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溫老師,你不是人
loading...

“哇……溫老師現身了。”


下麵的留言瞬間炸鍋。


“溫老師,快來解答。”


“求真相。”


溫情笑了笑,給大家語音。


“在我給大家解答之前,我要提一個小小的要求哦,從現在開始,這個群裏所有人,都禁止調侃我這張臉,還有我的愛情狀況哦。


另外,因為人數眾多,信息太多,所以大家找我有事兒,一定要私戳我,或者@我,別讓我錯過你們需要我的時候呢。


現在,給你們解答,今天中午跟我一起吃飯的少年,是你們的同係,也是我朋友的弟弟,以前,我做過他的家教老師,他叫霍霆仁,人也在群裏。


另外,中午的時候,大家都稍微休息一下,不然下午會沒精神的喲,好啦,同學們,有事兒給我打電話吧。”


她的語音發出去,霍霆仁就成了大家的議論對象。


不過十分鍾,霍霆仁就給他她來電話:“三嫂,你怎麽出賣我,我的微信都要被私戳我的女人們給叮爆了。”


溫情偷笑:“這怎麽能是出賣你呢,這是在介紹你,你別不識好歹啊,我這裏還忙,以後沒事兒不許給我打電話。”


她說完就將電話掛斷。


小子,讓你看著我。


以後你會很忙的,我看你從哪兒找時間看著我。


下午下了班,她在群裏確定學生們都沒什麽事兒了,這才回了家。


樓門口,霍庭深的車又停在了那個位置。


溫情看著走向自己的霍庭深。


“你天天霸占著別人的車位,合適嗎?”


“霸占?你見過誰有償霸占了?這個詞兒用的可不好。”


她凝眉:“什麽意思啊,你給錢了?”


“廢話。”


“什麽時候的事?”


“你剛搬來那天,我的車放在這裏等你的時候,有人讓我挪車,我就直接給了對方十萬,三個月之內隻要我過來,這車位必須優先給我用。”


“為什麽是三個月?”她看著他,有些納悶。


“因為三個月以後,我會娶你,娶了你,你就不會住在這裏了。”


溫情無語,白了他一眼要上樓。


霍庭深跟上,在她後麵壞笑道:“怎麽,你剛剛不會是因為我隻來找你三個月,所以心裏不舍得吧。”


進了電梯,溫情斜向他:“霍庭深,你能別這麽自我感覺良好嗎?”


“全世界的人都不敢這麽說我。”


“那你就當我是外星人好了。”


“你不是人。”


溫情瞪他。


他滿臉邪魅:“你是狐狸精,勾了我魂兒的狐狸精。”


溫情歎口氣,“你一向都是這麽調戲女人的嗎?”


“你這話說的,我可是很潔身自好的。”


“潔身自好的男人,會把在酒吧裏喝醉酒的人帶回家亂來?”


霍庭深往她身邊湊了湊:“所以,你是要主動跟我討論那晚的事情?”


她臉一紅。


正好電梯到了,她忙要出去。


他卻是一把將她扯了進來,抵在電梯壁上:“溫老師,我上次不是告訴過你了嗎,你身上,有藥香,春藥香,會讓男人情不自禁的被你勾引,所以呀,你不是人,是美狐妖。”


溫情臉紅的,像是猴屁股。


看到她這副嬌羞的樣子,霍庭深莫名的覺得歡喜。


他低頭在她唇角嘬了一下。


電梯門快要關上的時候,門口突然有人出現,將電梯重新按開。


見到電梯裏曖昧的兩人,門口的人猶豫要不要進來。


溫情臉紅,忙將霍庭深推開,羞紅著臉出了電梯,往909的方向走去。


霍庭深雙手抄進口袋裏,自在的跟了出來,看著她落荒而逃的樣子,偷笑。


溫情回到家,正要關門的時候,霍庭深也出現在了門口。


她有幾分生氣的道:“我忽然間想起來,今天不是周末,所以我也不用招待你。”


可她的力氣,怎麽比得過他。


他稍一用力,就成功的擠了進來,將門關上。


溫情往後退了兩步,底氣不足的道:“我先聲明,你要是還對我亂來,我以後就再也不讓你來我家了。”


看到她緊張兮兮的樣子,他忍了忍笑意。


“所以,你剛剛在想,我會進來把你吃掉?你幻想出的畫麵,讓你血脈噴張了嗎?”


溫情臉更紅了:“誰聯想了,我什麽都沒想。”


“行,你什麽都沒想,”他淡定的點了點頭,走到沙發邊坐下。


“霍庭深,我真的什麽也沒想,我是在警告你。”


“所以我說了,行。今晚我不是來吃你的,我是來吃飯的,順便做為家長,打聽一下我弟弟今天在學校的表現,溫老師,你想太多了。”


溫情咬牙切齒的剜了他一眼,轉身進屋做飯,遠離霍庭深。


吃飯的時候,霍庭深問道:“霆仁今天去學校了嗎?”


“中午他還去跟我一起吃了個飯,說是你讓他看著我的,他都見過我了,還會不跟你匯報?”


“隻有在有事兒的時候,他才會跟我匯報。”


溫情撇嘴:“你以後不要再讓他做這種無用功了,他是個學生,上學的目的是為了念書的,又不是為了幫你追女人的。”


霍庭深嗤聲一笑。


溫情凝眉,有幾分不悅:“你笑什麽?”


“我笑你還真有幾分做老師的樣子,今天在學校裏,沒有什麽有意思的事情嗎?”


溫情想了想:“別說,還真有一件。”


“說來聽聽。”


溫情壞壞笑道:“今天中午霆仁不是跟我一起吃飯了嗎,群裏有好多姑娘問我霆仁是誰。下午的時候,我還聽有輔導員們談論起了他們自己帶的學生。她們說,今天下午,他們的同學群裏討論的,也幾乎都是霆仁,這一屆的校草,估計霆仁是妥妥的拿下了。”


霍庭深挑眉:“我們霍家的基因,沒有差的。”


這赤果果的炫耀,她聽他說完,決定保持沉默。


“你這是什麽表情,難不成你覺得,我說的不對?”


溫情對他豎起大拇指,一副有心無力的模樣道:“對,霍三爺說對,誰敢說不對呢。”


“看來,你還是覺得不對。剛剛說起霆仁的時候,你似乎很讚成他們八卦霆仁成為校草,這也就意味著,你也看好霆仁。可是現在卻一副表裏不一的樣子,違心的附和我,怎麽,難不成,你是覺得,我不夠優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