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想什麽呢
loading...

溫情的到來,讓霍家後廚忙成了一團亂。


她真心覺得挺愧疚的,畢竟時間已經不早了。


反觀一旁的霍庭深,翹著個二郎腿,看著電視,一派舒適之姿。


傭人送上來清洗好的菠蘿莓。


霍庭深直接連同水果盆,遞給她:“先吃點水果墊一墊吧。”


溫情接過,傭人離開後,她拘束的吃起了水果。


霍庭深想了想,湊近她問道:“對了,你喜歡吃什麽水果?”


“我?”溫情想了想:“香蕉。”


霍庭深曖昧一笑:“你喜歡的還真的是……又大又長呀,隻可惜,太軟了。”


溫情臉紅,斜她:“你想什麽呢。”


“香蕉難道不是又大又長?”


溫情憋悶:“我還喜歡吃芒果呢。”


霍庭深忍笑。


她不開心,正要把水果盆放下,不吃了的時候,霍庭深直接幫她將盆護住:“做為交換,告訴你,我最喜歡吃櫻桃。”


溫情看向他:“我還以為,你最喜歡吃的是榴蓮呢。”


“你這是在諷刺我?”


溫情笑著哼了一聲,繼續吃。


終於扳回一局,爽。


她一盆菠蘿莓吃完,身後佟管家也走了過來。


“三爺,溫小姐,可以開始用餐了。”


霍庭深看她:“走吧,吃飯去。”


兩人來到餐桌前的時候,嚇了溫情一跳。


才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阿姨們竟然做了十幾道菜……


她咽了咽口水,看向霍庭深。


他使了個眼色:“坐下吃啊。”


溫情不好意思的坐下。


佟管家道:“溫小姐,我們也不知道您喜歡吃什麽,少爺說,您餓了,讓我們少量多種類的準備,您看看,這有沒有什麽不合您胃口的,我給您撤掉。”


“沒有沒有,勞煩大家了,謝謝你們。”


“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溫小姐不必客氣。”


“佟管家,你先帶大家出去吧。”霍庭深知道,她不喜歡吃飯的時候被這麽多人圍著,所以就先將大家支了出去。


人一走完,溫情立刻道:“你怎麽讓人準備了這麽多菜啊,我們吃不完的。”


“我說了,比照喂豬的量準備,如果倒進豬槽,這些未必夠豬吃。”


溫情嗔怒:“霍庭深。”


霍庭深爽聲大笑:“好好好,不逗你了,你快吃吧。”


他說著,就幫她夾起了菜。


溫情撇了撇嘴,大口的吃了起來。


霍庭深隻吃了幾口,中途就接了個電話,去了一趟書房。


等他忙完出來的時候,溫情已經吃飽了,她的包挎在身上,一副要走的樣子。


霍庭深納悶:“吃飽了?”


“是啊,時間不早了,我得趕緊回去了。”


“哪有兩個人吃飯,隻一個人吃飽了,就要先走的道理?我還沒吃完呢,過來陪我一起。”


他說著,走到餐桌邊坐下。


溫情無語:“這是你家,你自己吃嗎,再過十分鍾,就沒有公交車了。”


“沒有正好,你今晚不走了。”


“我不,”溫情很堅定的拒絕了他的提議。


她堅決不要再與狼同住,太危險了。


霍庭深眼神一淩,看向她:“可是今晚,你反對無效,你必須留下。”


溫情警惕:“霍庭深,你又想使什麽壞呢。”


“使壞?”霍庭深搖頭一笑:“你又在想什麽呢,我發現,你這小腦袋裏,一天到晚還真是淨想些汙的。你放心,今晚我不會讓你得到我的,讓你留下,是要讓你幫我幹點活兒。”


她無語,什麽叫他不會讓她得到啊,她本來也沒想要得到他好嗎。


她嘟嘴,不爽:“幹什麽活兒啊。”


“剛剛我接了一通電話,臨時要處理一份很重要的合作案,一會兒少康也會過來,到時候,你幫他一起協助我吧,人多力量大。”


溫情這才將包摘下,點了點頭:“那好吧。”


她重新坐在餐桌前,陪他一起吃飯。


他壞笑著問道:“剛剛我說,今晚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時,你的表情很失望。”


她瞪他:“你要是再談亂這個話題,我就要走了。”


他看著她,寵溺的一笑:“知道我最喜歡你什麽嗎?你的性格,真是某處的石頭,又臭又硬,可是你說,我為什麽會這麽喜歡呢?”


她撇他:“你有病唄,喜歡找虐。”


“大概吧,”他爽朗的笑了起來。


半個多小時後,林少康來了。


他抱著一摞文件,三個人一起去了霍庭深的書房。


三人分工,各自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開始忙碌了起來。


為了應對他們的臨時加班,佟管家讓人在廚房準備宵夜。


三個人從九點開始,一直忙到了淩晨一點。


霍庭深從書桌前抬眼的時候,就見溫情像貓一樣,趴在茶幾上睡著了。


他輕步走了過去,將她壓在胳膊下的文件慢慢的抽了出來,交給了林少康。


之後,他又輕輕的將她打橫抱起。


林少康見狀,忙去幫忙開門。


眼看著霍庭深將溫情抱上了樓,林少康嘖了兩聲。


這位溫老師,上輩子肯定不止拯救了銀河係那麽簡單。


第二天早上,溫情朦朧的醒來。


她打量了一下陌生的環境,猛的坐起。


這不是……霍庭深的房間嗎。


聽到浴室裏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她恍若做夢一般,自己什麽時候上樓來的?


她的視線觸及牆上的鍾表,整個腦子轟的一響。


完蛋了完蛋了,七點一刻了,要遲到了。


她掀開被子下床,左右沒找到自己的手機和包,這才想起,包在他的書房。


怪不得鬧鍾沒響。


她快步離開了房間,下樓。


霍庭深出來的時候,發現溫情不在。


他換好衣服下樓來,佟管家剛從外麵進來。


“三爺,你休息好了嗎?”


“嗯,溫老師呢?怎麽沒見她人?”


“溫老師剛剛匆匆忙忙的跑下來,說自己要遲到了,臉都沒洗,背著包就說要走,我給她帶上了早餐,派了一輛車去送她了。”


“好我知道了,你去客房把少康叫起來吧。”


“好的,三爺。”


霍庭深勾唇一笑,已經能想象到她那一臉忙慌的樣子了。


正是堵車高峰期,溫情焦急的想哭的心都有了。


司機將車開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剛好七點五十。


她衝刺一般的,用了七分鍾的時間,跑進了辦公樓。


可也倒黴,她剛要進辦公室的時候,正好高默然從辦公室裏出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