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拯救八域!
loading...

“前輩,您…你這是…”


石國皇宮,石皇、火皇等一眾尊者滿臉驚愕的看著八個吳方,一陣恍惚。


“八域本為一體,如今七域有難,本座也不能袖手旁觀啊。”


吳方四十五度角仰望虛空,故作惆悵之態,隨著一聲歎息落下,其身前分化出來的七個‘吳方’同時破開虛空,朝著不同的方向遠去。


嗡嗡嗡!


也就在這時,遙遙天穹突然又新增七個巨大畫麵,所投影的正是當下七域的慘狀。


“你們快看天上!那些是什麽地方!”


“原來一切都是真的!據聞荒域之外,還有七個大域!”


“天呐!那七大域和我們一樣,也受到了這些從天上下來的惡人的襲殺。”


……


天穹中對應七域的七副畫麵一出現,荒域所有修士的臉色齊刷刷的變了,麵露憤恨的同時,夾帶著同情憐憫。


與此同時,水深火熱的七域中隨處可聽到轟鳴爆炸聲、淒厲哀嚎聲。


玄域,有一名獨臂老人在行走。每邁出一步,腳下的大地、山峰便會炸裂開來,接著便是一聲哀嚎,一個又一個強大的尊者被其拘禁。


宇域,一個看似不到十來歲的孩童,手中搖著折扇,揮扇間釋放著滔天氣息。其所過之處,生靈盡數逃散,萬分恐慌。


天域,一個三眼老人如天神降臨世間,第三隻豎眼不時射出璀璨光芒,可怕氣息流轉,隱約可見玄奧難懂的符文。每次光芒射出,都會伴隨著一聲淒厲慘叫。


地域,一個駝背婦人手持銀色項圈,如捕魚人撒網一般,每每經過一處洞天福地,當場便是將其內尊者強者拘出。無論這些尊者如何掙紮,如何求饒,均是徒勞。


……


“大域這是要亡了嗎!”


七域所有修士抬頭看著那從上界下來屠戮的可怕存在,一個個麵若死灰。


宙域。


北冥宗,大域第一宗。


原本今天是宗內內部大比的日子,可熱鬧的氣氛在一名灰衣老者出現後,瞬間被惶恐驚懼所取代。


“來了,他來了!”


“宗主他們能逃過一劫嗎?”


“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麽!他到底又是什麽人?”


“這世間怎麽還會有如此可怕的存在!”


……


北冥宗一眾弟子聚集在偌大的廣場上,忐忑的看著天空。


那裏,灰衣老者衣袍獵獵,熾熱的目光就像是看著獵物一樣。


在他的對麵,是四名身穿北冥宗宗袍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人頭戴金冠,一身氣息已經達到了尊者境的巔峰。


“你們如此行徑,遲早會受報應的!”北冥宗宗主狠狠的瞪著灰衣老者。


“報應?就憑你們這些螻蟻嗎?”灰衣老者不屑的瞥了眼金冠男子,譏諷的話音落下,直接一掌拍下,幹脆利落。


“若再給我三百年,我必當鎮壓你!”


眼看著巨掌落下,北冥宗宗主及其身後三名尊者卻是動彈不得,在這股壓製性的力量下,他們什麽也做不了。


然而,就在他們四人麵露濃濃不甘的等待著死亡時,耳邊驀然響起一聲嗡鳴,爾後隻感覺一陣涼爽清風吹拂而過。


接著,轟隆一聲巨響,便見得灰衣男子拍下的巨掌炸裂開來。


“誰!”


灰衣男子當即一聲斥喝,擺頭掃視四周,神識感知放到最大。


北冥宗宗主及其身後三人,身子微微一顫,臉上帶著茫然。


“若不是這方世界法則殘缺,以你的資質,百年當可鎮殺他。”


驀然,一道無比平靜的聲音在北冥宗的上空響起回蕩。


隨之虛空漣漪蕩起,一個身穿長袍看似不過二十來歲的青年男子從中走出,雙手負在身後,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您…您是…”


望著突然憑空出現的吳方,北冥宗宗主神情一怔。


“哪來的螻蟻,裝神弄鬼!”


灰衣男子不屑的瞥了眼吳方,右手再次探出,掌心一團黑色冥火崩碎虛空,朝著吳方籠罩而去。


“區區天神境,也隻能欺負欺負這些下界修士了。”


對於籠罩而來的黑色冥火,吳方看都沒看一眼,袖袍隨意一揮,黑色冥火消散。


論起實力來,眼前這個灰衣男子還要比荒域的老嫗與冥土道人弱上一個大境界。


“你…!”


吳方一出手,灰衣男子臉色就變了。他知道自己看走眼了,眼前這人的境界絕對不弱於他,隻是對方有種秘法隱藏了神力氣息罷了。


灰衣男子很果斷,全身亮起詭異光芒,第一時間就破開虛空,準備遠遁。


嗤啦!


然而,就在灰衣男子沒入虛空的刹那,一隻漣漪巨掌直接將他拘禁了,生生將他從虛空裂縫中拖拽了出來。


在這股絕對壓倒性的力量下,他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甚至本已點燃的神火,這一刻都熄滅了。


灰衣男子看向吳方,心頭莫名湧上一抹恐懼,他想開口求饒,可是那無形之力壓迫的他連講話的氣力都沒有了。


嘭!


漣漪巨掌驟然緊握,轟鳴炸響中,伴隨著灰衣男子的淒厲哀嚎聲。


不過這聲慘叫來的快,去的更快,刹那間便隨著其身體化成血霧而消逝。


“這…這…”


“死了!他死了!”


北冥宗宗主及其身後三名尊者望著不遠處飄落的血霧,滿臉駭然之色。


一個從上界下來的禁忌存在,讓他們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存在,就這麽被人隨手像捏螞蟻一樣捏死了!


嘶——


北冥宗宗主等人的目光移到了吳方的身上,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無比恭敬的同時,聲音中帶著顫音:“您…您是?”


吳方笑了笑,沒有回答北冥宗宗主的問題,而是探出手朝天一指,天穹中頓時又多了其他七域的畫麵。


“多…多謝前輩出手相救!”


看著天空中的畫麵,北冥宗宗主及其身後三名尊者,瞳孔猛地一縮,彼此麵麵相覷間,眉宇間隻剩下了驚愕。


令他們難以置信的是,其他七域中,除了荒域之外,其他六域均有著和眼前神秘男子一模一樣的人在屠殺從上界下來的巨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