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真正的超級學霸霍庭深
loading...

彭南書抱懷:“我覺得,我有必要給你普及一下三爺的一些信息了,做為比他小五歲,卻是他低了九屆的大學學妹,我想我最有資格發言了。他可是初中高中跳了兩級,22歲拿下了碩士學位的超級學霸。


畢業後,他進入家族企業任職,兩年時間,就將企業的業績拉到了全國十強之一,在我們學校的那個華人圈子裏,他就算是半個神話了。如果說,要在北城找一個人來北師大做企業管理方麵的講師的話,這個人,一定非三爺莫屬。”


溫情驚訝不已,霍庭深竟然這麽牛?她真的完全不知道。


眼看著溫情似乎真的什麽也不知道,彭南書表情裏帶著幾分不屑,看來她高估這個女人了。


也對,認識小四爺,不見得就能跟三爺說得上話,畢竟,三爺那麽高高在上,哪兒是這麽一個大學輔導員能夠觸的著的人。


她嘖嘖搖頭:“算了,剛剛的提議,就當我沒說吧。”


她轉身,高傲的往校長辦公室走去,不再打算跟溫情這樣的小角色廢話。


溫情看了彭南書的背影一眼後,也轉身離開了。


她從辦公樓出來後,直接來到了體育場門口。


沒過多會兒,霍霆仁跟著校體育隊的人就一起出來了。


老遠看到溫情,霍霆仁自己一個人先跑了過來:“三嫂,我跟你說,我把校隊裏兩個拖後腿的隊員給換掉了,這次,我們學校穩贏,你可別忘了你答應我的條件。”


溫情無語的看他:“所以,你是為了贏球,才跟學校裏談判,隻要換掉兩個人,就去拍學校宣傳冊的?”


“這事兒你知道啦,我還準備下午打完比賽再告訴你呢。”


溫情抬手拍了他胳膊一下:“你小子這事兒怎麽也不跟我商量一下。”


“不就拍兩張照片嗎,有什麽好商量的。”


“這是拍兩張照片的事兒嗎,”她無語,斜他:“現在因為你,我都被塞進去了。”


“什麽意思呀?”霍霆仁不解:“我答應這事兒,跟你有什麽關係了?”


“校長剛剛找我,讓我以學生代表的身份,跟你搭夥一起去拍宣傳冊,我拒絕了,校長說,男生代表選的是你,我本來以為,你一定會拒絕,所以就跟校長說,隻要你參加,我就參加,我哪兒知道,一向不愛湊熱鬧的你,竟然會答應這件事兒呢。”


聽溫情這麽一說,霍霆仁倒是哈哈的笑了起來:“要不要這麽巧呀。”


“這是巧嗎?是我倒黴好不好,我一個已經畢了業,做了輔導員的人,竟然還要做學生代表,多搞笑,那些想做學生代表的女生們,還不背地裏罵死我呀。”


霍霆仁隨性的將手臂搭在了溫情的肩上:“沒事兒三嫂,要是有人敢嘲笑你,你就告訴我三哥,我三哥一準兒幫你收拾她們。”


她嘶了一聲,白他一眼,將她肩頭他的手臂抖開:“你小子,還敢打趣我,找打呀。”


霍霆仁哈哈笑道:“當著我三哥的麵兒,我不敢打趣你,那我還不得背地裏,多打趣一下呀。”


她無語:“行了你,我都鬱悶死了,這可怎麽辦,我怎麽才能把這事兒給推出去呀。”


“這還不簡單,我有辦法。”


她一聽,來勁了:“什麽辦法?”


霍霆仁湊在她耳畔道:“你去找我三哥撒個嬌,求幫忙,沒有什麽事兒,是我三哥辦不到的。”


她抬手就掐他,霍霆仁吃痛:“哎喲,三嫂,你要謀殺親小叔子呀。”


她白他一眼:“我看我直接掐死你算了。”


她轉身就往校門口走去。


霍霆仁跟了上來,“三嫂,你別不信,隻要你願意,我三哥妥妥的都能幫你辦了。”


“你還是閉上你的金口吧,”她說著,想到什麽似的問道:“我問你,你三哥以前念書真的很厲害嗎?”


霍霆仁看她:“你怎麽想起來問這個了。”


“我聽說,學校聘請你三個來咱們係給學生將企業管理。”


“不會吧,”霍霆仁驚訝不已的看向她。


“我剛剛去校長辦公室出來,聽校長的女兒說的,她還說,你三哥已經答應了,這事兒應該不會假吧。”


“那我三哥跟你說過了嗎?”


溫情搖頭:“沒有。”


霍霆仁鬆了一口氣:“那就沒有什麽可信度了,嚇我一跳。”


“你害怕什麽?”


“害怕倒不至於,隻是,若你親哥哥給你當老師,你別不別扭?”


這麽一聽……倒也的確是的。


“當然,我三哥念書的時候,成績的確很厲害,據說,他是那種上課時,老師講一遍的內容,他就能學會並記住,直接舉一反三的類型。


你是沒看到家裏那一櫃子被他鎖起來的證書和獎杯,不然你也會被他嚇到的。”


聽霍霆仁這樣說,溫情想起了霍庭深給她講高數題的那晚。


她的確是被霍庭深的解題能力嚇到了。


畢竟她在理科方麵不是太慫的人,那本書上的題目,也的確是曆年來的難題匯總,可在他的指導下,她卻能很輕易的就解出答案。


當時她是覺得他很厲害,可沒想到,他竟然厲害到了這種程度。


晚上回到家吃飯的時候,溫情有些心事重重的。


剛剛回來的路上,她接到了黃老師的電話。


黃老師聽說,學校裏內定下了學生代表是她和霆仁。


黃老師還說,“有些學生聽到了這個消息後,在論壇裏鬧開了,問為什麽學校裏這麽多在校女生不用,卻要找一個已經畢業的輔導員做學生代表。這事兒,你怕是躺槍了。”


霍庭深給她夾菜,她恍恍惚惚的吃了。


見狀,霍庭深放下了筷子,看向她:“溫小情。”


溫情回神,看他:“你說什麽了嗎?”


“發生什麽事兒了嗎,你怎麽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溫情搖頭:“沒事。”


可她才剛一說完,就想起了下午時,霍霆仁跟她說過的話。


她抿唇,想了想看著他又道:“霍庭深,你幫我個忙唄。”


“說。”


“學校要做宣傳冊,校長找我和霆仁做學生代表,可是我真的不願意,我想著,霆仁肯定不願意湊這熱鬧,所以就跟校長說,霆仁要是答應了我就去,哪曾想搬石頭砸腳了,霆仁事先就已經被說通了,我話都放出去了,總也不好反悔,所以……你幫我想個辦法脫身唄。”


她說著,對他嘻嘻一笑。


霍庭深挑眉:“幫了你,我有什麽好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