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臭不要臉的霍庭深
loading...

“那真是恭喜你了,”溫情聳肩:“住在風水那麽好的地方。”


霍庭深白了她一記:“你是故意氣我的?”


“不然,你想讓我說什麽?”


“我家風水好,辟邪,是不是跟你很配?”


“隻可惜,你沒打算賣,我也沒錢買。”


霍庭深淡定勾起了唇角,就是不上鉤是吧。


好。


“我家房子的確不打算買,可是我賣,你把我收了就可以了。”


“霍三爺你可真有意思,誰不知道,整個北城,身價最貴的男人就是你呀,我連你的房子都買不起,你這個人,我就更不敢高攀了。”


“那我要是給你打折呢?隻要你願意買,我免費贈送都行。”


溫情噗嗤一笑:“不要,保養不起。”


“我自行保養,你隻要負責經常給我的哥們上上油就可以了。”


“我買下你,還要給你哥們……”溫情猛然覺得,這話不對勁。


她看向他,見他憋笑的樣子。


她哼了一聲,這個臭不要臉的霍庭深。


“怎麽樣,這樁買賣,怎麽看都是你劃算吧。”


“便宜沒好貨,不買,不買,我不買,”溫情嘟嘴,佯裝生氣。


霍庭深搖頭樂了:“我真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麽軸的女人,軟硬都不吃,我現在倒是真心佩服那個沒長腦子的高默然了,能把你這塊骨頭啃下來,算他能。”


溫情努嘴,如果不是有過高默然這麽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給了她重重一擊。


或許,她也不會這麽抵觸這個男人。


畢竟,他真的很好。


霍庭深挑眉:“溫小情,你等著瞧吧,以後你一定會後悔為什麽沒有早點接受我的。”


溫情笑了笑,沒有應聲。


或許吧,可起碼現在的她,沒有勇氣接受他的感情。


也或者是……她現在還沒有做好準備,去迎接下一段感情。


回到家,霍庭深的心情跟剛剛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剛剛的冷若冰霜被取代,他對佟管家道:“準備晚餐,我跟溫老師十分鍾以後下來用餐。”


“好的,三爺。”


霍庭深和溫情上樓,佟管家心想,一向喜形不於色的三爺,最近變了好多。


第二天中午,溫情在食堂聽說,高默然又沒來上班。


下午的時候,新校長來上任了。


新校長是個八麵玲瓏的中年男人,一上任,就給各個係主任開了個會。


會議上,他給人留下了不錯的好印象。


會議結束後,他分專業的見了學校裏的老師和輔導員。


輪到溫情他們這一批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了。


溫情在黃老師離開校長室後,敲門走了進去。


她走上前,恭敬道:“校長,您好,我是工商管理專業大一新生的輔導員,溫情。”


“小溫是吧,你跟前任林校長之間的恩怨呢,我也多少聽說了一些,現在已經不是從前了,接下來,在工作上如果有什麽需要的,你就隻管跟我提,不用客氣,好吧?”


溫情有些尷尬:“多謝校長。”


“有個比較私人的問題,介意我問一下嗎?”


“校長請問。”


“溫小姐跟霍三爺是什麽特殊關係嗎?”


溫情凝眉,校長怎麽會跟她提起霍庭深?


溫情納悶,看向校長:“彭校長,我不明白……你問這個問題的意思。”


“小溫呀,你別誤會,就是之前聽說我要來這所學校任職,三爺交代我,讓我多多照顧照顧你,我有些好奇而已。”


溫情凝眉,這個霍庭深,幹嘛給她找這樣的麻煩呢。


“我以前給霍家小四爺做過一年的家教,我跟小四爺關係不錯,所以,也就沾了光,認識了三爺。”


“這樣啊,我聽三爺說,小四爺也在咱們學校,而且還是你帶的新生,這樣,有時間呢,你叫上小四爺,咱們一起出去吃頓飯。”


溫情禮貌的笑了笑:“彭校長,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可吃飯的事兒還是算了吧,小四爺不希望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會一直都很低調的,他不是很喜歡與陌生人接觸。”


有些話,她不敢說,但是借用霆仁的名義,倒是說的理直氣壯了。


“小四爺這麽敏感嗎?”


溫情點頭:“是的。”


“那改天,我約三爺一起出來用餐,到時候你也一起來吧,咱們就不邀請小四爺了。”


溫情愣了一下,她更加不想去好嗎。


這倒好,剛剛先幫霍霆仁摘出來了,現在想要再給自己摘,未免有些太駁人麵子了。


離開校長辦公室,她鬱悶。


之前林校長因為高默然討厭她。


現在的新校長,又因為霍庭深親近她。


這還真是個非黑即白的世道啊。


她現在算是鹹魚翻身了?


下午下了班,溫情跟黃老師聊著天出了辦公樓。


門外,高默然來了,正一臉嚴肅的站在門旁的花壇邊。


見到高默然,黃老師跟溫情打了聲招呼,就先走了。


高默然站在原地沒動,隻是直勾勾的盯著她看。


溫情遲疑了片刻後,走了過去。


高默然眼神中帶著血絲,下巴上胡子拉碴,完全沒有了往日裏陽光大男孩兒的樣子。


“你真的是白家人?”


溫情頓了一下,有些憤怒的喝了一聲:“高默然。”


她討厭這樣。


上次霍庭深調查她,現在,高默然也調查她。


知道她跟白家關係的人,越來越多,這讓她心裏很不安。


“為什麽你從來不告訴我,”高默然也有些惱怒:“我們在一起那麽久,你對我就連這一點點的信任都沒有嗎?”


高默然一臉的悲傷:“不管你認不認可,曾經的我,都是那麽的愛你,我對你,沒有任何秘密,可是你呢?”


“高默然,我說過的,不要調查我,”她的聲音裏帶著一抹淒涼:“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被旁人知道的秘密,既然不想提起,你就該知道,這秘密於我而言有多沉重。難不成,我要對著全世界的人說,我溫情,是白家人不要的私生女嗎,難道我要告訴所有人,白家人恨我入骨,恨不得我去死嗎?”


溫情眼神中帶著埋怨的望向他:“你知道從一出生,就注定要被父親拋棄的感受嗎,你知道一個人對父愛從憧憬到期待、再到失望和絕望的悲涼嗎?


你明明什麽都不懂,那你有什麽資格,在這裏質問我,為何要遮掩自己的傷口?現在,你把我愈合不了的傷口撕扯開來,看著我鮮血淋漓的站在你麵前,很痛快,是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