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三爺對您,真令人羨慕
loading...

回學校的公交車上,她坐在後排,看到前排一個小女生的手機裏,正在翻看關於帝徽集團,出麵澄清霍庭深與程菲關係的新聞。


她唇角淺淺揚起,轉頭看向車窗外。


剛剛,在咖啡廳門口,與陳梓諾分開的時候,陳梓諾問她:“溫情,你為什麽要幫我?”


溫情當時沒有回答,隻是淡淡的笑了笑。


可是她自己心裏很清楚,她幫陳梓諾,隻是不希望,這個世界上出現第二個溫瑩瑩。


人都是為自己而活的,可是她母親也好,陳梓諾也好,似乎一直都在為別人活著。


為了別人,他們可以犧牲自己的身體。


為了別人,他們可以不顧自己的感受。


為了別人,他們可以忍受非常人所能忍的屈辱。


可即便這些別人,是他們至親的親人,他們這樣做,也是對不起自己的人生的。


保護自己的親人,照顧自己的親人有太多種方式,她不想讓陳梓諾跟她媽一樣,一步錯,步步錯,最後抱憾終生。


下午下了班,溫情出門上了霍庭深派來接自己的車。


一開始以為,這車大概是要回霍家別墅的。


可是眼看著車從開往霍家別墅的岔路口錯開,她納悶道:“我們是要去哪兒嗎?”


“溫小姐,老板隻說讓我接您去華彩工作室,別的沒吩咐。”


“華彩工作室?”她納悶,那不是上次把她打扮的花枝招展,卻被霍庭深好一通嘲諷的地方嗎。


司機知道的信息並不多,她也不好多問。


車剛開到華彩門口,華彩的老板親自出來將她接進了工作室裏。


進屋後,溫情發現霍庭深並不在。


倒是華彩的老板道:“溫小姐,您快請坐,禮服已經準備好了,我們這就給您上妝去赴宴。”


赴宴?


她被動坐下,掏出手機,撥打了霍庭深的電話。


手機一接通,溫情納悶道:“霍庭深,你又搞什麽鬼呢,什麽宴會啊。”


“一個老爺子在家裏組織的小型聚會,你打扮的漂亮點。”


“你都不跟我商量的嗎?”


“商量以後,結果會改變嗎?反正你若願意得去,不願意,我還是會讓你來的。”


溫情撇嘴:“就你事兒多。”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一旁的老板,不禁驚訝的眉心上挑。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敢這麽跟三爺說話的人。


霍庭深這三個字,更是沒聽任何人直呼過。


看來這位小姐,不簡單,得小心伺候著。


他親自去取了一件灰色的牡丹刺繡旗袍。


“溫小姐,這旗袍是三爺為您專門挑的。”


“三爺挑的?”她驚訝:“他來過?”


“上次,我們為您打扮過一次後,三爺就跟咱們國內著名的旗袍設計師預定了這件旗袍,半個月前,旗袍剛送來,一直給您存放在後麵的玻璃櫃裏。


要麽說三爺的眼光好,這半個月呀,不知道有多少名門閨秀來想要買這件旗袍呢,可是這位設計師,製作的都是手工刺繡的旗袍,每種花樣僅此一件,它早就已經是您的囊中之物了,三爺對您,那可真是令人羨慕呀。”


溫情盯著這件旗袍,凝眉。


上次,她穿禮服,霍庭深嘲笑了她一晚上。


這次,他又給她訂了一件老奶奶色的旗袍?


他是故意耍她的吧,真是神經病。


“我不穿這件,”溫情淡定的搖了搖頭。


老板急了:“別呀溫小姐,這可是三爺指定的衣服,您要不是不穿,他一生氣,我這小店就保不住了。”


“沒這麽誇張,他也不至於無聊成這樣。”


“真的,三爺打電話來說了,如果今晚,他看不到這件旗袍在您身上,那我這店也就不用開了。”


溫情無語,怎麽著,上次嘲笑她,還沒嘲笑夠是嗎?


“溫小姐,這旗袍,跟您氣質真的太襯了,您要不是不穿,太可惜了,真的。”


這老板,是在嘲笑她老氣嗎?


可是看到他可憐兮兮的樣子,溫情有些無奈。


她站起身,將旗袍拎起:“我去換。”


溫情從店裏出來之前,看了一眼鏡子裏的自己,也恍惚了一下,竟然並不老氣呢。


老板圍著溫情轉了兩圈:“哎喲,溫小姐,真的,我敢打包票,整個北城也找不出來第二個,能把這件旗袍穿的如此優雅、端莊的人了,這衣服穿在別人身上,或許顯得老氣橫秋,可是在您身上,真的是說不出的溫婉大方,大家閨秀的氣質,當如是,三爺眼光的確好。”


溫情看向他,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怪不得人家能開服裝店,真會說話。


司機開車,將溫情送到了山邊一處古色古香的私人別墅。


因為霍庭深還沒到,所以她就在車上等。


過了幾分鍾,有人敲車窗玻璃,幫她將車門打開。


溫情轉頭看去,是霍庭深。


她從車上下來,他的視線,像是掃描儀似的,在她身上上下掃視,看得她很是不舒服。


她凝眉,不悅道:“你這麽看著我幹什麽。”


霍庭深湊到她耳畔道:“想把你藏起來,不給別人看。”


這女人的身形凹凸有致的,怎麽穿什麽衣服都這麽好看。


溫情斜他,“這衣服可是你挑的,你少酸我。”


霍庭深的手指,輕輕在她額頭上叩了一下:“你這腦袋到底在想什麽呢,我是在誇你。”


她看他:“是自己挑的衣服,難看死也得死撐著誇獎的意思吧。”


“你就對自己這麽沒信心?這衣服,你穿很氣質。”


溫情看到他眼底的確定,臉微紅:“這是哪兒啊。”


霍庭深直接摟住她的腰:“這就是我說的那位老爺子的家,她是我好哥們傅景琛的外公。老爺子是為國家立過戰功的人,在北城很有權威,是整個北城,軍銜最高的老首長。”


這麽一聽,溫情心裏都覺得肅然起敬了。


他去按了門鈴,老管家出來,將兩人引進了別墅。


沿著蜿蜒的石階走了十幾米,這才來到一處鋪滿了草坪的院落裏。


院落裏已經有十幾個人,在觥籌交錯的彼此應酬。


溫情不知道老爺子是誰,但她一眼就先看到了人群裏的白安泰一家子。


她心裏一陣驚訝,他們怎麽也在這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