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送飯還要找借口
loading...

溫情沒有說什麽,隻是聽他大吐了一番苦水。


說完,他又無奈的道:“我也知道,她可能不會那麽輕易放棄,畢竟,她一直都把自己陪我度過了最艱苦的歲月這些話,掛在嘴上。這樣的人,怎麽會輕易的讓自己當年的付出,付諸東流呢。”


“那如果她繼續來糾纏你,你打算怎麽辦?”


洛呈殊看著她,淡定的笑了笑:“既然做了這樣的決定,那我自然是有了豁出一切的代價的覺悟,了不起,就是以後我不在這裏工作了,我倒要看看,她能鬧到什麽時候。”


溫情凝眉:“可你才剛回來。”


“我能因為她放棄在國外那麽好的工作,就能放棄這裏,沒什麽的,如果非要重新開始,才能放棄她,那我也願意。”


溫情沒有勸和,畢竟,呈殊哥哥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做任何決定,都有自己的考量,她無權左右。


兩人聊了很久,正準備要走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見是霍庭深打來的,她直接接起。


霍庭深問道:“跟哪個朋友吃飯去了?”


“呈殊哥哥啊,就在呈殊哥哥工作的酒店呢。”


“我還沒吃飯,”霍庭深不爽。


“是嗎,我吃飽了,都吃撐了呢。”


“溫小情。”


溫情抿唇一笑:“那你怎麽不吃飯呀,有人捏住你的嘴了?誰這麽大膽呀,我要不要派霆仁去幫你收拾他。”


“別貧嘴,我餓了,你來給我送飯,我在公司等你,要是不來,今晚你就完了。”


還不等溫情說什麽,霍庭深已經將電話掛斷。


溫情無語,真是不講理成性啊。


她將手機塞進包裏。


洛呈殊問道:“是三爺?”


“嗯。”


“看來你們相處的很好。”


溫情聳肩:“其實……還好吧。”


“我聽說,他是個不近人情的人,可似乎傳聞有些誇大其詞了。”


溫情心虛,如果他看到霍庭深是怎麽拒絕女生的,是怎麽收拾下屬的,他大概就會知道,所言不虛了。


可是她覺得很慶幸,起碼她認識的霍庭深,是個平易近人的好人。


“人都有兩麵性,或許對別人來說,這個人很難相處,可是對自己來說,這個人卻就剛好與自己臭味相投呢。”


洛呈殊點頭看著她:“小情,你是真的長大了呀。”


“不然呈殊哥哥覺得,我還是那個十歲的小丫頭呀,”她笑了笑招了招手,服務生過來,她要來菜單,給霍庭深點了一份麻辣香鍋。


“外帶,對了,多放點辣椒,有多辣就給我多辣。”


服務員離開,溫情壞壞的努嘴,霍庭深,讓你整我,哼。


“呈殊哥哥,一會兒我點的餐好了,我就得先走了,我跟霍庭深約好了,一會兒見麵。”


“好,那一會兒我送你下樓。”


“嗯,對了,你跟子瑜姐的事情,我是永遠都會無條件支持你的,呈殊哥哥加油。”


洛呈殊抿唇笑著,點了點頭:“我會的。”


溫情來到帝徽集團樓下的時候,已經兩點了。


她有些糾結,畢竟以前在這裏實習過,肯定有很多人認識她。


現在……要怎麽進去才能不被認出來呢?


溫情在草坪邊來回踱步。


今天是周末,大部分員工都不上班,但是前台肯定有人。


進門要的登記,她總不能說自己要來找霍庭深。


如果讓霍庭深下來,他肯定也不願意,這家夥,就喜歡耍著她玩兒。


在門口晃了足有十分鍾,身後不遠處的路邊,忽然有人喊她的名字。


溫情回頭,就看到了路邊出租車上下來的裴樂仁和兩個她沒見過的男人。


裴樂仁小跑到她跟前,有幾分激動的道:“真的是你?”


“裴組長,好久不見。”


“是啊,太久不見了,你離開公司後,我一直問楊主管,你去了哪裏,可她就是不告訴我,打你的電話,總提示你在通話中,你這是離開了公司,就不打算跟公司裏的人往來了啊,是不是都把我們拖入黑名單了?”


他是被拉黑了,因為剛離開公司那會兒,他總給她打電話,她不願意接。


溫情尷尬一笑,誰能想到會在這兒碰到裴樂仁呢,太倒黴了。


“我男朋友見你的號碼總給我打電話,就問我你是誰,我說是以前的男同事,他吃醋了,就把你拉黑了,裴組長,你別介意啊。”


裴樂仁無所謂的笑了笑道:“你男朋友占有欲也太強了吧,還不允許你交朋友了嗎。”


“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大家彼此尊重嗎,對了,今天不是周末嗎,你怎麽會來公司的?”


“我們加班兩周了,這兩周在組織新產品的教程方案呢,這個時間,你怎麽過來了?”


“哦……我來找楊主管。”


她嗬嗬一笑:“正在猶豫該不該上去呢,怕打擾她。”


“有什麽好打擾的,走走走,趕緊上去吧,”裴樂仁說著,盛情邀請她上了樓。


這可真是……空前絕後的尷尬啊。


來到培訓部,溫情來到楊青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


“請進。”


溫情推門進去,見到她,楊青也吃了一驚:“小情?你怎麽這個時間過來了。”


她尷尬一笑:“三爺讓我來給他送午餐,正好在樓下碰到了裴組長,我就隻好說,我是來找你了。”


“原來是這樣啊,”楊青道:“走吧,我掩護你上樓。”


楊青帶她出了辦公室,兩人上了電梯,楊青道:“都是托了你的福,培訓部裏的老鼠屎們,都離開了,現在的培訓部,真的是工作的太讓人愜意了。”


溫情問道:“於經理是剛走了沒多久吧。”


“是沒多久,不過走的時候是真心慘,他被檢察機關查了,差點坐牢,後來據說,是他傾家蕩產才把自己保釋了出來呢。這是咱們三爺不跟他一般見識,不然,他即便傾家蕩產,隻怕也是出不來的。”


這大八卦,溫情也就隻是聽聽,沒有發表什麽意見。


楊青將她送到樓層,就先下去了。


溫情呼口氣,真是無語了,第一次發現,給人送個飯,真難。


她走到辦公室門口,林少康看到她忙起身:“溫小姐,你可算是來了,三爺這十五分鍾都問了我四次你到沒到了,快請進吧。”


溫情心想,這是餓極了啊,一會兒有你好看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