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財大氣粗
loading...

這一夜,她又被霍庭深威脅了。


兩人在一張床上,什麽都不做。或者運動完後,分開睡。


任她選。


溫情知道,他既然說不會碰她,就真的不會碰她。


所以就老老實實的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霍庭深陪她吃過早餐後,就先回了北城。


溫情跟童好約好一起去逛街吃飯。


上午,兩個人一起看了電影。


從電影院出來,童好帶她去吃飯。


童好邊吃著邊問道:“誒,你這哥哥越看越帶勁,要不,你就咬咬牙,心一橫,把他介紹給我算了,反正這種男神丟給誰糟蹋不是糟蹋,給我,以後我給你做嫂子。”


溫情愧疚的看了童好一眼。


童好嘟嘴:“哎呀,你這是什麽表情嗎,要不要把為難寫的這麽明顯。”


“好好,我不是為難,其實……有件事我騙了你。”


童好正色了幾分:“什麽事啊。”


溫情將筷子放下,一本正經的看向她:“霍庭深不是我哥哥。”


“啊?”童好驚訝:“什麽情況啊,那天我親眼看到你買的那支筆……難不成,你那筆本來就是買給他的?”


“嗯,”溫情點頭:“其實,我之所以能夠重新頂替宋若留校,是我去求霍庭深幫忙的結果。當初,我是為了感激他,所以才會去給他買禮物的。可那時候,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跟你開口,所以才騙了你的。”


“哇……堂堂的帝徽集團的總裁,竟然給你一個大學生幫這種忙,姑娘,你老實交代,他不會是看上你了吧?”


溫情沉默,看了她一眼。


這個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童好雙手一拍,笑道:“我去,真的呀,我的親呀,你要飛黃騰達了,嫁給他,你可就是帝徽集團的少奶奶了,這是什麽概念……我要有一個豪門少奶奶的閨蜜了?”


溫情無語,這個女人,能不能有點立場,剛剛不是還要自己把她介紹給霍庭深的嗎,她都不生氣的嗎?


“誒誒誒,我跟你說,這支股,可比高默然那支股強悍太多了,你們什麽時候結婚呀。”


溫情歎口氣:“結什麽婚呀,你想太多了。”


“還沒到談婚論嫁的地步?那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牽手?接吻?上床?”


提起上床這兩個字。


溫情臉瞬間通紅。


童好雙手掩唇,一臉的驚訝:“什麽時候的事兒?”


“什麽?”


“你們什麽時候睡的。”


溫情撓了撓眉心:“我們是不是……該換一個話題。”


童好一本正經的擺了擺手:“換什麽話題,我就喜歡聊這個,快招快招。”


“高默然和宋若被我捉奸在床的那天。”


童好又是一驚:“啊?那天?”


“嗯,看到他背叛了我,我心裏太鬱悶了,所以就去酒吧喝了酒,你也知道,我酒品不怎麽樣,醒來以後,就發現自己在他房間,事實上,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那你能確定你們睡了?”


溫情臉紅:“半夜,我疼醒過一次,所以……確定。”


“疼醒……哈哈,原來這是個財大器粗的哥們呀,姑娘,你餘生有福了。”


“好好,咱們能正經點嗎,”溫情看著這平常把小黃文當飯吃的丫頭,有些無語。


“嘖,都是女人,不討論這個不是太沒意思了嗎。我跟你說,我要是有了男朋友,也會先愛後婚的,不睡,怎麽知道他那方麵技術怎麽樣,我可不想找個男人,卻去守活寡。人生漫長,還是要找個財大器粗的男人一起生活,才能安享晚年呀。”


溫情聽她這麽說,竟是哈哈一笑,不虧是她的好好,大膽又真實。


“你別光笑,我跟你說,你們結婚的時候,我要做伴娘啊,讓你家那口子,給我訂一件貴點兒的伴娘服。”


溫情嘖了一聲:“我都說了,你想的太多了。”


“怎麽,他光想睡,不想負責?”


“我們隻睡了那一次,至今為止,我們的關係都很純潔。”


“純潔?我又糊塗了,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呀,放著你這樣的尤物不睡?有毛病吧。”


“好好,他……是個好人,但卻不是適合我的人,”溫情表情嚴肅了幾分:“我跟他不合適。”


“哪裏不合適了,我覺得你們郎才女貌,再登對不過了。”


“你知道,他們這樣的門戶,都很講究門當戶對的,我跟他不光門不當戶不對,中間還隔了很多的東西。”


童好擔心:“他家人反對你了?”


溫情垂眸一笑。


童好鬱悶:“不會吧,明明是唯美的愛情,非要發展成八點檔的狗血偶像劇嗎?他不是帝徽集團的總裁嗎,連這點小問題都克服不了?”


“不是他的問題,是我不好,我……給不了他想要的愛情。”


“姑娘,我說,你不會是還愛著高默然那個渣男吧。”


溫情看向她:“好好,我跟你說過的,我不是孤兒。”


“我當然知道啊,我還知道,你有一個哥哥呢。”


溫情莫名嗓子有些幹燥,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我的生父,叫白安泰,現在是白氏集團的總裁。”


童好噤聲,盯著她的臉看,又一個重磅炸彈。


她們兩個同寢室四年,同吃同住,可小情卻從來沒有主動提起過她的家人。


她知道,小情很忌諱談論家人。


“我是白安泰的私生女,我媽……是被他們白家人唾棄的小三,我恨我爸,也恨白家人,因為,我媽是被他們逼的得了抑鬱症,自殺死的。”


“小情,”童好隔著桌子握住了她的手。


溫情苦笑:“從小到大,我親眼看到,我媽媽是怎麽被困在愛裏無法自拔,最後鬱鬱而終的,所以我最害怕的,就是愛情和男人。


你可能不知道,當初我接受高默然的時候,是用了多大的勇氣。我這樣的人,其實沒有那麽容易被打動,可一旦我決定付出愛情,那我就會全心全意。


可是……我的用心付出,換來了背叛。高默然他……給了我天堂,卻也把我推進了地獄,讓我再次恐懼愛情,也恐懼被愛。


現在,霍庭深對我說過的那些情話、那些誓言,曾經,高默然全都說過,可是,短短幾年,誓言就變成了謊言,所以……”


她搖了搖頭:“我接受不了他,我知道他是好人,可是我的心,容納不了愛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