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別讓小爺久等
loading...

溫情的上半身,慢悠悠的往他脖子邊湊去,可屁股去離開了沙發,往後慢慢挪動。


待擺好了姿勢,她嗖的轉身,拔腿就跑。


身前忽然有風快速的來回躥了一下。


霍庭深睜開眼,就看到溫情人都已經跑到了樓梯口。


這速度,絕對能破世界紀錄了。


他勾唇,嗬,蠢丫頭。


溫情進了房間後,忙將門給鎖上了。


她的心髒撲通撲通一陣亂跳。


明明是她要小小的懲戒一下他,才要把藍莓汁弄到他身上惡心他的。


可為什麽落荒而逃的,卻是她?


不對,每次她跟霍庭深對弈,輸的總是她。


啊……太氣人了,下次,她一定要逆風翻盤。


門把忽然轉動了一下,溫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眼。


她吭了一聲,心虛道:“霍庭深,你必須要先跟我約法三章,才能進來。”


“嗯,說說吧,”門口的霍庭深聲音平靜,似是並沒有生氣。


溫情的耳朵貼在門旁,想了想道:“第一,以後你不許忽然間就對我動手動腳,你可是個君子。”


“接著說。”


“吭,第二,以後不許用學校的事情威脅我。”


霍庭深倚靠在牆邊:“第三呢?”


“第三,我要是開了門,你一會兒不許進來秋後算賬。”


霍庭深唇角扯起:“好,我答應你,開門吧。”


溫情有些懷疑,“真的?你……答應的會不會有些太輕易了。”


霍庭深聲音清冷:“怎麽,難不成你希望我秋後算賬,繼續威脅你,對你動手動腳,當然,如果這是你所願,我會幫你實現。”


“我又不是神經病,才沒有這樣的願望。”


“那就開門,難不成你打算讓我在門口站一夜?”


溫情將鎖打開,還不等她將門完全開啟,霍庭深人已經快速的躥了進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打橫抱起。


溫情人剛騰空,才驚呼了一聲,身子已經被丟在了綿軟的床上。


“溫小情,你可以呀,敢跟我討價還價了。”


見霍庭深要壓下來,她才要爬起身逃跑。


霍庭深已經抓住了她的雙腿,他往前一撲,直接將她控製在了身子底下。


溫情急了:“霍庭深,你這是言而無信,出爾反爾。”


“在商場上,這叫做‘兵不厭詐’,無數的事實告訴你,太過輕易就得到的承諾,往往都不靠譜,記住了,我這是在幫你上課,學費嗎……”


他說完,在她的唇上嘬了一下,“就用這個吻來付吧。”


溫情見他又要耍流氓,急喊道:“誰要你教了,我跟你說,你不要太欺負人了,我今天還憋了一肚子火,有賬沒跟你算呢。”


“哦?那我聽聽,我怎麽得罪你了。”


“你先起開,起開我們好好掰扯掰扯。”


“別跟我玩兒這些鬼心眼兒,你這一套,我十歲以後,就已經不看在眼裏了,說,就這麽說。”


溫情被他氣的頭頂都要冒煙了,他還真是會花式羞辱人呀。


他的槍直直的頂著她,她就算再有膽子,也不敢跟他掰扯好嗎。


這種情況下的談判,完全就是不對等的啊。


“說話,不是要跟我算賬嗎?”


溫情努嘴:“你先下來,不然我什麽都不會說的。”


霍庭深的下半身,在她身上蹭了蹭:“你臉紅什麽,怎麽,感覺到了?”


“喂,”她拍了他肩膀一下:“你這樣是欺負人。”


果然。


霍庭深嘴角揚著邪性:“我是在欺負你,沒錯。”


“霍庭深,你……”


他打斷了她的話:“不過,全世界隻有我能欺負你,別人不行。”


他這麽一說,溫情心裏倒是一暖。


但是不對呀:“你也不能欺負我。”


“那是你不懂,無敵是多麽的寂寞。”


他抬起一隻手,幫她將額邊碎發順到了耳後:“所以,我偶爾欺負一下你,讓你感受一下人活著的快樂。”


她不屑:“歪理。”


他寵溺道:“所以,你真不打算跟我說你的不滿了?你若不說,我可就不聽了。”


“我問你,你幹嘛要讓校長安排我做你的助理,你明明知道,我怕引起公憤還要這樣做,你是不是故意要整我的。”


“如果我真的是故意要整你,那我肯定會跟你們校長說,讓你一個人做我的助理。”


溫情撇嘴:“那你是不是讓我們校長通知我,讓我自己找兩個助理的?”


“這有什麽問題嗎?”


“你把這事兒推給我,不是讓我左右為難嗎,不管我找誰,沒有被找的人,都會恨我的好嗎。幸虧我聰明,跟我們辦公室的另外三個老師說,校長要找我們係的輔導員做你的助理,讓校長背了鍋,不然……我真的要慘了。”


霍庭深揚眉:“我就知道,你這麽聰明的姑娘,解決這種小事兒,信手拈來。”


“你少拍我馬屁了,我那是被逼的狗急跳牆了。”


霍庭深忍了忍笑意,“第一次聽到有人把自己比喻成狗的。”


溫情抬手就拍了他胸口一下:“你煩人,快起開,你太沉了。”


他垂首在她耳畔:“我不起開,我想……拍……馬屁。”


他說著,手不老實的拍了拍她的pp。


溫情一開始還沒明白個中意思。


待他下方在她身上動了動,她才炸毛,怒吼道:“霍庭深,你流氓。”


霍庭深爽朗大笑,在她唇上又印下一吻,這才從她身上下來。


他止住笑意,看著她道:“我要真是流氓,能讓你在我身邊睡了這麽久,還會因為聽到這種話就臉紅心跳?真正的流氓,早用實際行動把你調教成個中高手了。我呀,現在頂多隻能算是一個,看得見肉卻吃不著肉的老狐狸而已。”


溫情坐起身,鬱悶的白了他一眼。


他隨手摸了摸她的頭:“我的寶貝,你要快快成長,別讓小爺等太久,小爺快要憋廢了,知道嗎?嗯?”


溫情無語的看向他,這話……怎麽聽著特別像是狼,在盯著火上半生不熟的肉說,‘你快熟吧,我快餓死了,我要吃掉你,’的感覺呢。


她不禁打了個寒顫,下床,往衣帽間走去道:“我要洗澡換衣服看書了,你別打擾我。”


霍庭深悠然自得的往床上一躺。


嗯……每天有溫小情可以調戲的日子,當真愜意呀。


歲月靜好,當如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