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朝三暮四
loading...

回了辦公室,溫情將手機握在手裏。


猶豫了良久,這才打開了搜索引擎。


本想找關鍵詞‘程菲’的。


結果沒成想,程菲的名字,一直就在搜索排行榜上。


‘程菲與y姓富豪疑似戀愛中,粉絲扒兩人多次佩戴情侶飾品。’


新聞裏,還有圖有真相的,放出了網友實錘照片的微博截圖。


霍庭深右手小指上,帶著一枚戒指,與程菲右手無名指上戒指幾乎是同款。


溫情仔細回憶了一下,她認識的霍庭深,是從來沒有戴過戒指的。


難道,這是以前的照片?


畢竟,以前的霍庭深什麽樣子,她並不知道。


可是這種照片,看了也會讓人莫名的覺得心情不好。


溫情撇嘴,新聞無數條,她挨條看。


這邊還沒看完呢,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校長的電話,她心裏一沉,將手機接起:“喂,你好。”


“半個小時後,去一趟我辦公室。”


溫情鬱悶,要論這世上誰最能給她找麻煩,那這人,就真的是非高默然莫屬了。


她按照約定的時間,來到校長辦公室門口敲門。


裏麵傳來校長嚴肅的聲音:“請進。”


溫情推開門走進去的一刹那,愣了一下,霍庭深怎麽也會在這裏。


霍庭深看著她,勾唇一笑。


溫情對他點了點頭,鬱悶的走到校長辦公桌前。


“校長,您找我。”


“我是找你,有些話,我想,我跟你之間是說不明白了,所以呢,我就把霍總找來,大家最好一起說清楚。”


溫情沉默。


林優樂道:“聽霍總說,你現在是他的女人,那你應該知道,女人不該朝三暮四的道理吧。”


“校長,您有什麽話,還是明說吧,拐彎抹角的,不是您的風格。”


被當著霍庭深的麵兒懟了,林優樂臉上自然是掛不住的。


她不悅道:“我聽說,你今天又去招惹我家默然了,我記得,當初我們是說好了的,你留校,以後不要再跟默然有任何瓜葛,這一點,你應該還記得吧。”


哦溫情心中憤憤,這個林優樂,這是故意往她頭上扣屎盆子呢。


明知道,霍庭深已經宣布了她的主權,可林優樂還這樣說,這分明是要告訴霍庭深,她是個多麽不守婦道的女人。


如果是平常,她可以忍了。


但想到林優樂往日裏對她做的那些事情,再想到霍庭深在,他一定不會讓自己吃虧,既然如此,那何必再忍?幹脆,豁出去了。


她抿唇一笑:“林校長,我想,您的聽說應該沒有聽全吧,既然您想從別人口中聽說我的是是非非,那還是希望您能夠公平公正的明察秋毫,餐廳裏有監控,您盡管去調取監控看,今天到底是誰糾纏誰。


還有,我真的想要再跟您說一遍,你的兒子,在您眼中,或許優秀,但對於我來說,早就已經一毛不值了。打個不恰當的比喻,我想,這世界上應該不會有人惡心到,願意把掉進糞坑裏的糖再撿起來塞進嘴裏的吧。”


“你……”林優樂憤然,拍桌站起,手指向溫情:“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說話怎麽這麽難聽,沒有父母的孤兒,就可以不帶教養出門了嗎。”


霍庭深卻在這時候冷冷的開了口:“林校長。”


林優樂本是氣憤不已,可卻在聽到霍庭深的聲音時,將目光轉到了霍庭深的身上。


霍庭深的雙眸裏,帶著不怒自威。


“事情都不搞清楚,就把忙著談生意的人叫來,這就是你這個有父有母的人,給您養成的教養?”


林優樂忙道:“霍總,剛剛你也聽到了,這個丫頭說話實在是太難聽,她……”


“我隻聽到了,她說打了一個不恰當的比喻,這比喻很在理,如果你不要對號入座,那這所謂的比喻,根本就無傷大雅。


倒是林校長你,為師不尊,言語惡毒,處處傷人,做為北城師範大學的校長,你都不覺得自己有辱為人師表的禮儀嗎?”


眼看著霍庭深偏幫著溫情,林優樂心中即便再有怒火,也沒有辦法現在發泄。


她咬牙切齒的提醒自己,得忍。


畢竟,高家又不是霍家的對手。


霍庭深走向溫情,手自然的搭在溫情的肩上。


“這件事情,僅此一次,下不為例。還有,我的女人,我自己心裏有數,以後,林校長再想跟我告狀,就先搞清楚狀況。既然是你自己養了一個沒出息的兒子,就別天天往別人頭上潑髒水。


我這個人,最大的有點是護犢子,最大的缺點,也是這一點,所以,若你再對溫情伸手指指點點,那我也隻能對你們不客氣了。”


霍庭深說完,摟著溫情,轉身就離開了校長的辦公室。


兩人來到樓下,溫情抖了一下肩膀,將他搭在肩頭的手抖開,繞到一旁,跟他保持了幾分距離。


她不開心的望著霍庭深。


他戳了她額頭一下:“生氣了?”


溫情不悅,沒說話。


霍庭深邪笑:“你跟你的前男友拉拉扯扯,我都沒有生氣,你有什麽好生氣的?”


“你有什麽資格說我,你自己還不是跟大明星在一起勾肩搭背的。”


想到她昨晚也提起過這個話題。


霍庭深揚眉:“你不是說,你沒吃醋嗎。”


“我本來就沒吃醋。”


“沒吃醋的人,會拿這件事兒反反複複的說。”


“誰反反複複的說了,我隻是在適合的時機,用你的行為,反擊你,憑什麽就許你這個州官放火,不許我這百姓點燈?我又不是你什麽人。”


“最後一句,你再說一遍。”


他眼神一淩,往前一步。


眼看著他這樣子,是又要用老辦法收拾她。


她忙道:“而且,我沒有跟人拉拉扯扯,今天在餐廳,的確是他把我拽出去的,我是被動的那一個。”


“那你就不能甩開。”


“你哪次對我生拉硬拽的時候,我甩的開?”她無語:“我又不是個男人,有女人湊過來,明明甩得開也不甩。”


看她含槍夾棒的樣子,他忍不住有些想笑。


這女人,分明就是吃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