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要你厭倦
loading...

一連幾天,霍庭深中午派人給她送飯,晚上不管早晚,都去她家吃飯。


兩人莫名其妙的又成了飯友。


溫情幾次三番的跟他提,要讓他跟自己保持距離的事情。


可他卻全都當成了耳旁風。


他說了:“想要擺脫我,隻有兩個辦法,第一,讓我睡你睡到厭倦。第二,我死。”


溫情看到他這副態度,就隻能等了。


她相信,總有一天,高高在上的他,一定會因為這種追女人的把戲而感到厭煩的。


一個月晃眼就過去了,十一假期之前,溫情給她帶的學生們開了個班會,囑咐了假期的安全問題,也順便登記了一下不離校的同學名單。


她給這幾個同學單獨建了個群,說好了這段時間有事兒就給她打電話。


從教室出來的時候,霍霆仁追了出來。


“溫老師。”


溫情站定,看向他:“哦,霆仁,怎麽了?”


“一會兒有車來接我,你跟我一起走吧。”


“去哪兒?”


“吃飯啊,我哥說,讓我順便捎上你。”


溫情無語:“我不去。”


“那可不行,我哥說了,我可以不去,但是你不行。”


兩人正說著話,係裏有兩個女生走了過來。


其中一個走到溫情身前,嬌羞羞的道:“溫老師,你上次說,可以幫我介紹打工的地方來著,正好十一放假了,你能幫我聯係一下嗎?”


溫情點頭:“行,我一會兒給你發咖啡店老板的信息吧。”


“謝謝溫老師。”


女生不好意思的望向霍霆仁:“霍同學,你好。”


霍霆仁拽拽的,冷淡淡的看也沒看對方一眼,隻是點了點頭。


女生尷尬了幾分:“那……溫老師,我先回去了。”


“好啊,”溫情點頭。


女生離開後,溫情抬腳踹了霍霆仁小腿肚子一下:“人家跟你打招呼呢。”


霍霆仁吃痛,嘶了一聲:“三嫂,你怎麽對我家暴呢,你這樣,小心我在我三哥麵前告你狀。”


“那你去告狀啊。”


“你這是吃準了,我三哥一定會護犢子了是吧,你們這樣對我強行塞狗糧,會影響我身心成長的。”


“你少給我轉移話題,人家女生跟你的打招呼呢,你幹嘛愛答不理的。”


“首先,我分明跟她點過頭了。其次,全校想跟我打招呼的女生多了,我總不能挨個全都去搭理吧,那樣,你估計要天天被校長叫去辦公室訓話了。”


“嘖,你這麽炫耀自己,真的好嗎?”


霍霆仁抱懷一笑:“雖然有些不太好,但這是事實。”


他說著,手搭在了溫情的肩上:“哎呀三嫂,別囉嗦了,趕緊回去吧,不然我三哥要等急了。”


霍霆仁陪她去辦公樓取包,辦公樓門口,高默然正好下樓,兩人再次相遇。


溫情覺得,所謂冤家路窄,大概就是如此了。


見溫情身邊跟著一個男同學,高默然嫉妒心作祟,冷聲道:“聽說溫老師很受男同學的喜愛,看來這事兒是真的,隻是提醒一下溫老師,你現在是為人師表的輔導員,最好收斂一下你骨子裏的那股騷氣,不要禍害學校裏的無辜同學。”


聽有人這樣說溫情,霍霆仁一臉不悅,擋在了溫情身前,斜眼睨向高默然:“你誰呀,你算老幾,什麽事兒都沒弄清楚,就張口亂咬人。”


高默然冷漠的望向霍霆仁:“做為你們溫老師的前男友,我是在友好的提醒你,你們溫老師,可不是個一般的女人,沒點身份和背景的男人,是駕馭不了她的。”


霍霆仁冷聲:“既然你都已經是前任了,那我也提醒你一下,分手後還來惡心前任的男人,都是混蛋,我們溫老師甩了你,就算是懸崖勒馬。”


“你這同學還真是不識好歹。”


溫情拉住還要跟他理論的霍霆仁的手腕:“霆仁,算了,你去校門口等我吧,我很快就出去。”


“那不行,我怎麽知道我離開後,他會不會欺負你呢。”


“這裏是辦公樓,沒人欺負的了我,聽話,去吧。”


霍霆仁瞪了高默然一眼:“離我們溫老師遠點兒,不然饒不了你。”


他離開後,溫情斜了高默然一眼後,邁步上台階。


高默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是不是離了男人,就沒法兒活了?既然這樣,當初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是怎麽裝了那麽久的?”


溫情失望的回頭看向他:“高默然,羞辱我,你的心裏就會舒服了嗎?”


“是,一想到你對我的那些背叛和欺騙,羞辱你,就會讓我很痛快。”


她不屑一笑:“是嗎?原來,背叛和欺騙對方的人,是我呀。好吧,那你就繼續吧,我倒要看看,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我的身上後,你會有多快樂。”


她將自己的手腕往外甩了一下,卻沒有甩開。


她冷眼:“鬆手,我還要急著去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呢。”


“你……”高默然滿臉的怒氣。


她冷笑:“怎麽,難不成你還在期待,我這個你口中的不要臉的女人,會重新再回頭看你?別妄想了,你這樣的男人,配不上我。”


高默然鬆開手,溫情頭也不會的上樓。


回辦公室取了包下來的時候,高默然還站在原地。


溫情冷漠的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高默然聲音不大的道:“你一晚上多少錢?”


溫情腳步一頓,看向他:“你說什麽?”


“既然他們都可以,為什麽我不可以?你一晚上賣多少錢,我買你一夜,不,我出比他們高三倍的價錢。”


因為他的話,溫情憤怒到整個身子都在顫抖。


她的眼眶裏夾雜著霧氣,望著他。


高默然亦是滿目哀傷:“怎麽,你隻在我麵前清高嗎?你以為,你在我眼裏,還是那個冰清玉潔的心中女孩兒嗎?你不是了,現在的你,隻不過是個高級的妓女,僅此而已。”


她抬手就摑了他一巴掌。


這是從出事以來,溫情第一次如此憤怒。


“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你都他媽的跟多少男人睡過了,為什麽他們可以,我卻不可以。”


溫情眼裏的淚幾乎快要不爭氣的流出來了。


她仰了仰頭,將淚逼了回去。


“因為你不配,高默然,你就算傾家蕩產,我也不會跳上你的床,你別癡心妄想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