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魯王之死
loading...

單穀看著家裏麵放著的這台模樣土裏土氣的虛擬艙,忍不住吐槽道:“這誰弄回來的破玩意兒?怎麽放到我的房間裏來了?”


單穀的叔叔靠在那,笑著說道:“這個呀,是彩衣母親托人送過來的,說是什麽最新款的虛擬艙……我們也不是很懂,既然是送你的,人家一片好心,你就收著唄。”


單穀翻了個白眼,撇撇嘴,道:“最新款就是這造型?這也太土了吧?簡直土掉渣了!誰要這玩意兒呀!”


單穀叔叔笑笑:“單穀,你最近有點飄啊。”


單穀哈哈笑起來,看了一眼叔叔,說道:“作為一個年輕的宗師級弓箭手,偶爾飄一點,難道不正常嗎?”


單穀叔叔翻了個跟單穀差不多的白眼,道:“行,你慢慢飄,反正東西給你放這了,你愛要不要,不要就處理掉。”


單穀脫口而出道:“那就趕緊讓人處理掉吧,太醜了,一定是搞錯了,宋阿姨怎麽會送這種破玩意兒?”


單穀叔叔點點頭:“行吧,隨你,我走了。”


等到單穀叔叔走了之後,單穀臉上所有的輕浮表情瞬間收起,他先是走到門口,小心翼翼的聽了一會兒。


確定叔叔走了之後,這才回轉身,一下子撲到那虛擬艙上,張開大嘴,無聲無息的哈哈大笑起來。


那張大嘴一張一張的,就像一條浮出水麵看人釣魚的大鯰魚。


那錚亮的光頭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良久,他才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打開虛擬艙的艙門,鑽了進去。


“黑域,你單大爺來了!”


宋阿姨送的東西,怎麽可能是土掉渣的東西?


尋常的虛擬艙,他單家又不是買不起。


所以,除了可以進入黑域的虛擬艙外,還能是什麽?


他隻是不想讓家裏麵這麽快知道,進步的消息,要一點一點的放出來。


進入到黑域之後的單穀,單穀臉上表情變得無比堅定。


“白哥,或許我們這輩子可能都隻能跟在你的身後了,但能看見你的背影,總比什麽都看不見要好。嘿嘿嘿嘿,白哥,看見我們,你會不會大吃一驚呢?”


單穀沒在小房間裏停留太久,直接推開門,回頭看了一眼房間上的門牌號——1000313。


呼!


三大帝國,數萬億人中的一百萬。


可以了!


我會慢慢躋身到十萬,努力衝進一萬,最大的希望,是能進入到前一千名。


單穀望著自己的門牌號,默默的,許了個願,給自己定下一個小目標。


這時他旁邊的門被推開,一個頂著蘑菇頭,身材嬌小玲瓏的美少女從裏麵小心翼翼的探出頭。


然後就看見了單穀。


蘑菇頭少女:“呃……”


單穀:“哈哈哈真巧啊!”


哐!


那道門被關上,蘑菇頭少女又縮了回去。


單穀:“……”


過了一會,門再次被打開,一個小腦袋,緩緩伸出來,再次小心翼翼往單穀這邊看過來。


“跟做賊似的,就是你哥我!”單穀沒好氣的道。


司音鬆了口氣,依然有些警惕的看著單穀:“我聽說,這裏麵是可以改變形象的,你會不會是某個冒充我哥的人?”


單穀微微一皺眉,若有所思地:“哎?你這麽一說,還真有可能啊!我這麽帥肯定遭人惦記,進入黑域的時間又這麽晚,哎呀我都有點擔心了……”


“好了,確認了,就是你!”司音一臉肯定。


單穀感覺自己被插了一刀。


“哥?”


“哼!”


“這裏就是黑域嗎?”


“應該就是吧。”


“感覺也沒什麽嘛……除了好像更真實一點。”


“不知道,一會研究研究,我要橫掃黑域!”單穀一臉得意,大聲說道。


“白癡。”那邊走廊裏,剛走出來的一個年輕男子輕蔑的看了一眼單穀,冷冷說道。


單穀什麽時候怕過這種事兒?頓時眉梢一挑:“有種單挑!”


那年輕男子冷笑道:“等你什麽時候打到白銀再說吧!”說完一臉傲嬌的走了。


“呸,什麽玩意兒?裝雞毛?誰又不是黑域的小天才呢?”單穀一臉不屑,又回頭看了一眼那人的門牌號,1000325,撇撇嘴,後麵的弟弟!


然後默默把這號碼記下來,他決定,隻要能挑戰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教一教這個房間的弟弟做人的道理。


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麽這樣紅!


在這個平靜的夜晚,就連白牧野都不知道,自己的三個夥伴,通過不斷的努力,終於引起了一些人的關注,拿到了進入黑域的入場券。


同樣也是在這個夜裏。


回到古琴城的莫裏斯第一時間去見了魯王李遜。


看著神采奕奕的魯王,莫裏斯忍不住在心裏麵吐槽:看來這一定是已經禍害完了不知哪家的孩子,人類當中,怎麽就這麽多的敗類呢?難怪要被製裁!人渣太多!


魯王這種人渣,如果不是因為他最好控製,比齊王好控製得多,打死他都不會跟這種人合作!


太垃圾了!


就是一個典型的人渣、敗類!


“莫裏斯閣下,怎麽樣?那兩個人給本王帶回來了嗎?”魯王笑眯眯的看著莫裏斯,一臉期待。


莫裏斯眉心處,綠色的豎眼光芒閃爍,他看著魯王,平靜的道:“並沒有。”


“什麽?莫裏斯閣下親自出手,竟然都沒能把兩個孩子帶回來?”魯王多少有些意外。


莫裏斯淡淡道:“三號跟五號都死了。”


魯王頓時沉默起來,看著莫裏斯:“誰殺的?”


“不知道,很可能這顆星球上還隱藏著我們不知道的神級強者,比如,那隻蚊子。”莫裏斯說道。


“那隻蚊子?你的意思是,那隻蚊子跟姓白那個小崽子有關?”魯王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覺得,有這個可能。”莫裏斯看著魯王,“總之,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去碰那兩個年輕人。”


魯王眼中閃過一抹慍怒,心說你算個什麽東西?


隨後他抬起頭看著莫裏斯淡淡說道:“閣下說得對,正事要緊。我看,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回紫雲吧。這裏的布置已經完成,沒必要繼續留在這了。還是早日回到紫雲,準備給我那皇兄送葬吧!”


莫裏斯看著魯王,點點頭道:“好。”


心中冷笑,聽說有神級強者護著那孩子,嚇屁了吧?


慫包一個!


這天晚上,魯王的座駕離開飛仙星,進入外太空,跟等候在那裏的大量護衛艦匯合。


魯王躺在休息艙中,睜著雙眼,他的眼神很冷。


這一次飛仙之行,雖然有點遺憾,但談不上失敗。


因為他想要見的人,都已經見到,想要布置的局,也都已經布好。


隻等著有朝一日,他登基為帝,那麽,飛仙這邊將會在第一時間出聲響應。


嗬嗬,不過是一群利益至上的小人,且容你們占點便宜,總有一天本王……不,總有一天,朕會讓你們連本帶利的都給朕吐出來!


唯一的遺憾就是白家那小崽子,和林家的那個臭丫頭……他們的血,一定非常香甜吧?


一想,魯王就有點控製不住自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他連忙從身上掏出一顆丹藥送進嘴裏,然後喃喃道:“皇兄,你送我的禮物真好,等以後我登基為帝,一定會把這份情,報答給你的皇後和妃子,還有你的孩子……”


說著,魯王眼中,閃過一道妖異的光芒。


艦隊在飛仙星係中高速航行了一段時間之後,直接開啟了空間跳躍。


可就在飛船進行空間跳躍那一瞬間,幾道身影驟然出現!


就在這幽深的飛仙星係深處,這幾道渺小的身影,同時向魯王乘坐的飛船發起了攻擊!


這些身影,每一個眉心處都生長著一枚豎眼,顏色各不同,他們打出的神通,卻凶悍無比!


轟隆隆!


這艘原本屬於皇帝專屬的座駕,這艘集合了人類最高科技文明的頂級飛船,卻在頃刻間……四分五裂!


裏麵很多人當場就死了!


而那幾十艘護衛艦,並沒有受到任何攻擊,但因為已經開啟了空間跳躍裝置,所以盡管他們都看見魯王乘坐的這艘飛船遭遇了攻擊,甚至拍下了那些眉心生著豎眼的人發起攻擊的照片,但他們的空間跳躍卻是沒辦法逆轉的!


隻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


下一刻,這幾十艘護衛艦在這片虛空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魯王一時間還沒有死,他透過休息艙的透明防護層一臉呆滯的看見無數道光朝著他這裏射來。


那一瞬間,他的腦子裏一片空白。


隻剩下一個念頭——怎麽可能?


下一刻,他的休息艙,怦然爆開。


徹底碎掉!


魯王的身軀,也在這一瞬間被氣化。


人渣親王,塵歸塵,土歸土。


由原子來,到原子去。


死了。


接著,另一道身影,無比狼狽的從另一個休息艙中衝出來,身上流淌著綠色光華。


正是神族先鋒軍的副指揮使莫裏斯大人。


他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的光芒,看著那一個個眉心生著豎眼,抬手間就是各種神通的身影,他發出悲憤的怒吼:“我是莫裏斯!是先鋒軍副指揮使!你們是哪路諸侯王的屬下?你們想要幹什麽?”


這怒吼,是強烈的神念波動,傳遞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可那些剛剛擊殺了魯王的人一言不發,轉頭就對他發起了攻擊!


就在這時,一道強大的神念波動,在魯王那四分五裂的殘破座駕中爆發出來。


“你們竟敢襲殺帝國親王……你們……死定了!”


這是一尊神級的可怕存在!


也是魯王身邊唯一一個神級的護衛,誰也沒想到魯王身邊居然會有這種級別的高手。


這麽多年,都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但一切都晚了。


因為魯王已經死了。


同時還有幾個大宗師境界的魯王護衛,也都沒死,暫時幸存下來。紛紛咆哮著,問都懶得問,直接對擊殺魯王的人出手。


這還有什麽好問的?


那眉心處的豎眼和洶湧的神通,已經說明一切!


早就勸過魯王,不要跟這些神族合作,與虎謀皮哪有那麽簡單?


可魯王不聽啊。


為了皇位,最終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這真的值得嗎?


這群人悲憤無比,如果不是莫裏斯看上去也無比憤怒,那神級高手甚至都想對莫裏斯動手。


轟隆隆!


一陣陣可怕的神通波動,徹底在這飛仙係的深處爆發出來。


大宗師級的魯王護衛,幾乎一瞬間,就被打成了渣。


神級!


這竟然是四五個神級強者!


莫裏斯整個人都被震撼得呆若木雞,他不相信這群人是神族人。


因為神族整個先鋒軍的隊伍裏麵,就隻有指揮使一個人是到了神級!


“你們究竟是誰?”莫裏斯終於出手了,但他更想知道,這群人到底來自何方?


他們身上的那種神族氣息做不得假,可這種級別的神族高手,他又怎麽可能不認識?


啪!


一張符,直接在莫裏斯身上炸開。


在這一瞬間,他什麽都懂了。


但卻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隻能眼睜睜看著十幾道神通落在他身上,頓時將他的身體打的四分五裂。


強大的神識試圖鑽進那綠色的眉心豎眼,但沒用……對方的攻擊太強大,也太精準。


那枚綠色豎眼遭受強攻,一下子碎開了。


狗皇帝!


他帶著這個念頭,墮入無盡黑暗。


神族先鋒軍副指揮使莫裏斯,死。


現場隻剩下一個魯王身邊的神級護衛,但他也受傷了。


因為對方這幾個人簡直太強勢了!


魯王這名神級護衛悲憤的怒吼道:“你們是人類,你們根本不是神族,你們……你們是皇帝身邊的……親衛!”


他沒辦法理解,為什麽明明已經和皇帝一起離開了飛仙的這些護衛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魯王不是沒有防備,他自己幹了什麽心裏麵清楚,怎麽可能不提防皇帝對他動手?


皇帝回去之後,雖然沒有公開露麵,但魯王在紫雲那邊的情報部門早就將皇帝的一舉一動匯報過來。


包括那些護衛……一個不少的在皇帝身邊!


他們為什麽能出現在這裏?


是哪出了問題?


他們的情報係統嗎?


這個神級強者想要逃走,他不想死,更想帶著這個消息逃出去!


他要讓這一切都曝光在所有人麵前,就算死,也不能讓那狗皇帝好過。


可惜,他逃不掉。


這幾個神級強者徹底封鎖了他所有退路。


這神級護衛雖然沒有徹底放棄,但眼中也滿是死氣。


他看著對麵一個人道:“能不能讓我死個明白?”


轟!


幾道身影,沉默無語,再次出手。


洶湧神通,徹底淹沒了這同為神級的強者。


他在臨死前的那一瞬間,腦子裏依然充滿不甘。


想不通,為什麽會發生這種事?


紫雲。


皇宮的書房裏。


皇帝看著剛剛發過來的一份消息,看過之後,站起身,在書房裏麵輕輕踱步。


最終歎息一聲。


“走了好,先去下麵等著朕!若能在那傳說中的冥界淨土見麵,朕,自會給你一個答案,包你滿意!”


這時候,空氣中傳來一陣淡淡的波動,一道很輕的聲音,仿佛自極為遙遠的地方傳來。


“陛下,所有一切,都清理幹淨了。目前……就隻剩下陛下之前交代的……白家少年。”


皇帝很是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道:“他們家的老祖宗回來了,那位祖奶奶,是個護短的,說不通,根本不答應朕的利益交換。”


“那……怎麽辦?”


皇帝歎息:“另外,英兒也認那小子,一口個老大的叫著……媽的。”


“這或許就是命吧?陛下。”空氣中那遙遠的聲音中仿佛充滿惆悵。


“嗯,這是李氏皇族欠他白家的。”皇帝淡淡道。


空氣中保持著沉默。


“帶我去求見白家老祖奶奶吧,既然殺不得,莫不如幹脆一點,送個更大的人情給他們,就看他們願不願意要了。”皇帝歎息一聲。


“好。”空氣中的波動隨後靜止下來。


數日後。


一則震驚整個祖龍帝國的新聞,傳遍祖龍全境所有星球。


帝國親王,魯王李遜,在從飛仙返回紫雲途中,遭遇神族埋伏,當場身死。


幾張大幅照片,出現在祖龍十八星的每一個角落。


那照片上,幾道眉心生著豎眼的身影,正在星空中,對本屬於皇帝的座駕發起攻擊。


皇族這邊很快做出反應——


“強烈譴責神族這種暗殺的恐怖活動,祖龍帝國上下萬億居民同心同德,誓跟神族戰鬥到底!”


“可憐我那兄弟魯王,他是替朕死的啊!那些神族,分明是衝著朕來的!魯王英年早逝,他的精神,他的品德,他的善舉,將永遠留存在祖龍帝國每一個人心中……”


“朕決定讓魯王嫡出三子,世子李實,繼承魯王親王王位,封號不變,同時,魯王妃、側妃、以及魯王其他子嗣的封賞為……”


皇帝的反應非常快,引得祖龍帝國上下一片讚賞。


他肯定了魯王這一生的功績,對魯王的家人給出了高規格的封賞。


隻是魯王世子直接繼承魯王王位,就足以令其他皇族眼紅。其他那些親王,即便齊王這種,也是世代遞減的。


魯王其他幾個兒子,也都各自被封王,兩個女兒被封為帝國公主。


可以說,魯王的死,讓他身邊所有至親,都得到了他活著永遠也得不到的好處。


當然,如果魯王真能坐在帝位之上,這些封賞,又完全不算什麽了。


可問題是,即便是魯王府的世子,那位三子李實,即便是枕邊人魯王妃,也從不知道魯王的內心深處,還曾做過一個成為九五之尊的夢,並最終死在這上。


在他們心目中,魯王就是一個真正的賢王!


與世無爭,樂於慈善,永遠是那麽和藹可親,永遠是皇族中最沒架子的一個王爺,是王府的老好人,是孩子們的好父親,是一群妻妾的好丈夫……


所以,他的死,萬民同悲。


綠野星。


齊王府。


齊王李彧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眯著眼看著光幕上那些對魯王的各種報道。


抽了一口手裏麵的大雪茄之後,齊王有些頑皮的吐了個眼圈,道:“李遜死的不虧呀!”


房間裏,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幾個人全都不在,隻有一個看著特別年輕的女人。


這女人長相不算漂亮,但身上卻帶著一股動人的溫婉氣質,再暴躁的人,隻要看一眼這女人也會變得平靜下來。


女人微微一笑,看了齊王一眼:“的確不虧,他做那些事早就該死。如今有了一個體麵的死法……嗬嗬,神族暗殺,皇帝哥哥做事,還是一如既往的細心呢,安排的真好。”


“嗯,心真細,而且也是真厲害,死了都能殺人。”齊王有些感慨。


女人忍不住搖頭輕笑,眼神中卻帶著幾分傷感,看著齊王道:“你跟我說實話,你什麽時候知道的?”


齊王抬頭看她一眼:“知道什麽?知道他死了?”


女人點點頭。


齊王道:“小妹,我說最近,你信我嗎?”


女人看著齊王的眼睛,緩緩點點頭:“哥說的,我信。”


齊王臉上露出笑容,歎息道:“真想不到,當年收拾我到沒脾氣的皇帝哥哥,那麽英明的人,竟然會死在一群宵小手上。如果不是他死了之後還能布局幹掉那些人,我一定會親自出手,一個一個把那些雜碎們……碎屍萬段!”


女人眼圈微紅,輕聲道:“你們倆,還真是惺惺相惜呢。”


“他的對手,隻能有一個,那就是我。”


齊王將雪茄放到煙灰缸上,輕蔑的看著房間裏的光幕,“其他那些人,都不配!”


女人看著他:“他徹底走了之後呢?”


“扶老三上位!”齊王斬釘截鐵。


“你不坐?”女人帶著幾分疑惑。


“不坐!”齊王道:“當年都沒爭過他,現在跟他孩子爭算什麽?輸了就是輸了。但這帝國不能落入旁人之手,不然……我不放心!”


“可不管誰做,都不見得會領你情呢,恐怕在心裏麵,都會想著怎麽弄死你。”


女人微笑著說著,心中暗道:真不想坐嗎?


齊王笑嗬嗬的點點頭:“我知道,所以不領情的,有想法的,殺了便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