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小四被賣了
loading...

看到樓下的人,楚顏的情緒明顯的激動了許多。


溫情擔心,不會是她男朋友來了吧。


“李恩浩,你這個混蛋,你負了我。”


溫情抬手,手撫向額頭,果然是。


這個男人,大概是楚顏人生中的克星吧。


“楚顏,我求你,別鬧了,給我點時間,我也不想把事情搞成這樣,可是,愛情來了的時候,我真的擋不住,為了你,我努力過的。”


男人在樓底,撕心裂肺的喊著。


“如果你跟她的是愛情,那我算什麽,”楚顏哭了,哭的很傷心:“大一你追我的時候,說過我是你見過的,最美好的女孩兒,你想這輩子都牽著我的手。兩個月前,我問你,別人都說,大學戀愛是個魔咒,畢業就分手,你信嗎,你說你不信。


因為你畢業以後就要跟我結婚,往後的人生,風雨是我,感動也是我,可是為什麽……才過了兩個月,你就有了新的愛情,那一直沉浸在這份虛假愛情裏的我算什麽。”


身後的溫情,想到了當年,高默然對她的信誓旦旦,也想到了那天,她親眼看到高默然跟宋若一起的畫麵……


她眉心微蹙,這樣不行,楚顏的情緒會被左右的。


她回頭跟黃老師使了個眼色後,就快步往前走去,一把抱住了楚顏,可是楚顏受了刺激,發了瘋似的掙紮。


因為她坐在天台邊,隨著掙紮,身子也向下墜去。


溫情身子被她帶的向下栽去,已經跑到跟前的黃老師驚呼一聲,正要伸手去拽的時候,旁側倒是有一道身影,比她更快的一把抓住了溫情幾乎要墜下去的腳踝。


黃老師心中餘驚未平,看向腳抵在天台邊緣底下,手死命的拽住溫情腳踝,身子向後挺的霍霆仁。


他用力往上扯了溫情幾下。


可是因為溫情扯住的楚顏,一直在掙紮,他一直無法成功。


楚顏掙紮的太用力,溫情的手承受不了這份重量,隻能不得已的由著楚顏從她懷裏脫出。


可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楚顏的手臂。


楚顏整個身子騰空,這才猛的反應過來,她要死了。


她慌了半響突然死命的扯著她喊道:“溫……溫老師,我不想死。”


溫情真心拽不動這個比自己還重的女生,隻能咬牙挺住。


黃老師和一起趕來的幾人上前幫忙,可是卻找不到頭緒,隻能在身後拔河似的拽霍霆仁。


黃老師在身後喊道:“大家使點力氣。”


霍霆仁閉目,吼道:“我手上有汗,要拽不住了。”


聽到這話,楚顏害怕的大喊,雙腿也在空中踢來踢去:“溫老師,別鬆手,求你別鬆手。”


溫情心裏有些不好的預感,她聽到了霆仁的聲音,也感覺到自己腳踝處,霆仁的手因為汗水在後移。


正在她覺得,可能要完蛋的時候,忽然有另一雙手,向下彎曲了很大的幅度,一把抓住了她的腰帶,將她用力往上一提。


因為這份借力,霍霆仁的手上有了個緩衝。


他大喊道:“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用力,一,二,三……”


眾人齊力,將幾乎墜樓的兩人,扯了上來。


直到溫情整個人都癱軟的坐回了天台上,她才看到,對麵一臉森寒的霍庭深。


霍庭深是真的快要被這個女人惱火死了。


剛剛,他在籃球場門口下車,見溫情不在,就問上次見過的那個女助手,怎麽就兩個人。


那個助手說:“黃老師和溫老師應該很快就過來了。”


霍庭深也沒多想,隻是看了一眼一旁的男老師,長的一般,身材微胖,個子也的確不高。


他確定這個人,的確不可能是溫情的菜,才放心了一些。


他正要先進籃球場的時候,就看到籃球場裏,有同學往外跑了出來。


見是自己係的學生,李蓓蓓忙上前道:“馬上要開課了,你們幾個現在走了,一會兒可就進不來了。”


“李老師,咱們學校有女生要跳樓,我們班長正在群裏喊我們班的男生去幫忙扯被角呢。”


霍庭深凝眉:“有人跳樓,你們扯被角?”


“是啊,消防員還沒到,溫老師給想的辦法。”


李老師納悶:“咱們係的溫老師?”


“對,你們辦公室的溫情老師。”


霍庭深驚訝,溫情也在?


“是啊,她跟黃老師上樓救人去了。”


一聽這話,霍庭深立刻無法淡定了。


當他趕到天台,聽霆仁說,他手上有汗,要抓不住了的時候,心裏隻有一個想法。


他要抓住溫情,哪怕豁出命去,也一定要把她救下來。


他絕不能讓溫情掉下去,絕不可以。


現在想想,他都覺得後怕,如果他沒有及時趕來呢?


如果霆仁手上的汗越來越多,最終手滑呢?


這個女人……怎麽就能這麽不讓人省心。


一旁,楚顏反應過來,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霍霆仁站起身,走到楚顏身前,氣憤的道:“你要是真想死,就安安靜靜的找個地方死,別禍害別人,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差點害死溫老師。”


溫情看向霍霆仁,“霆仁。”


她聲音不大,對他搖了搖頭。


“溫老師,你別攔著我,這樣的人,就是欠罵,她不是想死嗎,剛剛掉下去的時候,又喊什麽不想死了,連自己的人生都不負責,連自己的父母都不顧了,被男人甩了就要尋死覓活,她不是死有餘辜嗎。”


溫情沉默,沒有說話。


這幾句話,霆仁說的倒是很在理,也很解氣。


本來,這件事的注意力,應該是在楚顏的身上。


可是因為霍庭深的緣故,上了樓的幾個人,都將視線落到了霍庭深的身上,他們大概都沒有想明白,霍庭深怎麽會來這裏的吧。


聽到別人的嘀咕聲,溫情望向霍庭深冷厲的眼神,心虛不已。


畢竟,跟霍庭深一起生活了這麽久,她還是有幾分了解他的。


他現在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


霍庭深斜了她一眼,她垂眸。


他轉身走到霍霆仁身前,冷斥道:“道理你倒是挺懂的,剛剛為什麽膽子那麽大,竟然敢豁出自己的命去救人,這種自己不想活了的人,到底有什麽可救的,萬一剛剛你出事兒,我怎麽跟故去的父母交代。”


霍霆仁瞠目結舌的看向自己的親哥。


這是什麽情況,三哥怎麽把他給賣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