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這男人就三歲
loading...

林嘉茵並不知道,霍庭深看到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後的溫情。


他轉頭對保鏢道:“去,攔一下要出來的學生。”


“是。”


保鏢重新往籃球場走去。


霍庭深走到了林嘉茵身前,臉上依然是冷酷無情的冷漠。


“如果,我跟你們校長閑聊,無意間舉薦了一下你們學校的校花,就成為你喜歡上我,想要做我女朋友的理由,那麽,我可以給你們校長打電話,讓她換人。


如果,你是為了霍家少奶奶的地位,所以才想要做我女朋友的,那麽,為了不讓你繼續胡思亂想,我清楚明白的把話告訴你,你,還不夠格做我霍庭深的女人。”


“不是的,”林嘉茵搖頭,幾乎要哭了:“我是喜歡您這個人,真的,我特別特別喜歡您崇拜您。”


霍庭深冷笑:“那你知道,我是個什麽樣的人嗎?”


“您……”林嘉茵呼口氣:“英俊瀟灑,溫和善良,博學多才,是個被人所敬仰的男人。”


“嗬,這就是你喜歡的我?”


林嘉茵點頭。


“那你喜歡錯人了,我達不到你喜歡的標準,我這個人冷血無情,連對身邊的人,都很殘忍。”他說著挑眉:“小姑娘,我奉勸你一句,野心別太大,這次的事情,我可以當做沒發生過。別再這麽恬不知恥的阻攔男人的腳步,強行告白了,這副樣子,太難看。”


他說完,轉身上了車,他的車緩緩離開,保鏢們也都陸續上車。


溫情站在後麵看著被說了一通的林嘉茵的背影,覺得真是可憐。


她當真是見識到了霍庭深的毒舌本事。


聽完這個,估計能把林嘉茵的少女心給戳出一個洞吧。


李老師和劉老師對視一眼後,一起離開。


籃球場出口已經有學生陸續出來了。


黃婭喊著溫情走。


溫情走到黃婭身邊,跟她一起走了幾步,回頭就看見一群學生將失魂落魄的林嘉茵擠的到處亂晃。


溫情凝眉,回身走過去,將擋在路中央的林嘉茵,拉到了一旁的草坪上。


林嘉茵哭了。


溫情遞給了她兩張紙巾,她什麽也沒說,這才跟黃婭一起離開。


黃婭道:“三爺剛剛那副樣子,真嚇人,聽你跟他打電話,我真的差點兒就以為他跟我們一樣了呢。”


溫情抿唇:“話說的雖然有些重,可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應該是好意,他隻是想用這些震懾性的話語,打碎自己在那個姑娘心中的完美形象,讓那個姑娘,不要再為他執著和浪費時間了。”


黃婭抿唇:“這樣的男人其實很靠譜,平常隻對我的女人溫柔,別的女人全是草。”


溫情噓了一聲,黃婭嗬嗬一笑,噤聲。


回到了辦公室,李老師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杯水。


她呼口氣道:“我剛剛聯想了一下,如果今天我是林嘉茵的話,我可能以後再也沒法兒在學校裏呆下去了,多丟臉呀。”


劉老師認可點頭道:“這個姑娘,真心操之過急了,不過三爺嚴肅起來的樣子,也真的是夠嚇人的。”


李老師嘟嘴:“真不知道,這樣的男人到底得是什麽樣的女人,才能拿得住他。”


旁側,黃婭偷偷的看了溫情一眼,抿唇一笑。


別人都不知道的謎底,自己竟然知道了。


她真心覺得站在八卦圈之外,聽她們好奇心爆棚的談話,很有意思。


溫情手機響了,她起身,直接去了辦公室外,這才看了一眼手機。


不出所料,的確是霍庭深打來的。


她唇角揚起不自覺的弧度,將手機接起:“喂。”


“我先走了,一會兒會讓老陳過來接你。”


“行。”


她就說了一個字,兩人都沉默了片刻。


霍庭深道:“剛剛,我表現的好嗎?”


“嗯?挺好的啊,我看全場同學都聽的很帶勁。”


“我問的是,麵對我的追求者,我處理的方式好嗎?”


溫情懵,幹嘛問她這個問題?


“當機立斷,不拖拉,算是很好了吧。”


“那你怎麽沒表揚我?”


溫情無語,什麽意思,他拒絕了別人,還得求表揚?


剛剛他可是傷害了一顆少女心呢。


“這種事情,還需要人表揚呀,你處理掉的,是你自己不想接受的人嗎?”


“如果是別的男人,被校花追求,大概會直接把那姑娘領回家,帶上床吧,不覺得我很柳下惠嗎?”


溫情憋嘴,忍了忍笑意:“難道你不是因為有人在看著你,所以才這樣的?”


“你是想說,我作秀給你看?那你就太小瞧我了,當時我的眼裏隻有你。”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麽?”


“想告訴你,我很靠得住,笨蛋,掛了吧。”


霍庭深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掉了。


溫情無語,真想送他一個外號,霍三歲。


幼稚鬼。


周日上午,溫情接到了陌生來電,接聽後,才發現,是周子瑜打來的。


周子瑜會給她打電話,她很意外,畢竟兩人不熟。


“子瑜姐,你找我是有什麽事兒嗎?”


“洛呈殊跟我分手了。”


“啊?”溫情驚呼了一聲,可隨即就道:“發生什麽事了嗎?”


“因為上次,在阿姨家吃飯的時候,我對你問的問題有些多,他一直都對我心存不滿。這周,我約他看電影,他說要加班,結果我去他單位找她,卻看到他跟一個女下屬在一起,兩人有說有笑的很親昵,一看就有問題。


我實在是很生氣,所以就上去打了那個女人,洛呈殊當著我的麵兒,護著那個女人,還說要跟我分手,溫小姐,你說,洛呈殊是不是早就在等這個機會了,他就是故意的,對不對。”


溫情無語,“所以,你都沒有問清楚情況,就把人家姑娘打了?”


“周末時間,還跟男上司有說有笑的女人,就是很該打呀。”


“哪裏可疑了?周末時間有問題呢,還是有說有笑很可疑?”


“都可疑。”


溫情努了努嘴,她好像理解呈殊哥哥為什麽要跟這個女人分手了。


這個女人不是活該嗎。


哪有看男人這麽看的。


別說呈殊哥哥沒亂來,就算真亂來了,她幹嘛不打自己的男人?卻要打無辜的人?這個女人是蠢呢,還是情商真的低到十八層地獄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