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秦茂之心
loading...

蘇子籍也不在意,他回味著剛才,剛才其實自己也沒抱有希望,在開口求情時,下意識施展了文心雕龍。


但在場的人裏,唯有現在戴罪立功的秦茂被革職,沒有品級,崔兆全可是三品大臣,趙督監更是首腦太監,這二人不可能會被文心雕龍影響,蘇子籍施展了,也不過是下意識,施展了反嚇一跳,怕是有著反噬。


結果,崔兆全還真答應了,並且沒有反噬,蘇子籍覺得,這不是文心雕龍的效果。


難道對方心存善意,自己反噬就可減少?


倒是秦茂對自己感激非常,這副可以豁出命去的模樣,明顯是受到了影響,不過文心雕龍有時效,一過又會清醒過來。


蘇子籍這樣想著,才打算提醒秦茂回去自己包紮一下那些小傷,就聽到了身後傳來驚喜之聲。


“公子!”蘇子籍一回頭,就看到了野道人一副商人模樣,正驚喜走過來。


野道人平安無事,蘇子籍著實鬆了口氣。


“原來是路兄。”蘇子籍衝著野道人一拱手:“你竟被安排到了這艘船上?”


野道人見到蘇子籍,也是心裏的大石頭落了地,之前隱隱看到去除妖艦隊上有著公子身影,哪怕知道公子有著手段,也依舊擔心著。


現在到了這安全之地,看公子的模樣,氣勢較之從前更勝一籌,果然天命在公子!


看一眼旁邊的秦茂,更遠處還有著士兵,野道人隻能忍下激動,說:“公子,我也沒想到,竟會被分到這裏,哎,我待的那艘船,已被海蛇給直接毀了大半了……”


想到至今沒有蹤影的小狐狸,野道人更心中有愧,嘴上不能直說,隻能半真半假地說:“公子,你家的那隻小狐狸,竟跑到了我那艘船上,本想著回頭見了公子,還給公子,沒想到,海蛇作亂時,小狐狸不見了……”


正說著,就看到蘇子籍身後白影一閃,剛才不知道跑去哪裏的小狐狸,竟猛一甩身上的水,衝著野道人唧唧叫了兩聲。


“它竟在這裏?”野道人驚喜的說著。


蘇子籍回話:“這小東西是我跟著艦隊去營救你們時出現的,想必是混亂中跑過去。”


說著,就俯身將小狐狸抱了起來,結果發現它看了他片刻,又頭一偏,呼嚕呼嚕地睡了。


這小東西,也不知道是吃了什麽,竟有了一種醉酒的憨態!


也難怪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暴露了行蹤,還蹲守在他身邊一副忠狐模樣,應是這醉意還沒徹底醒過來。


用手點了下小狐狸的鼻子,蘇子籍對它也很是無奈。


抬頭,他對野道人說:“秦兄還有傷口需要包紮,你也有些傷需要處理,等處理完了,你我再敘?”


這其實就是暗示野道人,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


野道人聞音知意,點頭:“好!”


蘇子籍隨後就抱著小狐狸,領著秦茂去了自己船艙隔壁。


過去時,已有士兵將隔壁船艙略加改造了一下,原本隻有一張榻,現在給了一床被子,不算太好,就算是這樣,空間也並不算狹小,起碼比秦茂原本拘押的地方好多了。


這時,醫師和軍醫過來。


前魏製度,設太醫令,位正五品,太醫丞正六品,下有奉禦醫、侍禦醫、司醫、醫佐、醫師、助藥等。


醫師五十上下年紀,甚是老誠,仔細檢查下,拈須緩緩說:“據脈象看,斷然無大礙,隻需修養就是。”


蘇子籍又找了軍醫過來給秦茂重新包紮了一下。


之前在欽差船上,秦茂一些傷已被包紮,但還有一些小傷口沒處理,這時拔了木刺,一起塗了藥。


秦茂看著有點狼狽,實際上不是舊傷又撕裂的話,僅僅這次除妖的話,還真沒受多少傷,僅僅被飛濺的木刺刺到了。


秦茂深深透了一口氣,想到自遇到蘇子籍,就一直被幫助,不止一次,哪怕情緒已平複冷靜下來,望向蘇子籍時,眼中仍有感激,沉聲一字一頓說著:“蘇相公,你的恩德我記在心中,以後凡有用得著我的地方,你就盡管開口!”


“果然,文心雕龍的辦法,其實就算有道法,憑空的話,往往事倍功半,過後冷靜了,就消泯了。”


“而趁著道法有效時間內,或施恩,或送禮,投其所好,效果往往就事半功倍,一增一減,多了一倍。”


蘇子籍能感覺到,在文心雕龍時效過了,秦茂對自己感激,其實並沒有減少太多,雖少了熱血,但冷靜後的感激才更穩定。


這時,聽遠處有人喊:“下雪了,快把窗戶關好!”


蘇子籍一看,果見大半天被濃雲遮住,幾片雪落下來,連忙送著醫生回去,返回才說著:“秦兄,我僅僅是看在你們在西南殺敵的份上,所以不忍流血又流淚罷了。”


這句話,不知道何處,觸動了秦茂的心腸,他略有點哽咽:“蘇相公說的話,我們很久沒有聽見了。”


“唉,自十年前開始,我父親就不時憂愁,我小時不覺得,現在卻遇到了不少,我們軍將是粗人,不過也是人。”


秦茂想把心裏話一並說出,但能怎麽說,能說太祖駕崩後,今上繼位,年號承壽,就漸漸打壓軍將?


如果說出口,這就是怨望,自己非死不可,隻得硬是把到了喉嚨裏的話,再咽了下去。


蘇子籍望了秦茂一眼,此刻離得極近,他留心到秦茂滿手都是繭,剛才解衣時,就看見了身上有三條刀疤,還不是新傷,不由得心裏一縮,說:“你別想那樣多,朝廷有製度在,對有功之臣虧待不了。”


“現在更是用人之際,你看,西南出了你這樣的事,朝廷也沒有論罪,而是派尚書大人來視察,就地解決,這就是一片愛護之心。”


聽了這話,秦茂低頭思索半晌,重重是喘了口氣,點了點首。


“小家夥,你最好也老實一點。”秦茂這話題不能繼續說,蘇子籍又看向小狐狸,再次用手指點了下它的鼻子。


小狐狸呼嚕呼嚕,睡得正香。


野道人是以著商人身份上來,作被救援的商人,都是幾個人擠在一個船艙,並不像蘇子籍這裏住的這麽舒服,隻能將它帶回來。


隻盼著它醒來後,不要炸毛才好。


隻是轉念之間,心中一歎,朝廷已立,天下已平,僅僅是為了發展民生,削武崇文就是大勢,論誰也難以改變,皇帝也不行。


在雪花之中,蘇子籍突然之間有點迷茫——太子之事,秦茂之心,許多糾合在一起,分不出對錯,隻餘歎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