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多占你便宜
loading...

溫情蹙眉:“你怎麽什麽事兒都要好處,沒有好處,你是不是就不會出手幫助我了?”


“本來如果你是我老婆,我可以無條件的幫助你做任何事兒,但你現在不是不同意嫁我嗎,那我隻能抓住任何可以利用的機會,多占你便宜了,畢竟,我可是個商人,不做虧本買賣是我的座右銘。”


“什麽商人,奸商,”她撇嘴。


霍庭深倒也不生氣,笑道:“所以,我這個奸商幫你推了這事兒,能得到什麽好處呢?”


“那你說吧,你想要什麽?”


“一會兒上樓我告訴你。”


他說完,狡黠的看著她笑了。


看到他這個笑容,溫情打從心眼兒裏覺得,這廝又沒安好心。


吃過飯後,霍庭深接到林少康的電話,先去忙了。


溫情回了房間去洗澡,看書。


九點的時候,霍庭深回來了。


她正像往常一樣趴在床上看書,見他回來,她坐起身道:“你來的正好,我有道題目想請教你。”


霍庭深走了過去,在她身邊坐下,看著她書上的題。


他沒有上手,隻是給她講了一下解題思路。


溫情也是靈光,一點就通。


他在旁邊看著,她快速的將題目解開。


她讚歎的看向他:“你果然厲害呀。”


他勾唇:“那是自然。”


“對了,我聽人說,你要去我們學校做特約講師?”


霍庭深凝眉:“誰跟你說的?”


看到他的表情,溫情納悶:“難道不是?校長的女兒告訴我的。”


霍庭深臉色有些不悅,他特地讓彭愛國保守好秘密,可彭愛國這個女兒還真是多嘴多舌。


“是有這麽回事。”


“之前怎麽沒聽你說起過?”


“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結果被破壞了,這個女人還真是討厭。”


她無語,這確定是驚喜,而不是驚嚇嗎?


“聽說,是在等你這邊確定時間呢,你打算什麽時候開始過去啊。”


“這個周開始,每周五下午,我會在那邊開一堂一個小時的公開課。”


溫情驚訝:“一周一堂課?”


“不然你以為,我有時間陪那群孩子天天玩兒老師帶寶寶的遊戲。”


溫情不解:“你既然不喜歡這事兒,為什麽要接?”


霍庭深往她麵前湊去。


溫情忙將身子往後縮了縮,他壞笑道:“為了離你更近一點。”


他說著挑眉:“我的課,所有北師大的學生和教職工都可以去,所以到時候,你記得去聽。”


溫情無語:“我才不去呢。”


霍庭深曖昧的靠近她:“難不成,你就隻想在床上聽我給你講題?”


她的臉毫無預兆的紅了,忙要躲開他。


可是他卻強勢的直接拉住她,就將她壓倒在床上吻住了她的唇。


溫情掙紮開:“霍庭深,不要。”


他聲音有些曖昧的道:“我說過的,隻要你不願意,我不會勉強你,但是現在這個吻,你必須得給我,因為,這是我幫你推掉拍宣傳畫報的條件。”


他邪魅,再次壓著她,繾綣的吻著。


溫情閉著雙眸,被吻到飄飄然,可片刻後,她卻忽然反應過來,一用力的將他推開,坐起身,捂住自己的衣服,瞪向他。


“霍庭深,你這個騙子,”他分明說了,隻吻的,可是他的手卻……摸了她的……她的……


她緊緊地捂著自己身前的衣服,臉紅,既因為生氣,又有些害羞。


這還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清醒著的時候,被男人給摸了。


這跟之前和好好一起去洗澡的時候,被她耍流氓偷摸一下的感覺不同。


剛剛,她有那麽一瞬,酥酥麻麻的,好奇怪。


霍庭深看著她,邪性的勾著唇角,在她耳畔吐氣輕語:“溫小情,你剛剛是不是有感覺了。”


溫情忙捂住他的嘴:“霍庭深,你要是再胡說八道,我可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霍庭深耍賴的往後一躺:“來吧,隨便欺負我,我不會反抗你的。”


溫情無語,她真想要一個別人眼中的霍三爺啊,為什麽眼前這一隻卻不是。


霍庭深看到她一臉的無奈,笑著坐起身,捏了捏她的臉頰。


“你這女人真的沒救了,你說,你跟高默然在一起的時候也這麽一板一眼嗎?”


溫情白他:“高默然比你老實,起碼他不會對我亂來。”


“那就證明他沒有那麽愛你。”


她瞪他:“我倒是覺得,那是因為他懂得尊重我。”


“別把愛情跟尊重扯在一起,我也尊重你,但是麵對自己喜歡的女人,男人若連撲倒的想法都沒有,那還算得上是男人嗎?”


“你就是歪理多。”


“嗬,爺說的都是真理,高默然能夠忍得住,是因為他不確定自己撲了你之後,能夠為你的餘生負責,但我能,你嫁嗎?”


溫情瞪他:“你的這雙三寸不爛之舌,就是專門來對付我的嗎?那豈不是太大材小用?我要學習了,你還是別跟我說話了。”


她拿起書來,看書,拒絕跟他繼續對話。


他實在是太能給人洗腦了。


為什麽明明每次開始的時候,她都覺得他說的是歪理,可是說著說著,她就會越來越認同他的話呢。


霍庭深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那我去洗澡。”


他進了浴室,溫情輕輕的呼了一口氣。


她將書放在膝蓋上,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唇,眼神裏多了一抹疑惑。


為什麽……她越來越喜歡他的吻呢,她是瘋了吧。


霍庭深出來的時候,看著她的筆尖正在紙上窸窸窣窣的解題。


他上床坐下,“還有不會的地方嗎?”


溫情搖頭,她看向他問道:“對了,我們喝酒那天,真的見過校長的女兒嗎?我還說,她是女鬼了?”


霍庭深想到那晚的畫麵,不禁笑:“是見過。”


“你笑什麽。”


“笑你當時以為我被女鬼纏上了,膽戰心驚的把我拉到身邊保護我的樣子呀,特別可愛。”


溫情瞪他,臉紅。


都說過了,人艱不拆,可他就偏要撿著艱難的用力拆。


真黑心。


她賭氣道:“那你就沒覺得,校長家女兒長的特別好看,特別配你?她可是超級超級崇拜你這個留學生裏的神話人物,迷戀你迷戀的不得了。”


霍庭深勾唇,心情很是愉悅:“原來,你吃醋的樣子,比保護我的樣子,更可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