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完蛋,被抓包了
loading...

見他答應了,校長放鬆了幾分,聲音壓低道:“三爺,我想著,我家南書跟你是一個學校的校友,又跟你同係,或許,可以幫到你,所以……”


“彭小姐做我的助理?還是算了吧,”霍庭深打斷了校長的話,淡淡的搖了搖頭。


一旁的彭南書,一臉焦急,站起身道:“學長,我一定可以做一個很好的助手的,你就讓我試一試吧。”


霍庭深淡定,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口氣卻是清冷:“你不行,嘴不嚴,做我的助手,第一個要求,必須是能夠管得住自己的嘴。”


“我可以啊,我真的可以,”彭南書連連點頭:“我一向嘴都很嚴的,我發誓。”


霍庭深淡定的扯了扯嘴角:“我要來學校做特約講師的事情,我分明要求彭校長保密了,可你轉身就隨口就告訴了旁人?這如果是在我的公司,你早被開除了。”


彭南書心虛:“我不知道這事兒需要保密。”


“是啊是啊,三爺,這事兒怪我,是我沒有跟她說,要保密的。”


“校長不靠譜,女兒又能有多靠譜?做為校長的女兒,連自己父親工作中的事情都要到處亂說,又怎麽能保證,以後不泄露我的工作機密?這樣的助理,我不會用。”


彭南書真的覺得自己是百口莫辯了:“這事兒,我隻告訴過溫小姐,真的,我發誓。”


“難道溫情不是人?”


彭南書噤聲,事情變成了這樣,她也很是無言以對,畢竟,自己泄密的確理虧。


“提起溫情,我倒是覺得,溫情很適合做我的助理,我聽說,她以前是學校裏的尖子生,而且也給我弟弟做過家教,她在我家入職的時候,我已經給她考試過也麵試過了,就用她吧。”


彭南書忙道:“可是,這個溫小姐也泄密了啊。”


“哦?”霍庭深揚眉。


“如果她不告訴您,您又怎麽知道,這事兒是我說出去的呢。”


霍庭深不屑一笑:“現在,你沒資格跟她相提並論,錯了就是錯了,找了借口,也不會改變什麽。”


他說完,站起身看向彭愛國:“這件事,就這麽定了,你通知溫情,讓她來做助理,一個人不夠,讓她自己順便找兩個她信得過的人幫她,當然,彭小姐不可以。”


“好的好的,三爺,那您慢走。”


霍庭深離開,彭南書鬱悶的跺腳:“爸,這個溫情到底是個什麽東西,真是氣死我了。”


“好了,還好意思發脾氣,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這事兒三爺讓保密,你怎麽還告訴溫情了呢?”


“我怎麽知道溫情會跟三爺說啊,”彭南書不開心,抱懷:“這個溫情,嘴真欠。”


“行了吧,她可是小四爺的人,你以後給我放小心點。”


“什麽四爺的人,隻要她不結婚,那就跟霍家沒任何關係。”


“我入職前,三爺隻囑咐過我一件事兒,那就是讓我照顧好溫情,你覺得,會讓三爺特別來吩咐的人,會隻是一個跟霍家沒有關係的人嗎?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這個溫情,你要把她拉攏到你這邊,讓她幫你。”


彭南書不屑,那個溫情上次她試探過了,也沒什麽了不起嗎。


辦公室裏,溫情正在對著電腦整理幾分表格,她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校長打來的,她忙將手機接起:“校長,你好。”


“小溫呀,我給你說個最新的通知,霍三爺這邊呢,缺一個助手,從下個周開始,霍三爺來到咱們學校後,你就負責做三爺的助手,輔助他完成教學工作吧。”


“啊?”溫情驚呼:“我?”


“沒錯,就是你,三爺點名要的你,這事兒沒的改,三爺還說了,讓你找兩個你信得過的人,跟你一起去幫忙。下周五的時候,你主動跟三爺聯絡一下,做好輔助工作,別影響了三爺的教學,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溫情呼口氣,將電話掛斷。


她咬牙切齒的想起了剛剛霍庭深的話。


他說,下節課,一定讓她聽到他的課,原來是用這種方式啊,她又被算計了。


讓她去做助理,那不是讓她去得罪全校的女性同胞嗎。


幸好,他不是隻要她一個人,不然……


不對呀,她再找兩個人幫忙是好事兒,可她不管找誰,都會得罪沒被找的人吧?


啊……霍庭深,你這個腹黑大魔王。


她邊想著,邊用力將手機往桌上一砸。


一旁,李老師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溫老師,你怎麽了,校長找你麻煩了?”


“啊?”她眼波微轉,瞬間想到了個主意。


“不是不是,校長給了我……我們一個天大的美差。”


她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一抹‘小興奮’。


“什麽美差呀。”


“他讓我們辦公室的人,以後每周五下午,做霍三爺的助手,輔助完成教學工作。”


她話音一落,辦公室裏的三個人都驚訝的看向她了。


李蓓蓓掐了自己胳膊一下,吃痛喊了一聲:“啊,好疼,不是夢。”


劉舒不置信:“溫老師,這種玩笑可開不得,校長為什麽要找我們?”


“因為我們是工商管理係的輔導員,三爺的課,主要受眾是工商管理係和金融係的學生,咱們學校不是工商管理係的學生更多嗎,所以,就選了我們。”


“啊……”


溫情話音一落,李蓓蓓激動的跳了起來。


片刻後,劉舒也起身高興的跟李蓓蓓一起跳。


溫情呼口氣,這事兒,讓校長背鍋,總比她被全校女師生嫌棄的好吧。


嗯,就這樣,挺好。


到了下班時間,李蓓蓓和劉舒約好了要一起去買衣服,兩人先離開了辦公室。


溫情跟黃老師一起出來,走到校門口,她看到了霍庭深的車。


可是此刻,校門口人來人往的,她不敢上。


她心虛的挽著黃老師的手,往公交站點走去。


車上,霍庭深勾唇,就知道,她不敢上車。


“老陳,往前開,去前麵的路口。”


“是,三爺。”


溫情走到公交站,包裏的手機震動了兩下。


她將手機掏出來看了一眼,是霍庭深發來的。


“前麵的路口上車。”


溫情努嘴,看向黃婭:“黃老師,我還有點事兒,不在這站坐公交車了,我去前麵的站點坐。”


黃婭點頭:“那你去吧,咱們明天見。”


“好,”溫情跟她擺了擺手,快步離開。


她跑了幾步,來到路口,霍庭深下了車,正倚靠在車門旁等她。


兩人上了車,司機正要開車的時候,溫情卻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樹下,正一臉驚訝的看著這邊的黃老師……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