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不是清心寡欲的人
loading...

溫情無語,流氓。


他自然的將她往懷裏扯了扯:“困了,睡吧。”


溫情凝眉:“你這是又不走了?”


“不然你以為,我是半夜十點來悄悄看你一眼就離開的田螺姑娘?我不是清心寡欲的人,不搞那一套。”


溫情心中哀哉,這算怎麽個事兒。


她一個未嫁人的大姑娘,天天被他親親抱抱睡睡。


這樣下去,她還真的擺脫得了他嗎?


第二天一早,鬧鈴響起的時候,她翻身將手機關掉。


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發現昨晚睡在身邊的人已經不見了。


她起身,來到客廳裏,洗手間裏傳來窸窸窣窣的水聲。


她去喝了一杯涼白開,正要進廚房的時候,洗手間的門打開。


霍庭深身下裹著她那條,印著皮卡丘的卡哇伊浴巾。


他上身赤著,邊擦頭發邊看向她:“醒了?”


溫情忙將視線從他的腹肌上移開。


雙眸落在他左肩的時候,她清楚的看到了一塊很大的淤青。


她凝眉,上前:“你的肩膀……”


他側眸看了一眼,勾唇:“心疼了?要不要給我來個安慰吻。”


溫情有些惱火:“霍庭深,你這個人……你到底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


霍庭深淡定:“對你說的話,都是真的,受傷是真的,沒那麽嚴重也是真的。”


他指了指廚房:“今早吃什麽?”


雲果哼了一聲:“吃氣。”


她不悅的轉身進了廚房,做飯。


吃早餐的時候,溫情想到什麽似的道:“你覺得……白月這個惡人怎麽樣。”


“白月?誰?”


溫情努嘴:“白家長女,白月,你不是見過的嗎。”


“怎麽樣?你想問的是哪方麵?”


“就是站在男人的立場,看女人呀。”


霍庭深想也不想的毒舌道:“整容臉,刻薄麵,說話裝腔作勢。”


溫情驚訝:“你怎麽知道她整過容。”


“她的五官,不假嗎?”


溫情噗嗤一笑:“這麽看來,你對她的評價不怎麽樣。”


“怎麽會提她。”


溫情搖頭一笑,“沒什麽。”


莫名的,剛剛的壞心情全都消散了。


吃過早飯,兩人一起下樓,霍庭深要送她去學校。


車開出了小區,溫情看到了路旁的藥店。


她忙讓司機停車,自己下車跑進藥店買了一瓶活血化瘀的藥。


她重新回到車上,將藥遞給他。


霍庭深挑眉:“給我買的?”


“這藥是活血化瘀的,你自己回去把肩膀擦一下吧。”


霍庭深將藥接過,緊緊的攥在手裏。


被人關懷的感覺……很溫暖。


雖然傷是她給的,但她事後補的這顆棗,很甜。


這是不是可以證明,她還是很關心他的呢?


因為之前跟霍庭深說好了,以後不要讓霍家人來送午餐了。


所以,溫情中午也終於能跟同事們一起吃飯了。


她跟同辦公室的黃老師一起出現在教職工食堂,點完餐後,兩人坐下。


還不等開始吃,她身後,高默然也端著餐盤走了過來。


他放下餐盤,在她身邊坐下,溫情轉頭看向他,凝眉。


對麵,黃老師也是一陣尷尬。


這種情況下,她是不是該先避一避?


高默然沒有理會溫情的視線,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還不等溫情說什麽,他就邊吃邊道:“昨晚的新聞看過了嗎?”


溫情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低頭,吃飯。


黃婭猶豫了片刻,想到她現在若是走了,溫情的立場必然為難,索性就沒動,也吃起了飯。


“這就是有錢男人的真實生活寫照,我做錯了,我可以道歉可以懺悔,但是有些男人,他們的生活,本來就是那麽的豐富多彩。”


溫情將筷子放下,冷眼:“你到底想說什麽?”


“他對你根本就不是真心的,不然,也不會跟別的女人出雙入對,你若不想日後受傷,趁早把自己那份春心埋掉,不然它一旦發芽,受苦的還是你。”


溫情冷聲:“那我真是要謝謝高老師的提點了,隻不過,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高老師這麽上心。”


她說完看向黃婭:“黃老師,介意換個座位嗎?”


黃婭看了高默然一眼,沒有做聲。


溫情起身,一手端著自己的裁判,一手端起了黃婭的餐盤,往隔壁沒有人的桌子上走去。


黃婭見狀起身,也跟了過去。


一旁高默然沉悶的將筷子扔進了餐盤裏,起身,走到溫情身邊,拉起她的手腕就往外走去。


溫情急了:“高默然,你幹什麽。”


這裏可是教職工餐廳,他現在這樣做,大半教師都看到了。


高默然才不管這些,他一路拉著她的手腕,出了餐廳。


將她帶到餐廳樓後的空地上,將她壁咚在餐廳牆壁上。


“那你到底為什麽要這樣對我,為什麽。”


“高默然,你何苦糾纏,我說過的,分手後的兩人,是做不了朋友的,我現在對你做的這些事情,與對陌生人無異,我並不認為我這樣做有什麽不對的。”


“我都說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錯了,任何人都會犯錯,難道,你就不能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嗎。昨晚我調查過,那個霍庭深,以前也帶那個女星程菲一起去過巴厘島,你以為,他們在巴厘島,隻是單純的享受海風嗎?他和那女星是有實錘的。


為什麽他的行為,你可以偏袒,對我你卻如此冷漠?溫情,我錯了,可是,過往我對你的執著,對你的好,都是發自真心的,為什麽你就不能看看我的真心呢。”


溫情沉默片刻,這才道:“霍庭深跟女星的緋聞在前,遇到我在後。可你不一樣,你花了那麽多的時間和精力,讓我對你放下了芥蒂,可你卻……”


“那天我真的喝醉了,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麽,醒來就已經躺在她身邊了,我能怎麽辦?我也恨我自己,真的恨。”


“可你還記得嗎,出事後的第二天,我們在學校門口相遇,大雨下,你跟宋若並肩從你的車裏下來,你在為她撐傘。


如果你真的覺得對不起我,你會第一時間跟宋若擺脫一切關係,而不是繼續跟她走的那麽近,你們兩個人一起出現的畫麵,對我來說,本來就是傷害,你是真的不知道嗎?


高默然,我之所以恨你,是因為,曾經你給了我天堂,卻也把我推下了地獄,明明先開始這段感情的人是你,為什麽受傷買單的人,卻是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