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吳方鎮壓不老山老祖!(三更,為神河河蟹加更,3/4)
loading...

“列陣境!這等級別的高手在玄域都赫赫有名,我的印象中怎麽沒有這個人!”


“這麽說,隻能請山中尊者才能製服他了!”


“你們剛剛有聽到嗎?他是來尋人的。石子陵?這個名字怎麽這麽熟悉,好像在哪聽過。”


“是他,上一任聖女的夫君!”


“難道他們都是從荒域而來!”


……


一眾不老山修士聚集在一起,警惕的看著石中天。


“先帶他們下去。”一名同為列陣境的長袍男子開口。


石中天看了眼吳方,見對方沒有表態後,略作猶豫跟在了那名長袍男子的身後。


“進入不老山,無論是誰,先要拜不老天尊石像。”落入不死山中,長袍男子止住身形,回首看了眼石中天,爾後遙指前方的一座巨石雕像。


“拜不老天尊?憑啥?”石中天皺了皺眉。


“進我不老山,都要拜天尊,這是朝聖,也是規矩。”長袍男子朝著石像鞠了一躬,爾後看向石中天沉聲道。


“若是不拜呢?”石中天看了眼吳方,目光直視長袍男子,臉色難看起來。


“跪下!”


“跪拜天尊!”


“一介凡人,見到天尊石像竟敢不拜!”


……


不等長袍男子開口,其餘的修士再次湧了過來,堵在了石中天等人的身前,一個個聲音震耳,臉上帶著不悅。


“能讓本座朝拜的?追溯到開天之前,又有誰有資格。”這時,吳方開口了,抬眸淡淡掃了眼石像,麵露不屑。


“不拜天尊,你們就滾吧!”長袍男子揮了揮衣袖。


嘭!


然而,其森寒的話音還未自空氣中飄蕩開來,胸口處就像是遭受了猛烈的一錘,生生凹陷了進去,接著整個人如炮彈般倒飛了出去。


轟的一聲,直接砸在了巨石雕像上。


巨石雕像應聲而倒,隨之哢嚓哢嚓裂成數塊。


“真是聒噪。”吳方淡淡瞥了眼雕像的方向,雙手負在身後繼續前行。


“雪玉長老怎麽了?是他出手的嗎!”


“天尊石像碎了,他打碎了天尊石像!”


“快……快去稟告老祖!”


……


望著那碎裂一地的巨石雕像,不老山一眾修士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一個個臉上瞬間湧出驚恐之色。


咻咻咻!


然而,還不等有人離開,已經有數道身影出現在了巨石雕像的上空,這些人中還包括從上界降臨的那七道身影。


“大膽!這是誰幹的!”一道充斥著濃烈殺意的怒喝聲,如滾滾雷霆響徹在不老山的上空。


“老祖,就是他們這幫來犯之人!”一名修士連忙跪倒在秦法的跟前,聲音有些顫抖。


“損毀天尊石像,你們真是死一萬次都不夠!”秦法怒喝,手捏拳印,宛若一尊大日天神,直接轟殺向了看似修為最高的石中天。


“嗡——”


虛空顫抖,秦法一拳打出,簡單而直接,平鋪而進,那拳頭由暗淡到燦爛,由烏光到呈金黃色,快到極致,無可躲避。


見狀,石中天目光鎖定秦法,眉頭蹙起,爾後一手持弓,另一臂以袖子代替,拉開弓弦,光輝燦爛。


弓弦顫音震蕩虛空,帶起陣陣可怕紋絡;箭羽透發神光,裹帶著滅世神威。


箭出,射向了秦法。


哢嚓!


由於境界上的差距,隨著一聲顫鳴,石中天射出的那帶著氣勢的利箭便在秦法的一拳之下斷裂成了數截。


“難怪雪玉不是你的對手,以你這一箭,恐怕也隻有尊者才能接下了吧。”


秦法一聲冷哼:“可惜你這次遇上的是我,損壞天尊石像在前,死!”


冰冷的聲音落下,秦法捏著拳印瞬間出現在了石中天的身前。


嘭!


然而,就在秦法的拳頭要砸中石中天的腦袋時,其身子莫名爆炸開來,化成一團血霧。


眼看著血霧就要化作光雨消散在虛空中時,一道詭異的符文亮起,這些血霧又重新融合在了一起,變回了秦法的模樣。


“我的天,發生了什麽!”


“老祖身體竟然炸開了,這是怎麽回事!”


“老祖可是尊者啊,大域中的霸主!她怎麽會受傷?”


“究竟是誰出手了?老祖如何受傷的!”


……


一眾不老山修士頓時兩眼瞪大,一副驚愕的表情,滿臉不可置信之色。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這大域中竟然還有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重傷他們老祖!


“誰!是誰!”


秦法第一時間退到來自上界那兩名老者的身旁,一臉恐懼的掃視著四方,最後目光在石中天與吳方兩人身上不斷切換著。


就在剛剛,他所處的一方虛空莫名爆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空間之力,這股力量即便強如他也無法抗拒。幾乎一瞬間,他的身體就被震碎成了血霧,靈魂隨之消失。


好在,徹底消亡的刹那,他及時動用了僅有的一枚無上太古符文替死符,才堪堪逃過了死劫。


不過即便如此,替死符的動用也是消耗了他大量的精血,氣息瞬間衰弱,臉色無比慘白。


吳方沒有理會秦法,目光倒是落在了一名來自上界的老者身上。確切的說,應該是他懷中抱著的那個不到兩歲的娃娃身上。


“師父,徒兒感覺那個老爺爺手中抱著的弟弟好親切啊。”小不點指著白嫩娃娃開口道。


聽到小不點的話,一旁的石中天也是露出了困惑的目光,隱隱間,他也從那白嫩娃娃的身上察覺到了一種羈絆,像是親情。


對上這爺孫二人的目光,吳方笑而不語,故作神秘之色。


“陰陽二使,您兩可知先前是誰對晚輩出的手?”秦法連丟數顆丹藥入口,恭敬看著身旁的兩名老者。


來自上界的兩名老者沒有理會秦法,他們二人的目光正落在吳方懷中的小不點身上。


兩人仔細的打量著,眸中先是露出困惑,接著震驚訝異,再然後完全被興奮激動所充斥,隻剩下了炙熱。


“天生至尊骨!”


“自帶一種無與倫比的天賦神通!”


到得最後,兩名老者看著小不點就像是看待獵物一樣,恨不得一口就將其納入口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