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原來,你也有軟肋
loading...

整個走廊裏,辦公室幾十個,可是……腳步聲卻在她身後停下了。


她害怕的不得了。


正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她捂著嘴巴,打了個驚嚇嗝。


敲門聲再次傳來。


她忙鬆開捂住嘴的手,雙手合十對搓,急喊道:“前輩,我……我走投無路,無可奈何,今夜留宿至此,希望前輩莫怪莫怪,我保證,不會打擾前輩休息,請前輩繞行,明天,我一定會給前輩燒紙,為前輩祈福的。”


門口,霍庭深凝眉,這個女人,說什麽呢。


“開門,是我。”


聽到這聲音,溫情剛剛心裏的緊張瞬間消散。


她忙轉身,將門打開,看到霍庭深的那一瞬,她心裏鬆了口氣:“怎麽是你。”


“不然你以為是誰?剛剛你在說什麽?”


“沒……沒什麽,”她搖了搖頭,極力表現的淡定一點:“你怎麽來了。”


他冷著張臉:“接你下班。”


“啊?我……加班呢。”


“跟鬼一起?”


溫情忙跺腳,捂住他的嘴:“你別亂說話。”


霍庭深勾唇:“所以,你剛剛以為,門口的人是鬼?”


他抬手,敲了她腦袋一下:“我一直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來,你也有軟肋。”


溫情斜了他一眼,鬆開捂著他嘴巴的手:“我沒有。”


“不然你剛剛說什麽燒紙呢?”


溫情臉微紅:“吭,沒什麽。”


她忙去打開櫃子,拿出自己的包,走向他:“走吧走吧,我們快走吧。”


溫情隨手關了辦公室的燈,推他出了辦公室。


或許是因為剛剛自己嚇唬了自己,還有點心有餘悸的原因。


她快走兩步,緊緊的跟在了他的身旁。


霍庭深側頭看她。


她不時的在回頭看。


他壞壞一笑,在她耳邊喊道:“喂。”


溫情嚇了一跳,尖聲一叫,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待反應過來,發現他是在故意嚇唬自己。


她不爽的順勢掐了他胳膊一下,哼了一聲就快步下了樓梯。


來到辦公樓門口,她仰頭呼了口氣,以後再也不要加班了。


畢竟……這個樓裏死過人是真的,就算沒有鬼,有些事情想想也覺得滲人。


霍庭深來到她身邊,淡定的看向她:“如果我不來,你是不是打算今晚就不回去了?”


溫情沒有做聲。


霍庭深勾唇:“剛剛我聽你說,你是走投無路,無可奈何,才決定留宿至此。”


她看向他:“都聽到了,你還問什麽?”


他唇角掛著邪笑:“那你現在又決定跟我回去的理由是什麽?怕鬼?還是不想讓我擔心?”


溫情剜他,不嘲笑她能死嗎?


不遠處的路上,有人散步正往這邊來,溫情怕被人看到,忙下了台階,走到車邊:“不走嗎?”


霍庭深跟過來,拉開車門上車。


他發動車子,可卻並沒有開走,“你今晚是想避開我?”


她努嘴:“我是真的有工作,所以才要加班的。”


“整個樓裏,隻有你一個人在加班,是因為就你能幹呢,還是因為你處理事情不夠及時,所以隻能加班?”


他說著,挑眉:“在我看來,都不是,所以結果隻有一個,你是為了躲著我。如果我今晚不來,你打算以後怎麽辦?”


溫情咬唇:“我沒打算以後怎麽樣,我就是覺得,既然說清楚了,就該保持距離,我們之間,隻能止步於朋友關係,不會更進一步。”


“所以呢,你打算以後都睡在辦公室?即便害怕,也要留宿在學校?”


“我本來是想,明天回大城家園去看看的,如果那邊還有狗仔,我就另外找地方租,從你家搬出來,”溫情說著,認真的看向他:“畢竟,我不能一直借宿在你家。”


“你覺得,昨晚說了那番話之後,我就會對你放手了?”


“起碼,我的心思你明白了,我想,你不會強人所難的。”


霍庭深側頭淡定的一笑,“溫情,遇上你,我算是撿著了一塊硬骨頭,可是既然這骨頭我都抓在手裏了,就不會丟,如果你覺得我給了你莫大的壓力,我可以稍微收斂幾分,但你別逃,你越逃,我撲的就會越厲害,嗯?”


溫情看著他,所以,那天晚上,她的話白說了?


“你是真的覺得,我跟你之間有希望?”


“你應該相信,事在人為,而不是一再的拒絕,”霍庭深發動車子,離開了這裏:“既然怕鬼,以後就不要深更半夜的一個人加班,要是某一天晚上,你想要躲著我,那你就跟我說一聲,我可以給你私人空間。”


溫情努嘴,未語。


霍庭深繼續道:“大部分的學校,都是建在墳場上的,為什麽隻有醫院和學校裏,這種恐怖的元素最多,你心裏一點數兒沒有?”


溫情咽了咽口水,轉頭白了他一眼:“你能別說了嗎?”


霍庭深勾唇:“我隻知道,如果你夜晚一個人在學校裏轉悠,看到一個人遊蕩,披頭散發的白衣同學,那最好不要上前搭訕,避免招惹了不幹淨的東西。”


溫情打了個冷顫,因為不遠處的草坪上,正有一個女生,披頭散發,穿著白衣服在慢悠悠的散著步。


她本能的抬手甩了他胳膊一下:“哎呀,霍庭深,你別嚇唬人好不好。”


霍庭深爽聲笑了起來。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女人打,他竟然還覺得很有意思。


溫情凝眉:“你還笑。”


“知道了你的弱點,我覺得很好笑,溫小情,你以後可小心了。”


“這算什麽弱點,我本來也不怕鬼,是你這鬼話講的太突然了好嗎,以前比這嚇人的我都聽過的。”


論好好講鬼故事的功力,那真的是能把人嚇的鑽被窩的。


猶記得那時候好好講完鬼故事,晚上宋若要起來上洗手間,都不敢一個人去,總要拉著她一起。


那些年,大半夜的,她不知道陪宋若一起去過多少次廁所。


可是以前,大概是因為太了解好好,所以才會覺得,故事就是故事,她並沒有多害怕。


但現在,霍庭深這麽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很容易有代入感的好嗎。


“你知道,全北城風水最好的地方在哪裏嗎?”


溫情看著他,“哪裏?”


“我家的別墅那裏,是整個北城風水最好的地方,你就沒有什麽想說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