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安慰她的方式
loading...

一旁白月一臉無辜:“三爺,對不起,我是不是……不該出現在這裏啊。”


不等霍庭深說什麽,溫情喝道:“夠了,你走。”


白月看到溫情的態度,一副受傷的模樣,她歎口氣,站起身:“小情,我知道你不想見到我,可是……我們終歸是一家人。”


“走啊。”


白月歎口氣,往門口走去。


可門打開後,她想到什麽似的又道:“對了,我前天遇到上次跟你相親的那位陳先生,他問我你最近怎麽總是不接他電話,還說他要是做錯了什麽可以改,讓你別不理他,小情,你的脾氣太倔了,要是不喜歡他,你可以拒絕他,別吊著人家,知道嗎?”


她說完,一臉楚楚的對霍庭深點了點頭離開。


出了包間,她眉心微挑。


霍三爺是知道溫情的身份,但霍四爺卻並不知道。


嗬,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明知道溫情是白家人,還跟她往來。


看來,白家人的身份,在霍三爺的眼裏,也不算什麽嘛。


隻要碾壓掉溫情,她還是有機會的。


天大的好消息呀。


服務員進來送了餐後離開。


溫情坐了片刻,站起身,垂眸沒有看霍庭深的眼睛:“我先走了。”


他聲音悠揚:“去哪兒?”


溫情呼口氣,明知故問:“先回家去了。”


“回家?去你那兒,還是白家?”


溫情忽的抬眼看向他:“你不是說,在你眼裏,我不是白家人的嗎,既然不是白家人,為什麽要問我是不是回白家?”


“我是怕你受了委屈,去找白家人拚命。”


溫情頓了一下,“我沒有那麽無聊,他們傷害不了我。”


她說完,拎起包要走。


他拉住她的手腕。


溫情低頭看向他。


他勾唇:“電燈泡已走,吃完燭光晚餐,我送你回去。”


“我沒有胃口了。”


“就因為那個白月?那需要我派人把她打一頓,幫你出氣嗎?”


溫情凝眉:“你別亂來。”


“那你就乖乖坐下,三個人一起來吃飯,最後卻隻剩我一個人,那算怎麽回事兒?”


溫情坐下,霍庭深遞給她一個酒杯:“要不要喝一杯?”


她很堅定的搖了搖頭:“不用了。”


“放心,就喝一小杯,我不會把你灌醉的,畢竟,你這酒品……令人堪憂。”


溫情猶豫了一下,將酒杯接過,可卻一口沒喝。


霍庭深看到她緊鎖的眉心,手自然的在她頭頂揉了揉。


“不過一個白家的大小姐,就讓你丟盔卸甲了?”


“我不是因為她。”


“剛剛霆仁的態度,傷了你吧。”


溫情心一緊,的確……很難過。


“他不知道內情,所以你不用理他。”


“但是,在他眼裏,我是白家人沒錯。”


想到從前霍霆仁在她麵前放鬆的嬉笑的樣子,再想到他剛剛的眼神。


溫情覺得,自己的身份,真的傷害到了霆仁。


霍庭深抿了一口紅酒,盯著一臉鬱悶的她看了片刻:“看來,溫老師現在很需要安慰。”


溫情看向他。


視線才觸及他雙眸,他已經傾身上前,吻住了她的唇。


她握著高腳杯的手一緊,死死的拽住了酒杯。


霍庭深鬆開她,可兩人的臉卻還貼的很近。


他的呼吸拂過她的臉頰,他的聲音邪魅的響起:“這紅酒的味道如何?嗯?”


溫情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我……我還沒喝呢。”


“那就再來一口。”


他說完,再次吻住她,這次,他的吻直接深入。


他口中紅酒的香氣,在她口中彌漫。


溫情恍然明白過來,他問酒香的意思。


他鬆開她,在她耳畔輕聲:“味道怎麽樣?”


她羞了一下,正要推開,他卻緊緊的摟住她的腰:“還沒嚐到,看來,我要再來一次了。”


“挺好的,”她看向他,表情認真:“有點澀,也很香。”


霍庭深笑,鬆開了她。


溫情怔了幾分,臉上的紅暈依然沒有褪去。


“霆仁的事情,你就不必再管了,他的意見,左右不了我的選擇,我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


“既然兩家有仇,那你離我遠一點,是對的。”


“怎麽,你承認自己是白家人了?”


溫情忙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別為了我,傷害了你自己的親人,霆仁很在乎你,我不想成為你跟你弟弟不合的理由。”


“他若真在乎我,就不該給我添堵,好了,這件事就說到這裏,吃飯。”


他將筷子遞給她。


溫情沒有動。


霍庭深挑眉:“吃飯,吃我,你選一個,當然,我更樂意你選擇後者。”


溫情看著他,在這種環境下,他還能若無其事的開玩笑逗她……


她搖頭一笑,將筷子接過。


“果然,到最後選的都不是我呀,嘖,你還真是個叛逆的女人。”


溫情抿了抿唇角,開始吃飯。


霍庭深沒有動筷子,隻是又喝了一口紅酒。


“我安慰了你,你就沒有什麽想跟我說的?”


溫情凝眉:“說……什麽?”


“陳先生的事兒。”


溫情頓了頓,他的關注點原來在這裏嗎?


“我沒什麽好說的。”


“都相過親了,還沒有什麽好說的?他長的怎麽樣,比我帥?性格怎麽樣,比我好?還是說……比我有魅力?”


她無語:“幹嘛拿自己跟他比。”


“因為你願意跟他相親,卻總是把我推到千裏之外。”


溫情歎口氣:“那個陳先生的全名,我已經不記得了,他長的沒你帥,性格我不太了解,畢竟隻接觸了不到五分鍾,而且我還一直在表現我的惡劣給他看,至於他的魅力,我沒有看到。


還有一點,我不是自願跟他見麵的,我是被白家那位強迫請回去,莫名其妙見到的。這件事,我能說的隻有這些了,足夠嗎?”


霍庭深得意,她沒看上那男人,很好。


“隻有五分鍾,那個男人就聯絡你,看來,他也被你迷住了,你打算怎麽辦?”


“我不認為自己有這樣的魅力,不管他的想法如何,反正我不會跟他往來,人與人之間的安全距離,我會保持好的。”


“那,跟我之間呢?這份安全距離還在嗎?”


溫情想到剛剛的親密接觸,臉微微一紅:“在怎麽樣,不在又怎麽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