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車禍
loading...

溫情不再考慮從霍家搬出去的事情。


如霍庭深所說,既然她搬出去了,他還是要跟來,那還不如留在他家更安全。


她將全部的專心都用在了學生身上。


霆仁很爭氣,成功的進入了校籃球隊成了主力。


因為他表現出的較強的領導力,讓他順利的征服了籃球隊裏的老球員,甘願讓他帶隊。


他給大家重新分工,沒聽打比賽,忙的不亦樂乎。


因為有霍霆仁在,溫情還是比較放心的。


周五下午,溫情正在操場上看比賽,就接到了老校長林優樂的電話。


“溫情,你來醫院找我一趟吧。”


“林女士,現在的你,已經不是我的老領導了,我好像沒有理由繼續被你牽著鼻子走了吧。”


“這次找你,是為了默然。”


“如果是高默然的事情,那我就更不能去了,我怕三爺誤會,要避嫌。”


溫情是故意這樣說的。


“就當是我拜托你,你可以不見我,可是……你能去人民醫院vip病室骨科,去幫我探望一下2床的那個病人嗎,溫情,我從沒有求過你吧,就這一次,你幫我……勸勸那個病人,行嗎?”


溫情凝眉,林優樂什麽意思。


幹嘛要讓她去勸這個病人。


“我沒時間。”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沒多會兒,林優樂發來短信:“溫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如果你不想看到默然死,就去看看吧,算我求你了。”


溫情看著短信,有一瞬的晃神。


那個病人……跟高默然的死活有什麽關係。


林優樂到底在鬧什麽把戲,她怎麽倒是糊塗了呢。


不管,林優樂一定沒安好心。


她將手機放進包裏,繼續觀看比賽。


下午下了班,溫情坐上了來接自己的陳師傅的車。


快要到別墅的時候,童好打來了電話。


好久沒聽到童好的聲音,她將手機接起,有些小開心:“好好。”


“姑娘,你聽說了沒有。”


“什麽?”


“渣男出事兒了。”


“哪個渣男。”


“傷了你的渣男能有多少?高默然呀。”


溫情凝眉,腦子裏想起了今天林優樂給她打電話時那份乞求的口氣。


她聲音沉靜的道:“他能出什麽事兒啊?”


“車禍,據說可能會變成瘸子。”


溫情驚訝的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唇,表情明顯是被嚇到了。


“好好,你沒搞錯吧。”


“怎麽會搞錯呢,嫣然昨天陪宋若那朵盛世白蓮去看過高默然,可是被趕出來了,她跟我說,高默然的樣子可嚇人了,你說,高默然這算不算是報應呀,這報應,還真是嚴重了點兒。”


溫情一直沉默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姑娘,你在想什麽呢。”


“我也不知道。”


“其實想想,高默然往日裏待你倒是真的不錯,因為你,我們也都沾了他不少的光,如果他沒有跟宋若搞破鞋,我其實對他的印象真的挺好的。說真的,當初你不也打算畢業以後跟他結婚的嗎,要是沒出那幺蛾子,你們現在,大概已經是小夫妻了吧。那麽英俊的小夥子變成了瘸子,嘖嘖,可惜了,對吧。”


……


司機將車停在了別墅的門口。


溫情沒有動,她腦子裏,還在想著剛剛童好的話。


高默然出車禍腿廢了……


說完全無動於衷,是不可能的,畢竟,高默然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情犢初開。


那麽活潑開朗的一個人,腿卻廢了,這對他來說,會是這樣的打擊。


她也無法想象。


駕駛座上,陳師傅問道:“溫小姐,到了。”


溫情回神,想了想,對司機道:“陳師傅,送我去一趟人民醫院吧。”


“現在嗎?”


“是的。”


“好的,溫小姐。”


車開到醫院住院部門口,溫情自己上了樓。


來到vip病區,他悄聲走到了2床病房門外。


溫情隔著門上的玻璃往裏看去,病床上的男人,是高默然。


他正在麵目猙獰的看著背對著門的女人。


那女人的背影,溫情隻消一眼,就可以確認,那是宋若。


“滾,我讓你滾,誰需要你來看我了,誰需要你來假惺惺了,都怪你,都是你害了我,如果不是你,我會淪落至此嗎,宋若,你給我滾出去。”


宋若也是哭的好不傷心的喊道:“你別再等了,她不會來的,她不愛你了,如果她真的愛你,怎麽可能會在發生了那件事兒後,連半分機會都不給你,就讓你出局,她甚至都沒有鬧過,不是嗎。


真愛你的人,不會在麵對你出軌後還無動於衷的,高默然,你醒醒吧,為什麽直到現在,你還是拎不清楚,當初溫情接受你,是因為你的執著感動了她,不是愛,不是愛。”


門口的溫情微微握拳。


宋若擦了擦眼淚:“害你淪落至此的,不是我,是她溫情,那天,你為什麽要去學校找她。如果你不去找她,你怎麽可能會出車禍,你不車禍的話,腿又怎麽會受傷,明明是她的錯,為什麽你總要把所有的過錯,都賴在我的身上,高默然,她對你的感情是假,可我對你的感情是真啊。”


溫情的心一緊,他是去學校找她那天出的車禍?


她往後退開兩步,想到那天她對他說的那些話,她的心裏一陣愧疚


是她……害了他嗎?


病房裏忽然沉默,就像此刻溫情的心一樣。


良久後,高默然道:“我永遠都不會怪她,因為我沒有資格。先追她的人,是我。先傷她的人,也是我。你走吧,別再出現在我的麵前了。”


溫情的心莫名的被扯的有些澀。


她轉身,快步離開了病區。


來到病房樓下,溫情快步上了車,對陳師傅道:“陳師傅,我們回去。”


“好的溫小姐。”


她沒有進去見高默然。


她也不能見他。


這種時候,她不知道自己該跟他說些什麽。


她心裏很難受。


難受不是因為自己有多愛那個男人,而是因為……自己沒有給予他一份真摯的愛情,卻讓他付出了自己的一條腿。


她雙手捂著臉頰,心裏一陣悲涼。


當年,白雪像是詛咒一般的話,在她耳邊響起:“溫情,你少把你媽的死怪在別人的頭上,她分明就是被你克死的,你這樣的孩子,這輩子都不會有人愛你的,愛上你的人,沾惹上你的人,全都不會有好下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