭?


他看著她,有些不明所以:“誰跟你說我今早跟晚落一起吃飯了?”


“誰說的重要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告訴我,誰跟你說的?”霍庭深又重複了一遍。


溫情抱懷:“葉小姐說的。”


霍庭深沉默片刻,沒有做聲。


晚落這是做什麽?為什麽要撒謊?


他眼神裏帶著幾絲涼意,他最討厭的就是女人耍心眼兒,晚落她不可能不知道,可她竟然在溫情麵前撒謊?


看著霍庭深的臉色,溫情撓了撓眉心,是不是不該提這事兒,顯得自己也太小題大做了吧。


她努嘴,邁步往門口走去:“我餓了,吃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