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我又不是那方麵不行
loading...

“咳……咳咳,”明明什麽都沒有喝,可是聽到霍庭深的話後,溫情被空氣嗆到了。


她盯著他的臉看了半響,確定他不是在開玩笑,這才道:“我對你負責?”


“怎麽,誰規定做了這種事情,隻能男人對女人負責的?你就不能對我負責了?”


她揚起下巴,氣勢上不能輸,不然就太難看了:“一個巴掌拍不響,要是你不願意,我還能硬撲倒你嗎?”


“沒錯,如果我反抗,你的確是搞不定我的,可我為什麽要反抗?我又不是不行。我雖是自願被你撲倒的,可這天底下,難道還有白嫖的道理?我人都被你睡了,你覺得,你現在還有資格跟我說什麽嗎?”


溫情要被他氣吐血了。


什麽叫得了便宜還賣乖,今天在這個資本家身上,真的是被展現的淋漓盡致了。


“你都自願了,怎麽能算是我的錯呢。”


看到她氣悶的想殺人的雙眸,霍庭深笑道:“沒你挑事兒,我跟誰自願去?即便我再自願,你做的就是你做的,賴也賴不掉。


你看,平常我也沒逼你吧,你不願意,我自然不會勉強你,所以我們就沒有做過出格的事兒。可昨晚,你要睡我,我願意,所以我們水到渠成。但我不掙紮,不代表你做錯的事情,就要由我來背黑鍋,這道理沒錯吧?”


溫情垂眸,怎麽……他越說,她就越覺得他說的挺有道理的呢。


他怎麽這麽會說?


他這嘴生來就開過光不成?


“昨晚喝酒這事兒,是你自己端著杯子,一杯一杯的倒進肚子裏的,我逼過你嗎?你因為自己的行為喝醉了,而我,成了你醉酒後發泄獸性的對象,即便我是自願的,你也得負責,這一點,你認還是不認?”


溫情臉憋的通紅,看著他,咬著內嘴唇,後悔不已。


她怎麽這麽倒黴,偏偏碰上了一個霍庭深。


喝醉一次碰到的是他,兩次還是他。


都說事不過三,第三次總該避開他了吧。


可就是這麽黴球,轉來轉去……又是他。


“本來呢我也沒打算逼你逼的這麽緊,但是今天見到你跟那個洛呈殊,還是李呈殊的有說有笑的樣子,我惱火,所以,我現在要求你對我負責。”


“那你……想讓我怎麽負責。”


“兩個選擇,第一,做我老婆。第二,做我女朋友。”


她悶的歎口氣。


“怎麽,不滿意?那我再給你加兩個選項,換我做你老公,或者你男朋友。”


“這跟剛剛的那個,有什麽區別,”溫情看他,他還真會耍弄人。


“行,我心眼兒好,再給你加一個選項,從今天開始,晚上跟我一起睡。”


她瞪他:“你……”


翻來覆去,全都是這麽些選項。


“還不滿意?溫小情,你別太得寸進尺,我都讓步很多了。”


溫情盯著他一副‘老子很大度’的樣子,簡直崩潰極了。


如果繼續讓他牽著鼻子走,那她以後還要不要活了。


不行,不可以,她又不是傻子。


要反擊。


“你這五個選項,你還是自己留好吧,我一個都不選。”


霍庭深挑眉:“所以,你是打算不認賬?”


“這可不是認賬不認賬的問題,如你所說,昨晚我醉了,發生了什麽事情,我根本就不記得了,你現在口說無憑,那我憑什麽相信你的話呢?興許是你看我醉了,對我見色起意,所以就把我吃幹抹淨後,順勢把黑鍋扣到了我的頭上呢。”


溫情說完,很堅定的搖頭:“我不相信我是你說的那種人,所以,這黑鍋,我不背,你給的選項,我一個也不選。”


霍庭深盯著她看了片刻,竟是勾唇一笑:“溫小情,你變狡猾了。”


溫情撇嘴:“被你調教了這麽久,要是連這點長進都沒有,那我不是白在你身邊混了這麽久?”


聽她這麽一說,霍庭深爽朗的大笑了起來:“嗯,很好,溫小情,看在你變機靈了的份兒上,給你一個翻身的機會,你說吧,昨晚的事兒,怎麽解決。”


溫情想了想道:“不必解決,就讓它像第一次一樣,翻篇過去就可以了。”


“這個你休想,”他揚眉,看她。


溫情道:“你說,你本來打算不計較了,是因為我今天遇到了呈殊哥哥……”


她正說著,他冷眼斜了她一記,她忙改口道:“舊相識,所以你才要計較的,可我跟這個舊相識又沒有什麽的,你何必要這樣呢?”


“你說你小時候喜歡過他。”


“小時候的喜歡,跟長大了以後的喜歡是不同的,這點我還是懂的。”


“所以,你想說明什麽?”


“我就隻想說,我跟他之間沒有你想的那種感情。”


霍庭深挑眉:“那我跟他,誰重要?”


“你能別問這麽無聊的問題嗎。”


“必須選一個。”


溫情有的時候覺得霍庭深真的太幼稚了。


“你,”溫情無語,她又不傻,這時候,她死都不會選擇呈殊哥哥的,她可不想被霍庭深盯上。


霍庭深勾唇:“這話不違背你的良心?”


“我們朝夕相處這麽久,你對我連這點信任都沒有?還好意思說喜歡我?”


“那好,看在你態度這麽誠懇的份兒上,剛剛的前四條選項,我全都抹掉,你重新選擇,第一,以後跟我睡,但我不碰你。第二,以後我們各睡各的,但昨晚那件事兒,你要跟我做。”


溫情凝眉:“你不要臉。”


“男人開了葷,哪兒那麽容易改吃素的。趕緊選擇吧,樓下還等著我們下去吃飯呢。”


“我不選。”


“那我就默認,你選第二項了,”他說完,轉身就要下樓。


溫情忙道:“我選第一項。”


她才不要跟他做。


反正他們在一張床上睡過無數次了,她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


可若讓她清醒著,跟他做昨晚的那件事兒,她絕對做不到。


想想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太害羞了。


霍庭深回身,瞥她一眼:“你還真是一點虧都不吃。”


他說完,就打開門出去了。


可是離開了房間後,他的唇角上,卻掛上了一抹邪笑。


他隻是稍微轉了個圈,就把她勾住了。


這小丫頭,真以為她開竅了呢,結果……還是這麽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