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三爺火大了
loading...

霍霆仁理直氣壯道:“我剛剛可是為了……”


霍庭深打斷他:“我不管你是為了什麽,下次,你若是再敢救這樣的人,我絕饒不了你,聽到了沒有。行了,你什麽廢話都別說了,趕緊把你的老師扶起來,給我下樓,回家去。”


周圍傳來一陣議論聲。


“原來霍霆仁是霍家人呀。”


“就是,怪不得三爺那麽著急,原來是來救自己親弟弟的。”


“都說霍家兄弟關係不和睦,這麽看來,不是很好的嗎。”


“傳聞不能當真。”


霍霆仁恍然。


哦……他明白了,不許他開口,是為了不讓他亂說話的。


三哥這是為了保護三嫂不被曝光,所以就把親弟弟給賣了呀。


他家媳婦兒重要,他家親弟弟的隱私就不重要了?


這不是典型的有了媳婦兒不要兄弟嗎?


他撇嘴,冤不冤,他明明救了三哥的媳婦兒,最後倒是背了個鋼筋做的鍋。


天下奇冤。


霍霆仁走到溫情身邊,將溫情攙扶起:“溫老師,你沒事兒吧。”


溫情才剛站穩,腳下就有些發軟。


畢竟,她剛剛可是在鬼門關裏走了一遭,不害怕才是假的吧。


“就是心跳有點兒快,沒事兒。”


她轉身,走到了楚顏身邊。


“你該慶幸,自己是在畢業前就看清楚了這個男人的本質,如果等到畢業後,你們真的結婚了,有了孩子,他再告訴你,他愛上了別人,那份感情才是愛,隻怕那時候的你,才會更可悲,孩子也會更可憐。


任何一個男人都可以對你山盟海誓,承諾未來。可是,誓言這兩個字,自古都是有口無心的。別人隨便說說的話,你卻用來信以為真,那才是真的傻。現在,死過一次,你還覺得,自己應該為渣男承擔這些嗎?”


楚顏仰頭看向她,落淚:“溫老師……剛剛,真的對不起,也謝謝你。”


溫情沒有再說什麽,轉身看向黃老師。


黃老師對她點了點頭:“你快回去休息,這裏交給我來處理。”


她隨著霍家兄弟倆一起下樓。


離開了天台,見她腳下顫顫巍巍的樣子,霍庭深心裏雖然是氣悶,可是人卻走到了她身邊,直接將她打橫抱起。


從六樓來到四樓,有女生因為知道人被救了下來,開始陸續上樓來看霍三爺。


聽到樓下腳步聲,溫情忙道:“放我下來,我自己走吧。”


“閉嘴。”


眼看著有人來了,溫情心一橫,眼睛一閉,裝暈算了。


畢竟,暈倒的人被抱下樓,沒毛病。


一旁,霍霆仁輕聲道:“三嫂機智呀。”


霍庭深白他一眼:“還廢話,去,清場。”


霍霆仁翻了個白眼。


真是……嘖嘖,明明背了鍋,還被人甩臉子,好想抱抱可憐的自己。


他先一步下樓,“來來來的,大家全都讓一讓,有人暈倒了,要趕緊送醫院。”


兄弟倆就這麽一路順利的下樓。


課被取消了,溫情和霍霆仁也被提前帶出了學校。


回家的路上,霍庭深讓霍霆仁坐在了後麵的車裏。


霍霆仁看了溫情一眼,就知道,三嫂這麽幹,也肯定沒好日子過。


車上,溫情有些心虛的不時看他一眼。


他滿臉寫著,‘爺很生氣。’


猶豫了一會兒,溫情道:“今天多虧了你,要不然,我可能命都沒了,霍庭深,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超級英雄。”


霍庭深冷睨著她:“不用拍馬屁。”


溫情努嘴:“我不是拍馬屁,我是在感激你救了我,而且,看在我是在救人的份兒上,你就別生氣了。”


“連自己的命都差點搭上,你救什麽人?沒有那兩把刷子,你逞什麽英雄。”


“你看,我好歹也是為人師表,總不能見死不救吧。當時我和黃老師都從那邊經過,那麽多學生都看到我們了,我們就這麽走過去,是不是不好?”


“對,你跟你同事一起去救人,那為什麽你人被吊在樓上,差點兒丟了命,你同事卻沒有?還不是你蠢。你也是人,遇到危險,遇到你自己無能為力的事情,你當然可以回避,當然可以無視。


誰規定,做為輔導員,就一定要舍身救人的?你的命比那些連自己的命都不珍惜的人,珍貴太多,她們要死,難道你還要去給他們陪葬嗎。”


霍庭深第一次對溫情發這麽大的脾氣。


他是真的在吼她。


開車的秦師傅,見三爺這狀態,連大氣都不敢喘。


溫情盯著他看了片刻後,嘟了嘟嘴,伸手握住他手臂:“好了,你別生氣了,你看,我這不是沒事兒嗎。”


見她這樣,他更是惱火:“沒事兒了?溫情,誰告訴你,人可以這麽沒有危機意識的?如果今天霆仁沒有抓住你呢?如果他手滑了呢?如果我沒有及時趕到呢?那我現在就得去西山墓園對著你的照片罵你了,知道嗎。”


溫情可憐兮兮的看向他:“我覺得,你罵的都對。”


霍庭深斜她,這時候倒乖了,早幹嘛去了。


她努嘴:“其實,被拽下去的那一瞬間,我是沒感覺的,因為太快了。可是……被霆仁抓住,我人倒吊在樓頂的時候,我卻第一次明白了,什麽是死亡的恐懼。


雖然時間很短,可是我卻想到了很多事情。在聽到霆仁說,他手上有汗,我身子有些下滑的時候,我腦子裏甚至產生過很邪惡的想法,我要不要鬆開拽著楚顏的手呢?


畢竟,如果沒有她,霆仁就可以很輕易的把我拉上去。她本來就不想活了,才選擇自殺的,可我不想死,我對未來,還有很多憧憬,我還想結婚,生兒育女,我身上還背負著我母親留給我的期待。”


她看向他,“霍庭深,你不覺得,那時候的我,很可怕嗎?”


“我隻覺得,可以為了救別人,就不顧自己的命撲上去的你,太可怕了。這學校裏,實在是太不安全了,你要麽辭職,要麽從明天開始,我派保鏢看著你。”


溫情急了:“別別別,學校裏還是挺安全的。”


“對別人來說或許是,但對你來說就不一定了,畢竟這萬分之一可能丟命的機會,都能被你給緊緊的把握住,你得多人才。”


她努嘴,看著他,這家夥,怎麽說什麽都不消氣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