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要想對策
loading...

周六日,溫情沒有浪費大好時光,在家裏看了兩天的書。


在霍庭深認識的女人中,溫情絕對是最愛讀書的那個,沒有之一。


跟他霍庭深沾上了邊的女人,哪個不是想盡一切辦法,花枝招展的在他麵前勾引他。


隻有她……完全不把他當回事。


別說花枝招展了,在他麵前,她真心連打扮一下都不願意。


有的時候,他甚至懷疑,古人說的那句,女為悅己者容,在她這兒就是鬧著玩兒的。


看慣了她邋遢的樣子,再出去看看外麵的那些濃妝豔抹,穿著超短裙的女人。他忽然間覺得,看不順眼了。


周日下午,他早早的從公司回來,本想帶著她出去轉轉的。


結果她卻窩在他書房的書桌上,頭也不抬的道:“不去。”


他的椅子很寬大,她整個人蹲坐在上麵,懶洋洋的像是一隻貓兒。


他走過去問道:“你就不想去逛逛街,買買包,買買新衣服什麽的?前天剛發布了今年的冬裝新款,我帶你去看看吧。”


溫情抬眸掃了他一眼:“我不去,我又不缺衣服。”


“你那些衣服,都穿了幾年了,我帶你去換換。”


“我憑我自己本事買的衣服,憑什麽你說換就換,我不換。”


“你……”霍庭深扯過一把椅子,在他書桌的對麵坐下。


“溫小情,你為什麽在我麵前不化妝不打扮?你是覺得,我已經被你勾引到了,你就不用再上心了嗎?”


她再次抬眼,盯著他,一臉隨性的道:“我哪兒有勾引你,我不打扮,是因為這樣在你麵前,最舒服最愜意。你在家的時候,不也是穿著寬鬆的家居服嗎,幹嘛說我。還有,我是做輔導員的,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有必要嗎?我又不是要去學校勾引誰的。”


她這麽說,他倒也覺得很高興,畢竟,她願意把自己這樣隨意的一麵展現在他的麵前,是對他的肯定。


他也喜歡她這副素顏朝天的樣子。


可是……這樣會不會讓他太沒有存在感了,他真的是有錢也為她花不出去呢。


溫情往前湊去:“對了,你幫我看一道題吧,我又遇到困難了。”


霍庭深起身,走到她身後:“哪一道。”


溫情往前翻了兩頁,指給他看:“我特地留出來了,本來想等你晚上回來再問你的,剛剛你忽然回來,我都還沒反應過來呢。”


霍庭深低頭看題,隨即給她講解題思路。


她坐著,仰頭看他。


他在一旁彎身站著,低頭看她。


這畫麵老遠看去格外的養眼。


溫情看著看著,心跳忽然嘭嘭嘭的加快了許多。


從這個角度看他,真的好帥。


霍庭深講完,問道:“聽懂了嗎?”


“啊?”溫情回神,完蛋了,剛剛走神了。


她凝眉,努了努嘴:“那個……再講一遍唄。”


霍庭深的頭又壓低了幾分,唇在她的唇邊兩三厘米的地方停住:“你說,你剛剛是不是被我的美色迷住了?”


溫情臉一紅,“胡說八道,我是沒有跟上思路,你快再講一遍了。”


他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發:“專心聽,不許晃神。欣賞我美色的時間多了去了,不急於這一時。”


她低頭,看向書上的題,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周五這一天,學校裏又是格外的熱鬧。


霍庭深要上課的多媒體教室外,從上午十點,就已經有人在門口等著排隊了。


教室裏的同學上完上午的課後,大部分都選擇留在教室裏吃麵包和牛奶,等待下午的來臨。


在走廊裏等了半上午的學生都很是不服氣,憑什麽裏麵的學生可是上完課直接占座不離席。


兩邊的同學各有各的道理,最後幹脆打了起來。


這件事,引起了校方的高度重視。


畢竟,大規模的打架鬥毆事件給學校帶來的影響,是極其惡劣的。


彭校長因為這件事兒,把溫情和她辦公室的另外三個老師一起叫到了校長室。


他的要求很明顯:“針對這次的事件,你們四個助手,必須要出一套解決方案。如果每周五學校裏都因為這種事情鬧一次,那學校不是要亂套了嗎?”


校長說完,劉舒忙表態道:“校長,我們一定會盡力去解決的。”


“每一個人都會盡力,我要求的,不是你們盡力而為,而是必須解決,行了,你們四個趕緊回去想解決的辦法吧,別在這裏耗著了。”


四個人一起離開了校長辦公室。


回到她們辦公室,劉老師無語道:“校長這不是給我們找為難嗎,這種情況下,我們能怎麽解決,讓教室裏上午上過課的學生出來,她們肯定不願意。讓走廊裏等了半上午的學生進去找站位,她們肯定就更不樂意了,這事兒,我們不管怎麽做,都肯定是要得罪人的好吧。”


李蓓蓓白她一眼:“那你剛剛表什麽態呀。”


“你們都不說話,那就隻能由我表態了呀,難不成校長自己說完,我們誰都不說話呀,那校長還不氣死了,直接把我們從助手的位置上刷掉了嗎。”


李蓓蓓一想,倒也是的:“可是現在怎麽辦,這麽得罪人的工作,怎麽做呀,我真心不想被刷掉呀,好想近距離的接觸一下那個被老天爺雕刻過的男人呐……天哪,昨晚我做了一晚上的夢,今天不會夢碎了吧。”


聽李蓓蓓這麽說,黃婭看向溫情。


溫情無語笑了笑,被老天爺雕刻過的男人……


嗯,臉是雕過的,畢竟那麽帥呢。


可是這心……嘖,肯定雕歪了。


不然他怎麽會有那麽多鬼點子占她便宜呢。


就在昨晚晚上,她隻是翻了個身而已,他竟就把她壓在身下,又親又抱,還說什麽她勾引了他。


翻個身而已,她到底哪裏勾引他了。


他那分明就是為自己占她的便宜找借口。


早上他調戲她時候,說男人早晨都是‘硬’漢,這是正常的反應。


中午的時候,他說看著她就有食欲。


晚上的時候,又說她身上有藥香。


第一次發現,一個男人若是想占女人便宜了,借口可以信口拈來的。


想到這些,她不爽了幾分。


黃婭問道:“溫老師,你腦子靈活,你有沒有想到什麽好辦法呀。”


辦公室裏的幾個人,都看向了溫情。


溫情回神,想了想道:“辦法……也不是沒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