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白月跟霍庭深
loading...

下午,白南誠給溫情打電話,說晚上要跟她一起吃飯。


溫情下了班,從學校出來的時候,就直接上了他的車。


白南誠帶她來到天一老菜館。


兩人點了餐後,白南誠問道:“你最近怎麽樣?學校的工作適應的如何了?”


她得意的揚了揚眉:“我是誰,這種小事兒,當然是早就適應了。”


“你還能是誰,是我妹妹唄,”白南誠笑:“我還擔心你最近工作可能會忙,所以也不敢找你。”


溫情端起茶杯,喝了兩口水。


“對了,我這幾天看新聞說,霍庭深和那個女明星走的很近,你跟他……最近不怎麽往來了嗎?”


白南誠說這話的時候,也隻是試探。


可是他提起霍庭深,溫情本能的就有些抵觸這個話題。


畢竟,早上白月剛來找過她。


見溫情沒有說話,白南誠道:“嗬,你別多想,我最近快要被白月煩死了。”


她打量著他:“她又怎麽了?”


“她說自己看上霍庭深了,非霍庭深不嫁,還說要舍身去緩和霍白兩家的惡劣關係,總之……”白南誠歎口氣:“你可能想象不到她說這話的表情,她要不是我妹妹,我是真想甩她兩巴掌,讓她清醒。”


溫情垂眸一笑。


白南誠眼眸裏帶著溫情的寵溺。


“你這丫頭,笑什麽。當時看著你跟霍庭深走的那麽近,明知道他的目的,也知道他靠不住,勸你,你又不聽,知道那段時間我為了你的事兒,多操心嗎?


幸好,現在霍庭深將注意力從你身上轉移開了,你也能及時抽身,不至於落下太多的痛苦,聽哥的勸,以後,離他遠點兒,知道嗎?”


溫情看向他,努了努嘴,“我跟霍庭深,又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那你們是什麽關係?”


“朋友啊,嗯……他算是一個挺不錯的朋友。”


白南誠歎口氣:“你呀,還是太嫩了,那我問你,你把對方當朋友,他把你當什麽?”


溫情一頓,沒有做聲。


白南誠繼續道:“他把你當成了可以騙上床的女人,他身邊圍繞著他打轉的女人太多太多了,一旦你讓他得了手,那你覺得,你在他的眼中,還會是無比珍貴的珍寶嗎?”


溫情頓了一下,看向他。


白南誠說完,也是忽然間反應過什麽,才道:“你跟他不會是已經……”


“哥,”她蹙眉,不悅道:“別瞎說。”


白南誠鬆了一口氣:“我說你也不會做這麽糊塗的事情,以前溫阿姨吃過的虧,你就不要再去吃一次了,知道嗎?”


特別奇怪,明明知道白南誠是為了自己好。


可是這些話,從他嘴裏說出來,她真的覺得很別扭。


不過……


她還是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吃完飯,兩人從餐館出來。


白南誠將她送回了樓下。


溫情正要下車的時候,白南誠問道:“小情,哥問你件事兒。”


她解開安全帶,看向他:“什麽事兒。”


“你覺得……白月跟霍庭深兩個人,合適嗎?”


溫情看著他的眉眼緊蹙在了一起。


“你說我是你的妹妹,你不願意讓我羊入虎穴,可難道白月就不是你妹妹了?在你眼裏,我不可以,白月就可以的理由是什麽?”


白南誠忙搖頭:“不不不,小情,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沒有說你不如白月的意思,我不願意讓你靠近霍庭深,是因為你不懂得豪門世族裏,到底有多黑暗。你跟霍庭深走在一起,我怕你會受傷。


但是白月不一樣,雖然,我也極力反對白月想要嫁給霍庭深的這種想法,但如果我不管這件事兒的話,白月一定會由著性子胡來的。


到那時候,倒黴的不是她,是我背後經營的整個白氏,做為白氏集團現在的管理者,我不能由著白月亂來。可現在,任憑我怎麽看,都覺得白月跟霍庭深,是兩個世界的人。我是真的有些亂,所以才會問你這句話的。”


溫情不知道這解釋對自己到底有多少說服力。


她隻知道,自己不喜歡他將白月跟霍庭深兩個人放在一起說。


白月嗎?她憑什麽。


“不合適,這世界上,沒有比他們兩個在一起更不合適的了,白月不自量力,你難道也不知道你自己那個妹妹幾斤幾兩重嗎?霍庭深是個好人,一百個白月也配不上一個霍庭深。”


她說完,拉開車門下車,回頭冷著張臉,對白南誠道:“哥,我先回家了,你路上小心開車吧。”


她轉身就往樓裏走去。


看著她的背影,白南誠心裏警鈴大作。


這就是她把霍庭深當成了朋友,該有的樣子嗎?


他緊緊的握住方向盤。


這丫頭,分明就對霍庭深動了情。


如果他再繼續沉默,隻怕……


他拿起手機,找到了白月的電話。


白月依然不肯借。


他快速的回複了三個字:“我幫你。”


他發動車子離開。


車剛開到小區門口,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靠邊停車,接起手機:“喂。”


“你真要幫我?”


“沒錯,在我告訴你,具體要做什麽之前,你什麽都不要做,聽到沒有?”


“已經來不及了。”


白南誠凝眉:“你做了什麽?”


“我雇了大批的水軍,去黑那個程菲,哼,接下來,那個程菲可要倒黴了。”


白南誠喝道:“蠢貨。”


“你憑什麽罵我。”


“如果那霍庭深真的對程菲有男女之情,程菲出事,你以為,他會袖手旁觀嗎?就你這點小伎倆,隻要稍微調查,就能把你揪出來。到時候,你男人還沒釣到,就已經給對方留下了一塌糊塗的壞印象。”


白月一聽,急了:“哎呀,那現在怎麽辦呀。”


“能怎麽辦,把責任甩給別人,記住,接下來,不要再亂來了。”


“知道了知道了。”


溫情回到家,悶悶不樂的坐在沙發上。


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霍庭深打來的,她直接選擇無視。


都怪這個男人,不然她哪兒會惹這麽一肚子氣。


她呼口氣,不接不接就不接。


她將手機調成靜音,眼不見為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