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別人的話,沒那麽重要
loading...

回到別墅,溫情跑回自己的房間,悶悶的坐在窗邊。


霍庭深進來的時候,她在晃神,什麽也沒有聽到。


他走到她身後,彎身抱住了她。


她嚇了一跳,往一旁閃了一下。


霍庭深鬆開她,笑道:“你想什麽呢,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沒什麽,”她尷尬的咧嘴笑了笑。


“老陳說,你剛剛去過醫院,是有哪兒不舒服嗎?”


溫情的心緊了一下,搖頭:“沒有,我去探望了一個朋友。”


“同事?”


溫情不想騙人:“高默然。”


“他在醫院?”


“嗯。”


“病了?”


溫情搖頭:“車禍。”


“看你這表情,他很嚴重。”


“我也不知道,我沒有進去見他,”她看向他:“好好跟我說,她聽說高默然出車禍,腿可能廢了,所以我才過去的。”


“那你怎麽又沒進去問問情況。”


溫情垂眸,輕咬著唇角,眼眶裏帶著濕氣。


看到她這副樣子,霍庭深心裏一陣不爽,這女人,該不會是還愛著那個男人吧。


“溫小情,你在想什麽?”


他自認為,這雙眼睛能夠犀利的看透人心,但偏偏,溫情是個例外。


溫情望著他,滿心的愧疚,有些話,她不知道還能跟誰訴說。


霍庭深此刻出現在她的麵前,讓她覺得,時機就是那麽剛好。


她伸手抓住霍庭深的袖口,一副流浪貓找到了主人的模樣:“是我害的。”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是我害了高默然,那天他去找我,質問了我為什麽沒有告訴他,我是白家私生女的事情,我因為他偷偷調查我,而覺得很生氣,所以就……說了很多難聽的話,他是在那之後出了車禍的。


高默然一向是個很敏感的人,如果那天,我沒有說那麽多讓他難堪的話,他或許就不會出事了,都是我害了他。白雪說的對,我就是個不吉利的人,誰沾惹上我,都不會有好下場。”


溫情說著,垂眸,努力的克製自己,不讓悲傷泛濫。


霍庭深蹙眉,白雪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惡語傷人。


他眼神裏,夾雜著怒氣,將溫情拉進了自己的懷裏。


“高默然出車禍,跟你有什麽關係,那是他自己的命不好,你也對我說過難聽的話,我現在還不是照樣好好的活著?”


溫情呼口氣:“可他……”


“沒有可是,把你的傷心收起來,別把任何過錯都攬到自己的身上,別人觸及你的底線,你說幾句難聽的話,這再正常不過,難不成,別人傷了你,你還要笑給別人看嗎?這世界上,沒有這樣的道理。”


溫情心裏還是無法平靜。


霍庭深鬆開她,捧著她的臉:“別因為別人的話,就給自己定罪,別人的話,沒有那麽重要,你自己活的坦然就足夠了。你告訴我,你心裏希望他落得這個下場嗎?”


她堅定的搖頭。


霍庭深點頭:“這就可以了,人各有命富貴在天,古人的話,誠不欺人。”


溫情看著他,多感激此刻,有人能夠站在她身邊這樣寬慰她。


或許,霍庭深是別人口中的惡魔,但他卻一定是她的天使,一定是。


……


第二天上午,溫情正忙著,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正要出門的黃老師將門打開,見門口的人是老校長,她驚訝道:“林校長。”


聽到這三個字,辦公室裏的另外三個人,都轉頭看向門口的林優樂。


幾天不見,林優樂也憔悴了不少。


她看向溫情:“小溫,有時間嗎,出來跟我談談吧。”


她人都找上門來了,溫情也無法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駁了她的麵子。


她起身,走到門口,“我們去樓下談吧。”


她的表情很冷清。


來兩人一起下樓來,進了辦公樓前的涼亭。


林優樂坐下,歎口氣:“溫情,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心地很善良的姑娘。”


“心地善良的人,多沒有好報,林校長,您還是不要拐彎抹角了,直接說您的來意吧。”


“之前我聽默然說,你是白家人。”


溫情蹙眉,還不等說什麽,林優樂道:“我為我過去辱罵你是孤兒的行為,向你道歉。”


“不必了,我並不認為,以後我們還會有什麽瓜葛,所以道歉還是免了吧。”


“溫情,我知道,以前我的行為有些過分,可是這次來,我是希望你能夠去一趟醫院看看默然,昨天,我跟你說的那個2號床的病人,其實就是默然,他出了車禍,腿……可能會廢,他現在已經自暴自棄了,我希望你能幫忙勸勸他,好好的人,怎麽能說廢就廢了呢。”


林優樂說著,一副莫名蒼老了好幾歲的麵容,寫滿了慈母的心痛。


溫情看著她,沉默了片刻後道:“我會去的,隻不過以後,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她說完,起身就要離開涼亭。


林優樂歎口氣道:“你要是早告訴我,你是白家人,我就不會那麽為難你們兩個,畢竟門當戶對,是高家長輩定下的規矩,做為高家兒媳,我也是無可奈何呀。”


“我跟高家,並不是門當戶對,林校長,你們高家的做事風格,真的配不上我。”


她說完,起身,離開。


林優樂凝眉,望著這個一身傲骨的姑娘。


即便到此刻,她也還是沒法兒喜歡她,太過驕傲的女孩子,多半都缺愛。


溫情來到醫院的時候,宋若還在。


隻不過,她不在病房,而是守在門口。


見溫情來了,她一臉警惕,聲音冷漠的上前擋住了溫情:“溫情,你有什麽資格來這兒,把高默然害成了這樣,你還憑什麽來見他,你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


溫情望向她,滿臉的清冷:“請來我這兒的,是高默然的母親,如果你不滿,就找她去理論,別跟我說話,因為我半個字,都不想跟你說。”


她繞過宋若,正要推門進去的時候,宋若咬牙切齒的道:“他的腿已經廢了,高家女主人的身份,你還想跟我搶嗎?”


溫情凝眉,回頭看向她,“所以,你來找他,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高家女主人的身份?”


“不然,我為什麽要跟一個看不上我的廢人糾纏?你以為我瘋了嗎?”宋若冷眼:“溫情,你也不用裝高尚,當初你跟高默然在一起,難道你敢說,你不是為了高家的地位,和他家的錢?”


溫情冷眼斜睨了她一記:“我不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