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行動結束
loading...

“罐頭呼叫,罐頭呼叫,請求降落。”就在這通信恢複的一瞬間,終於,罐頭可以聯係了。


“肥皂呼叫,肥皂呼叫,請求降落!”此時,兩架戰機都已經飛回來了,本來都打算要降落了,結果,被那批漢國海軍的艦載機給驚到了,他們驚訝地看著那架雄貓戰機居然從他們的航母甲板上進行了一次短暫的一日遊,都忘記了自己是幹什麽的了。


現在,他們才七嘴八舌地請求降落,他們根本就不想再去和漢國對抗了,那根本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報告,收到一個電報。”


就在這時,除了無線電通信之外,連電報也有了響應,這封電報,是明碼的。


感謝牛國海軍上下參與我漢國海軍航空兵實兵對抗演習,演習取得了圓滿的結果,歡迎古德伍德上將率領牛國艦隊到漢國華亭港進行友好訪問,加強漢牛兩國兩軍的友好往來。


漢國是禮儀之邦,現在雖然把牛國艦隊給羞辱夠了,但是,依舊要給他們一定的麵子,畢竟不能直接撕破臉皮啊。


你們還不打算走嗎?


如果你們不走,那我們已經給足了你們麵子,接下來,可能就會有更過激的行動了,比如我們有突然失火的導彈等等,也不用真的打中對方的航母,從對方的航母頭頂上飛過就足夠了!


古德伍德將軍的臉色鐵青,突然,他的喉頭再也控製不住了,哇的一聲,吐出來了一大口的鮮血,此時,正好一股風吹進來,結果,這口本來吐到地板上的鮮血,全部都潑回了他的身上,將他的高級海軍製服,染成了紅色。


古德伍德將軍吐出了這口血,心裏依舊是堵得慌的,就在這時,無線電裏麵再次傳來了秦觀的聲音:“編隊注意,準備第二次超音速飛過演習。”


再來一次!超音速從他們的旁邊飛過,絕對是最打臉的,那音爆就像是舉起的大手,狠狠地打他們的臉。


“武器係統,全部解鎖。”


對方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古德伍德將軍很想要說,己方所有的防空導彈準備,但是,對方僅僅是在無線電通信頻段放棄了幹擾,對防空導彈係統的幹擾在繼續,不管他們切換到哪個頻段,采用什麽抗幹擾措施都不行!


“注意,整個艦隊,右滿舵。”古德伍德將軍終於下達了命令。


成功了!


一艘艘的艦艇,在海麵上劃出了一條弧形的海浪,他們開始轉向了,他們離開了這片海域,他們灰溜溜地走了!


他們的離開,也代表著大牛帝國的海軍,在這次的對抗中,徹底地落敗!他們整個航母編隊,居然都對付不了一個漢國海軍的一個大隊!


電磁幹擾解除了,他們的雷達和武器係統,重新可以恢複正常的工作,他們放飛的戰機,已經都回收了,現在,整個艦隊,都是在悲憤之中的。


這不是他們不勇敢,而是他們的裝備太差勁,他們的武器係統,在漢國麵前是不堪一擊!


站在艦橋上,換了一身製服的古德伍德將軍,也同樣帶著滿腹的悲哀和憤怒無奈。


此時,雖然朝陽正在逐漸地滑上天空,時間還不到中午,但是,他似乎卻看到了一絲殘陽,一輪殘血般的夕陽,很快就會落入大海中。


昔日縱橫世界的大牛皇家海軍也正如這個夕陽一般的大牛帝國正在步入最後的衰敗期。這是他們不願意見到,不願意承認的,但是卻是事實。


在大牛帝國逐漸衰落的同時,漢國,卻已經如同朝陽一般,蓬勃地發展起來了。


單純從軍事的角度來說,上將不得不佩服漢國飛行員的技高膽大,羨慕漢國軍隊在近幾年來不斷更新的先進裝備。


無論是電子幹擾機實施的全覆蓋式電磁幹擾屏蔽,還是紅貓戰機傑出的性能表明,在現代戰爭中,高科技裝備凸顯的價值也是越來越大,缺少了空中預警能力和強大的電子對抗能力的海軍艦隊麵對攜帶著反艦導彈的戰機是何等脆弱。


而牛國,當殖民地紛紛獨立之後,牛國沒有辦法割全世界的羊毛了,自然就陷入了一個經濟的衰退期,在沒有強大的國民經濟的情況下,海軍的裝備自然就無法更新了。


他們這次出擊,看起來氣勢洶洶的,暗殺實際上,他們的艦隊裏,連民用的遊輪都來湊數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到了以後,大牛帝國的海軍閱艦式亦然出現許多私人遊艇“濫竽充數”,牛國海軍成為了全世界的笑柄!


當牛國要極力恢複他們的尊嚴,甚至要派他們的航母重返漢國南部海域的時候,他們的航母,居然連艦載機都沒有配備,一艘沒有艦載機的航母,有什麽用?


而他們的航母,象征著大國尊嚴的航母,在試航期間,居然出現了斷主軸的事故。


返航的過程中,秦觀的心中是樂嗬嗬的,想想後世牛國人打腫臉充胖子,居然還想要到漢國的南部海域來搗亂,秦觀就是憋著一肚子的火氣,而現在,己方已經用強悍的實力告訴牛國海軍,以後別想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幹涉漢國的內政,所謂的什麽航行自由權,以後還是由漢國海軍來行使好了,到牛國附近的海域行使一下這種權利。


“哈哈,這次真是痛快!”當落地之後,看到了前來迎接的一眾人,所有的海軍航空兵們都感覺到無比的爽快,當他們駕駛飛機,從對方的航母上空飛過的時候,他們甚至能夠想象到下麵的那些牛國水手們的心情。


這次幹得真爽!以前一直都是束手數腳啊。


“秦總,辛苦了。”劉將軍看著從飛機上下來的秦觀,說道,現在,秦觀下了飛機,終於能直起腰來了,呼吸著外麵的新鮮空氣,感覺還是在外麵好啊,這小飛機,真是憋屈。


“劉將軍,希望沒有給咱們的外交方麵帶來麻煩。”秦觀說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