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玩毒,我是你祖宗!(四更,為藍瘦香菇大佬加更,7/20)
loading...

“他是怎麽做到的?難不成這世上真有厄難毒體的克星?”


“小師妹體內的毒,盡數被他吸收了嗎?他為何一點事都沒有?”


“師尊,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您平時不是教導我們,在我們玩毒的世界裏,厄難毒體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眼下怎麽解釋啊?”


……


山穀上邊緣地帶,一眾弟子一臉錯愕的看著吳方並出聲詢問毒門老祖,話語中滿是不解。


毒門老祖掃過一眾弟子,下意識的搖了搖頭,輪震驚程度他遠超這些弟子們。他用毒上百年,也不明白這神秘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難不成這神秘人的體質也是厄難毒體?


想到這裏,毒門老祖眉頭深皺,可也沒聽聞厄難毒體之間的毒素還能互相吸收啊!


就在毒門老祖想不出所以然準備落入山穀時,祭壇上的吳方手中再次有了動作。


隻見其雙指並曲,一股灰黑色毒霧在指尖成形,繼而閃電般的揮出,重重的點在了小醫仙的眉心。


在眾人的注目下,能夠清晰見到吳方體表外黑霧湧動,沿著其指尖瘋狂湧入小醫仙的眉心,再隨之進入其體內。


不同的時,由吳方體內流出的這些毒氣像是進行了壓縮了一般而且受到了某種無形力量的約束,這些毒氣進入小醫仙的身體中後並沒有四處遊走亂竄,而是有序的朝著小醫仙的腹部湧去。


幾個呼吸間,小醫仙的腹部就亮起了一團黝黑色的光芒。甚至在肉眼的狀態下,能夠隱約看見黑色光芒下那急劇收縮的毒氣。


“凝!”


驀然,一個低沉的音節自吳方的口中吐露而出。


嗤嗤嗤嗤!


下一刻,小醫仙純粹灰色的眼瞳中射出黝黑光芒。同時,其腹部一股黑色光束透體而出。


眼看著這令人心悸的瘮人黑色光束就要衝出祭台時,吳方右手抬起,迅猛下壓,硬生生將這黑色光束逼回到了小醫仙的體內。


嘭!


伴隨著一道低沉的悶響聲在小醫仙體內響起,其腹部的黝黑光芒消散,隱約能見其腹部有一顆黑色的珠子在流轉。


當眾人揉揉眼準備仔細瞧上一瞧時,赫然發現這黑色珠子已然消失。


“你們可以下來了。”一切做完,吳方扭了扭脖子,抬眸掃過山穀邊沿四周眾人。


耳畔邊響起吳方淡淡的話音,蕭炎、毒門老祖率先反應過來,兩人身子俯衝而下,眨眼間就就出現在了祭壇上。


“前輩,小醫仙的厄難毒體已經控製住了嗎?”落在祭壇上,蕭炎連忙詢問吳方。


毒門老祖同時將目光落在吳方的身上,眉宇間帶著焦急,眸中隱隱有著期待。


“你覺得呢?”吳方戲謔的看著蕭炎,儼然已經給出了答案。


聞言,蕭炎麵露欣喜,那激動的模樣似乎恨不得給吳方一個大大的擁抱。


此刻祭壇上的小醫仙,身體表麵已經沒有了半絲毒氣的溢出。原本因為厄難毒體而變得有些蒼白的肌膚,這會兒居然也是再度散發出了許些健康紅潤。顯然,她這副被厄難毒體摧殘的身體,如今正在重新煥發生機。


毒門老祖的目光在略一掃後,便是停在了小醫仙的小腹處。那裏正澎湃著浩瀚能量,即便是隔著衣衫,依舊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股浩瀚能量的恐怖。


而且,這些能量正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源源不斷的對著中心部位收縮而去。在這種收縮間,小醫仙那單薄的嬌軀竟然如同溫玉般,徐徐散發出一種淡淡的光澤。


乍看之下,就猶如仙女般有種聖潔的感覺。


又過了半晌,小醫仙身子微微一顫,已經恢複正常的雙眸多了些清明。


“蕭炎,你怎麽來了?”見到蕭炎,小醫仙不由得驚呼一聲,不難聽出其話音中的開心。


“小醫仙,真是對不住了。若不是因為我,你的厄難毒體也不會提前爆發了。”蕭炎一臉歉疚。


聽到蕭炎這話,吳方不由得扯了扯嘴角,難怪這毒門老祖不願讓他見小醫仙,感情小醫仙的毒體提前爆發是因他而起啊。


“蕭炎,你別自責。我這身體一直都是這樣……咦,我身體怎麽不痛了……”小醫仙話說到一半突然頓住,接著兩眼瞪圓,像是意識到了什麽,白皙的小臉蛋上充斥著不可思議之色。


下一刻,小醫仙興奮的看向毒門老祖:“師父,我身體好了!而且,而且我好像能控製體內的毒了!”


小醫仙眼冒精光,這意味著她以後可以像正常人的一樣的生活,再也不用時刻擔驚受怕了。


“仙兒,還不快謝謝你的救命恩人。”毒門老祖指了指吳方,同時給了小醫仙一個眼神。


小醫仙心領神會,立即朝著吳方鞠躬一拜:“仙兒謝過恩人救命之恩。”


“厄難毒體之所以無法掌控,無非便是毒素遍布全身,大量的毒素難以控製。之前,我先將你體內所有毒素抽出,再重新將其灌輸進你的體內,並將這龐大的毒素在你體內進行壓縮成一枚毒丹。你什麽樣的修為,隻能調用與之相應的毒素,這也就不用擔心暴走的問題了。”


說到這裏,吳方看了眼蕭炎:“你應該謝的人不是我,而是這小子。若不是他懇求我,我也不會出手救治。”


小醫仙點了點頭,繼而看向蕭炎:“謝謝你,蕭炎。”


“那個,這是我應該做的……”對於小醫仙的道謝,蕭炎撓了撓頭,似乎有些尷尬。


再看吳方,此刻已經踱著步子緩緩走到了毒門老祖的身前。爾後,不給對方反應時間,一指朝著對方點出。


頓時,指端一縷紫色毒霧湧進毒門老祖的體內。


砰的一聲,毒門老祖倒飛出去,狠狠砸在山壁上。


緊接著,便是淒慘痛苦的哀嚎聲回蕩在整個毒門所在的這座山峰。


當毒門老祖重新回到祭台上時,全身膚色發紫,麵部表情扭曲猙獰,就像是正在遭受著十八層地獄的折磨。


“這是對你之前對我出手的小小懲罰。”


吳方淡淡掃了眼毒門老祖,雙手背負身後,冷哼道:“玩毒,我是你祖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