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苦哭了
loading...

白牧野和姬彩衣兩人最終也沒去收拾那個真正的城北惡霸王二麻子。


姬女俠衝動歸衝動,但還沒到智商出問題的地步。


在光哥已經明確說出對方有重型武器,還有強大靈戰士之後,她縱然心裏不舒服,但也不得不打消跟白牧野兩人去闖對方老巢的念頭。


回去的路上,姬彩衣依然有些耿耿於懷:“小白,我真的做錯了?”


“你還真信那個光哥的鬼話啊?”白牧野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姬彩衣。


“啊?什麽意思?你說他騙我們?”姬女俠有些火了,瞪著白牧野:“那你……”


“淡定點,那個光哥的話雖然半真半假,但他們應該也沒什麽太大惡行。你想想那群踢足球的小孩子?再想想郭姐當時欲言又止的樣子?很顯然,光哥的那些人不算什麽好人,但應該也沒壞到十惡不赦,不然那片區域沒那麽太平。不過,大惡雖然沒有,但像是買東西不給錢,收點保護費啊,沒事調戲個女人什麽的……這種事兒他們想必也沒少幹。所以收拾他們一頓,也沒什麽大不了。”白牧野道。


“真的麽?”姬彩衣看著白牧野。一直到現在她還感到內疚呢。


“那個去買米線的家夥口花花調戲郭姐不假吧?”


“嗯。”


“你有沒有注意到,他當時還說:這次我拿錢了,我真的給錢了……”


“啊?”


姬彩衣愣了一下,隨即想起來,恍然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他肯定有不給錢的時候?”


白牧野點點頭:“你說呢?”


“肯定是這樣!”姬彩衣憤憤的道:“那沒打錯!”


“咱們去光哥老巢的時候,遇到那兩個家夥,也在嬉皮笑臉的調戲你,這也沒錯吧?”


“是,如果我要是一個手無寸鐵之力的小女孩,心裏肯定怕死了。”姬彩衣眼睛又恢複了幾分神采,心裏麵的內疚情緒少了很多。


“所以說,那個光哥說的話,半真半假,沒必要全信,你也沒必要感到內疚。”白牧野說道。


“哎?小白,我怎麽突然發現,你比我想象中還要聰明?”姬彩衣一臉驚訝的看著白牧野:“你明明也沒什麽社會經驗吧?”


白牧野平靜的看了她一眼:“小姐姐,人和人是不一樣的。”


“你的意思是……我傻?”姬彩衣眼神中露出一絲危險。


“不,你是被嫉惡如仇的性格影響到了一些判斷。”


白同學的求生欲還是蠻強的。


感謝大漂亮。


“那你說,那個叫什麽王二麻子的,那個人真像他們說的那麽壞嗎?”姬彩衣問道。


剛剛兩人在光哥那裏,聽他下麵那群人控訴了半個多小時。


如果那些人說的都是真的,那麽那位王二麻子才是一個真正的惡霸,十惡不赦,打死一百次都不嫌多那種。


“你不是有在城衛軍的親戚麽?”白牧野看了一眼姬彩衣:“這種事兒,我還是建議你去找找你三叔,問問他,跟他說一下。”


“哦……”姬彩衣應了一聲。


車載電台播放著秦冉冉的歌,柔美動聽,令人精神舒緩,但白牧野卻沒有了之前在現場聽歌時的那種感覺。


這讓他多少有點失望,很顯然,隻有在現場聽她唱歌,修煉才會有效果。


但總不能把秦冉冉留在身邊讓她天天給自己唱歌吧?


就算他願意,人家也不願意啊!


有些奇怪的是,演唱會結束之後,秦冉冉一直沒有再加他好友。


難道她終於想通了?


對白牧野來說,外界的幹擾越少,他就越開心。


所以他抵觸去做明星,一點隱私都沒有,一舉一動都暴露在無數人的視線之內,連句話都不能隨便說。


一次兩次無所謂,如果天天這樣,白牧野估計自己得瘋。


“對了,秦冉冉在演唱會上說的那個人是不是你?”聽著秦冉冉的歌,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忽然問道。


“開什麽玩笑?怎麽可能是我?”白牧野一臉奇怪的看著姬彩衣,這事兒打死都不能承認。


“感覺你當時快速摘掉帽子跟口罩的舉動有點怪怪的。”姬彩衣嘀咕了一句。


“你想多了。”白牧野看她一眼:“你還是想想怎麽跟你三叔打聽王二麻子的事兒吧。”


“我一定會把這件事弄清楚的!”一提起這個,姬彩衣頓時忘了其他事兒,柳眉倒豎的道:“如果真像那些人說的那樣,這個王二麻子,我是不會放過的!”


姬彩衣把白牧野送回到學校,立即找她三叔去了。


白牧野回到家,拿出姬彩衣給他那個木盒,打開之後,沒有第一時間去研究這枚異果。


而是讓大漂亮去查一下這東西的價錢。


白牧野不是不會占便宜,但那要看對象是誰。


像之前那隻黑幽靈的血,他收集起來毫無心理負擔。


但像孫家、姬彩衣這些人的便宜,他卻不願意占。


“這枚異果市價大概在一千五百萬左右,可以永久提升精神力十點左右。”


大漂亮很快便查出這枚異果的價錢。


產自飛仙,編號零四五三的次元空間,市麵上可以買到。


真貴啊!


白牧野現在雖然擁有接近上億的巨款,但要他花一千五百多萬買這麽一枚隻能增長十點左右精神力的異果,他肯定不幹。


這麽點精神力,等一段時間自己就漲上來了,何必浪費這個錢?


要是一次能漲個三十五十點以上,那還有點意義。


“不過……”大漂亮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枚異果,對小哥哥未必有效果。”


“嗯?”白牧野微微一怔。


“因為資料上說,這種異果隻針對初級符篆師有效果,而且……隻能服用一次。”大漂亮說道:“小哥哥的精神力,早就超過初級符篆師了。”


“你確定?”白牧野問道。


“我不確定,是這上說的,要不你就吃了試試唄,畢竟美人恩重……”


“你閉嘴!不會用詞就別亂用。”白牧野翻了個白眼,看著麵前這枚暗紅色,外表光潔的異果陷入沉思。


介紹上說,這種異果隻對初級符篆師有效果,那麽我現在到底算什麽等級?


如果隻看事實,那麽白牧野現在就是典型的初級符篆師。


三十點精神力都不到,簡直不能更初級了。


但問題是,這些精神力,隻是他龐大精神力的冰山一角啊!


不吃……把它賣掉?


這顯然不合適。


沒那麽做事兒的。


可這要吃了沒效果,豈不是很浪費?


一千五百萬啊!


啥家庭敢這麽霍霍?


“我覺得,小哥哥還是吃了它好一點。”大漂亮建議道。


“為什麽?”


“因為最近這段時間,小哥哥的精神力早就超過二十了,現在不會有人查。但明年春天飛仙高中聯賽開啟之前,一定會有一次檢查的。到那時,你的精神力肯定早就超過三十,甚至可能更高。用這個可以稍微掩飾一下。”大漂亮說正事兒的時候,還是挺認真的。


“你說的有點道理。”白牧野點點頭。


拿起這枚異果,扔進嘴裏,哢嚓哢嚓一頓嚼。


“小哥哥這東西特別……”


那邊大漂亮還沒說完,白牧野已經把它給嚼碎了,那張英俊的臉瞬間抽成一團,扭曲的都不怎麽帥了。


“苦……”


大漂亮弱弱補充道。


“你怎麽……不早說?”白牧野咬牙切齒,很想吐出去,一想一千五百萬呢,隻能含著淚,強行將“一千五百萬”吞進肚子。


然後第一時間衝到冰箱前,從裏麵抓出一瓶飲料,咕咚咕咚喝下去。


但沒用,嘴裏還是超級苦。


白牧野從來就沒吃過這麽苦的東西,整個人都差點崩潰,被苦得眼淚都流出來不少。


大漂亮自知理虧,趕忙讓機器人給白牧野拿這拿那,半個小時之後,小白的嘴巴終於成功的麻木了。


感覺不到苦,但也嚐不出其他味道了,整個人癱在沙發上,一臉生無可戀。


“漲了嗎?”大漂亮投影出來,小心翼翼地問道。


白牧野搖搖頭,舌頭麻木的道:“沒什麽感覺。”


“去虛擬倉掃描下。”大漂亮建議。


十幾分鍾後,白牧野從虛擬倉麵無表情的出來。


“咋樣咋樣?成功了嗎?”大漂亮現身出來,一臉期盼的看著白牧野。


“二十七點。”白牧野麵無表情地說道。


“漲了一點?咦……不對呀,前幾天二十六點,現在二十七點……這,這是自然增長的?”


“那你以為呢?”白牧野沒好氣地瞪了大漂亮一眼,抽抽著臉,無比的肉疼。


一千五百萬沒了。


那是一千五百萬,不是一千五百塊啊!


就這麽打水漂了!


關鍵還特麽苦的要死!


“小哥哥,往好的一麵想想,就當為了掩人耳目了……”大漂亮安慰道。


“代價太高了。”白牧野一臉唏噓。


半夜的時候,團隊小群裏麵,單穀便忍不住,問白牧野有沒有使用那枚異果。


“特別苦。”白牧野回應了三個字。


小群瞬間就活了。


姬彩衣:“哈哈哈!”


單穀:“你不會是咬破了吃的吧?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劉誌遠:“哈哈。”


幾個家夥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全都笑得不行。


司音:“彩衣姐沒告訴你那東西不能咬破了吃的嗎?聽說能把人苦到哭,我最怕苦的東西……”


還是大蘿莉最好!


白牧野:“已經哭過,謝謝。”


姬彩衣:“我忘了說……不過哈哈哈哈,我以為你應該知道的。快說說到底有多苦?”


真的,如果她不是隊長的女朋友,白牧野真想這麽回她一句:多苦?回頭你嚐一下我的舌頭就知道了!


司音還是比較善良的,努力幫白牧野岔開這個話題:“白哥,那你精神力漲了多少點啊?”


“現在是二十七點。”白牧野回道。


劉誌遠:“七點,還可以。”


單穀:“不怎麽多啊……”


姬彩衣:“不錯了!”


司音:“挺好了,不要急,慢慢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