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失敗的黑白臉
loading...

“祖龍賢臣名將很多,但那些人,都是朕的臣子和將領,小白,你明白朕的意思嗎?”


“陛下,您這是趕鴨子上架啊!”


“朕也不想,可時不我待。”


“我們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政務的事情,有首相在處理,軍事上,有齊王還有朕的三支近衛軍團。”


“首相可信?齊王可以指望?”


“你們做好了,則人人可信,你們強大了,則人人可以指望。”


“您這是廢話!”


“我這是實話。”


白牧野一臉無語,看著麵色平靜的皇帝,他現在有點相信皇帝早就死了。


說不定這具身體裏麵,有的隻是皇帝曾經的記憶。


否則這種糊塗話是怎麽說出口的?


什麽叫我們做好了我們強大了?


我要有那本事還要你來說什麽?


齊王不聽話,換掉就是!


問題是,我哪來那本事呀?


“朕還能挺上半年左右。”皇帝看著白牧野,說道:“這半年內,你們必須要成長起來。”


“這些話,你怎麽不對你兒子去說?”白牧野忍不住問道。


“朕會跟他說,但不能是現在……”皇帝看著白牧野,“現在說了他隻會崩潰。”


白牧野歎了口氣:“可您跟我說了,我也有點崩潰啊!”


哪怕是三仙島和齊王現在都瘋了一樣的派人來追殺他,都比皇帝的托付要輕鬆得多吧?


“這件事,還有多少人知道?”白牧野問道。


“朕身邊的這些護衛,還有,朕的皇後。”皇帝歎息著,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小白,朕知道,這個請求有點太過難為你,但你要這樣想,朕除了你們白家和林家的一部分人之外,已經無可信之人了。”


白牧野沉默。


真的這樣?


整個帝國,萬億人口,沒有多少可信之人?當皇帝當到這個份上,也著實是一種悲哀。


“其實你不用擔心太多,不要把我當成一國之君,把我當成一個即將離開,但卻不放心他的孩子和家的老父親,希望有一個人,能夠幫助他的孩子,來撐住這個家。”


皇帝一臉誠懇的看著白牧野:“僅此而已。”


白牧野一臉真誠的微笑:“這家有點大。”


“李英他不喜歡皇位,他哥哥也不喜歡,他弟弟同樣不喜歡。但這個位置,他躲不開的。”皇帝看著白牧野:“所以,能答應一個將死的父親最後的請求嗎?”


白牧野沉默良久,還是搖搖頭:“陛下,不是我不想答應您,實在是……您這要求,太難了!如果小顧他是一個有野心的人,那麽,在您留下的那群顧命大臣的幫助下,我或許可以試試幫他一些忙。就算現在幫不上他什麽,但在未來,總能幫上他。可問題是,他對那個位置沒興趣呀!”


“這就是朕的事情了!”皇帝看著白牧野,“隻要你肯答應朕,有朝一日,李英上位,你要記得今天這番話,就夠了。”


白牧野看著皇帝,皇帝也看著他。


今天這場對話,在任何人的認知當中,恐怕都是不應該發生的。


尤其皇帝這一國之君,像個鄰家老頭一樣,跟白牧野絮絮叨叨說了這麽多話,更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但它偏偏就發生了,發生在白牧野的眼前。


良久。


白牧野點點頭道:“您的來意,我知道了。您說了這麽多,其實還有一句話您沒說是吧?”


皇帝眼睛微微一亮,看著白牧野:“哪句?”


“您怕我造反。”白牧野淡淡說道。


身旁的林子衿都被嚇了一跳,驚訝的看著皇帝。


皇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目光灼灼的看著白牧野:“那你會造反嗎?”


白牧野額頭上浮現出幾道黑線:“您當那位置有多好是嗎?您的三個傻兒子對它毫無興趣,我就有興趣了?皇帝陛下,承蒙您看的起,我真是謝謝您了。我白牧野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年輕人,有點天賦,背後又貌似有個挺厲害的家族。可我從小到大,何曾得到過那家族半分助力?門朝哪邊開我都不知道!若您不說,我都不知道自己還有個牛逼的老祖宗,我連他們的樣子都沒有見過!如果您今天沒出現在這裏,我現在正在跟一群夥伴,還有您那不願當皇帝的傻兒子一起,給我師父慶祝新婚呢!”


皇帝微笑道:“所以,不管到哪天,你都不會是嗎?”


“我沒興趣!”白牧野道。


“那,你能發誓嗎?”皇帝看著他,“血誓。”


白牧野微微皺眉,看著皇帝:“是不是我如果不發誓的話,今天都出不了這個屋子?”


林子衿臉色一下子就冷下來,從始至終,她一直在安靜的聽著,但現在,她的眼裏,露出一絲怒色。


“皇帝老兒,你聽好了!”


林子衿直接站起身,居高臨下看著對麵坐在那裏的皇帝,“我們跟你兒子是朋友,不是因為他是皇子,我們認識他的時候,他隻是天才弓箭手小顧。但如今知道他是皇子,我們也不會因此疏遠他,我們交的是這人,不是這身份!無論黑域,還是現實,無論他當不當這皇帝,我們都是朋友。他有需要我們自會幫他。但這一切與你無關!”


“今天是我跟哥哥各自師父大喜的日子,你身為一國之君,能出現在這裏並為其送上祝福我們都很感激也開心得很。但你卻拉著我們倆,嘮嘮叨叨說了這麽半天,最後終於原形畢露,要我們發誓不造反,憑什麽呀?你不說,我們想都沒想過!”


皇帝靜靜看了發脾氣的林子衿一眼,也沒生氣,微笑道:“丫頭,有些事情,不是你們現在想沒想過的問題,就像……我像你們這麽大的時候,對皇位其實也是拒絕的。你們別以為就隻有我的三個兒子拒絕皇位,其實當年,我也曾拒絕過。”


“但最後你還不是跟齊王鬥得不亦樂乎?拉人站隊,不站就打壓……好像這些事兒不是你幹的一樣!說那些冠冕堂皇給誰聽?”


憤怒的林子衿才不管那個,什麽都敢往外說。


也虧著這屋子裏沒有第四個人,不然十有八九會被嚇死。


“是我幹的,年輕的時候,總會幹那麽幾件蠢事兒,你說那些,也是我到死都覺得遺憾的。”皇帝看著林子衿,“所以,你這伶牙俐齒的小丫頭,就不要跟我一個死人一般見識了好嗎?”


林子衿:“……”


還有比這更狠的自黑嗎?


“看你這皇帝當的也不怎麽樣,都能被人給害死,真是丟臉,這破位置,有什麽意思?”林子衿嘲諷道。


白牧野沉默一下:“是誰害誰了陛下?”


“很多啊……”皇帝歎息著,微微搖搖頭,“魯王、楚王、懷王,一些朝中大臣……甚至還有朕幾個不成器的兒子也參與在其中,但這不重要,他們都活不了多久。”


他看著白牧野:“楚王跟懷王,還有朕那幾個不成器的兒子,都已經被清理了。但魯王……卻多少有點麻煩,不過也沒什麽關係,朕會解決這些問題。所以,小白,你能發誓嗎?”


白牧野坐在那,平靜的跟皇帝對視著:“抱歉,我不能。”


“為什麽?難道你不怕我一聲吩咐,幾個神級護衛就會進來殺了你們?你的帝級老祖這種時候也是趕不過來的,朕一個已經死了的人,也不會在乎那麽多。”皇帝看著白牧野道。


“那你不怕他一怒之下滅了你皇族?”林子衿冷冷問道。


“哈哈,她會把朕挫骨揚灰,卻不可能真的毀了李氏皇族。”


“您一個隻剩下半年時間的皇帝,真要殺我,何必跨越星河親自過來?更沒必要跟我說這麽多。”


“那是我想親眼看著你發誓。”皇帝道。


“我的骨頭沒有硬到見誰都不慫的份上,但這個誓,我的確也不想發。”白牧野看著皇帝,“如果有朝一日天下大亂,而恰我一不小心成了救世主,那麽,我未必會拒絕!”


“你很放肆。”皇帝那雙一直溫和平靜的眼眸裏,終於閃過一抹淡淡的冰冷。


白牧野平靜看著皇帝:“那不是欲望,那是責任。”


皇帝也冷冷看著白牧野。


一國之君,掌控萬億生靈生死,他就算再怎麽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慈祥的鄰家老頭的模樣,他都不是,永遠都不可能是。


“我說的是真心話。”白牧野說道。


“你知不知道,你這番話,足以讓我動殺心了?”


皇帝淡淡說著,瞥了一眼門板大刀都拎出來的林子衿。


“狗皇帝,那你信不信,你再囉嗦一句,我一刀就剁了你?”


林子衿才不管外麵有多少個神級大能,她隻知道,誰都不能傷害她的哥哥!


誰敢這麽幹,她就跟誰拚命!


“丫頭,刀收回去。”白牧野看了一眼林子衿。


“不!”林子衿幹脆利落的拒絕,她一臉倔強的看著白牧野,“我覺得,狗皇帝今天就是想要來殺你的,哥哥,你還看不出嗎?肯定是那個什麽狗屁國師,胡說八道扯什麽哥哥身懷氣運,然後不知又說了什麽難聽的話。什麽輔佐新帝,用得著我們嗎?帝國朝堂之上,名臣名將輩出,忠臣良將無數,即便小顧被強行推上那位置,即便他是條鹹魚幾十年不上朝,這帝國也不會垮!所以,這狗皇帝今天過來,無非就是試探哥哥你的態度,其實不管哥哥你說什麽,答應也好,不答應也罷,狗皇帝都不會放棄他的殺心。他親自來就是想親眼看著你死!但他廢話這麽久,翻來覆去的說那些沒意義的東西,其實也是在等!等哥哥家的老祖宗會不會來!”


林子衿說著,冷冷轉向皇帝:“狗皇帝,我說的對也不對?”


皇帝苦笑道:“我這已經死了的人,還要被你一個小丫頭一口一個狗皇帝的罵著,不過沒什麽,當初老三在你跟前,你也沒少罵朕是狗皇帝,朕不與你這小丫頭一般見識。”


他看著白牧野,聲音森冷起來:“白牧野,你確定,不發誓是吧?”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間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讓我進去!”


“你們憑什麽攔在這?”


“滾開!”


隨後,別墅的門被用力推開。


顧英俊那張有些漲紅的臉,出現在那裏,他看了一眼屋子裏的情況,然後鬆了口氣。


大步走到皇帝麵前,一雙眼看著皇帝的眼睛,怒氣衝衝的道:“父皇,你當黑臉,我唱白臉,有意思嗎?”


皇帝微微一怔,隨即皺眉:“你來做什麽?”


小顧怒道:“還想瞞我到何時?您不想讓我進來,門口杵著一堆神級大能,我能進來嗎?”


皇帝突然笑起來:“所以說,父皇這手段……有點掉價,讓我兒嘲笑了,是嗎?”


小顧撲通一聲跪在皇帝麵前,大哭道:“父皇,您到底怎麽了?”


小顧隻是對皇位沒興趣,又不是不孝子。


剛剛跟著一群人熱熱鬧鬧的回去,心裏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父皇把所有人都給打發走,單獨留下小白跟子衿是想說什麽?


也就在這時,皇帝身邊的一個侍衛找到他,偷偷給了他一份東西。


看過之後,小顧整個人都有點懵了。


那是他父皇留給他的一封信。


皇帝希望他能上位!


將滿朝文武,可信任的人的名單給了他。


同時,皇帝最看重的一個人,就是小白!


但對這個國師用生命推演出來的人,還心存一絲疑慮。


未來一角太模糊。


關鍵他還姓白。


所以皇帝希望小顧能配合他演一場戲。


皇帝扮黑臉,以帝王之尊,故意打壓小白,這份力度絕對是夠了。


然後讓小顧“恰巧”撞破這一切,把小白保下來。


到時候,白牧野這個本身就沒什麽野心的年輕人,自然會對小顧感激不盡。


可惜,皇帝想的挺好,但小顧就不是個按常理出牌的人,毫不猶豫就改動了劇本。


改的皇帝都有點懵。


看著跪在麵前的小顧怒道:“你還有沒有一個皇子的自覺!”


小顧哭道:“我不想當什麽皇子,隻想有一個健康的父親。”


他雖然到現在也不知道父皇到底怎麽了,可這架勢分明就是在托孤,他甚至都不敢往深裏去想。


皇帝站起身,來到小顧麵前,抬手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人都死了還如此操勞,跨越無盡星河跑來這裏演一場戲,容易嗎?


卻被這混賬兒子一句話全特麽給泡湯了。


就算不是隻剩半年壽命,他也會被這混蛋給活活氣死。


“父皇,您隻是想要讓我上位,您什麽事情都沒有,對不對?”


顧英俊被皇帝打了一巴掌,卻恍若未覺,哭著看著皇帝。


狗皇帝真是無聊!


林子衿歎了口氣,意興闌珊收起那把門板似的大刀,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站起身,拉著林子衿的手,就這樣走出了方晴的房子。


門口站著的幾個神級存在,一個個像是沒看見白牧野似的,任由他們兩個走了出去。


來到外麵,兩人才深吸一口氣。


抬頭看看頭頂湛藍的天,相互對視一眼,沉默的往老宋家方向走去。


方晴的別墅裏。


皇帝仰天長歎:“這就是命嗎?”


“我李氏皇族先祖,昔年曾跟白家老祖和林家老祖有約,若有一天,李氏皇族後人不肖,白家跟林家優秀子弟,可取而代之……但白林兩家老祖卻都表態,願永遠擁戴我李氏。”


“到朕這一代,隱患出現,白林兩家的一部分人已經開始不滿現狀,違背了其先祖曾許下過的諾言——永遠效忠皇室,永遠不站隊皇子。”


“當然,這件事朕也有錯,朕當年,為了上位也曾拉攏過他們。可惜,齊王拉攏的,都成功了。而朕拉攏的,卻都拒絕了朕。朕當年曾為此怒不可遏,的確因此做了一些錯事。但在上位多年之後,再去看待這件事,卻發現,不站隊那些才是最忠誠的人。他們依然遵循著祖訓,即便朕當時許給他們天大利益,都未曾動搖。”


“朕一直覺得,對那些人有所虧欠,但也一直認為,還有時間……可惜,上天卻跟朕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他看著依然跪在那裏的顧英俊:“孩子,你的父皇,已經死了,半年前就死了!”


顧英俊猛地抬起頭,呆呆看著皇帝,嘴唇哆嗦著,身體都在微微顫抖:“不,不,父皇,您騙我的,這不是真的……”


“這是真的!”


皇帝目光柔和下來,輕輕摸了摸顧英俊的腦袋,伸出一隻手,“你起來。”


顧英俊茫茫然站起身,大腦都是一片空白。


皇帝拉著他的手,坐在沙發上,輕笑道:“你看,這世界如此真實,又如此鮮活。朕除了當皇子的那些年,曾四處走過,已經好多年未曾出行。到死都在遺憾這件事,如今……也算了了一樁心願。”


顧英俊再也忍不住,抱著皇帝嚎啕大哭。


記憶中,除了小時候敢這樣肆無忌憚的抱著父皇,已經太多年沒有抱過自己父親了。


皇帝愣了愣,把手輕輕放在兒子的背上:“你長大了。”


“不,我沒長大,父皇您也還年輕……您……”


顧英俊泣不成聲,根本沒辦法接受這現實。


“嗬嗬,人終究都會有一死,即便輝煌璀璨的上古文明,那麽多絕世天驕,最終不也都被埋葬在這漫長的歲月長河裏?朕與他們相比,又算得了什麽?”


皇帝淡淡說著,輕輕推開兒子,看著那張哭得一塌糊塗的臉,認真的再次說道:“你長大了,得學會一個人麵對這波詭雲譎的世道,得學著承擔起本就應該由你來承擔的東西。你兄長,即便有野心,也沒那能力,幸虧他沒野心。你弟弟看似軟弱,實際是個聰明人,但他也不適合坐在皇位上,以後你倒是可以重用他。你們兄弟三人當中,就隻有你,才是最適合的。”


“剛剛逼著小白發誓,半真半假。”


“他若是發誓了,父皇也的確會更放心。”


“可他偏不發誓,父皇這心裏,還是有點沒底的。”


“林子衿那丫頭說的沒錯,你父皇我就是一個狗皇帝,心思陰暗,疑心太重。”


顧英俊哭著搖頭:“不是這樣的,您在孩兒心中,是最好的父親!但小白他也不會做出您擔心的事情,孩兒信他。”


皇帝看著他道:“朕不是一個好父親,但朕……自認是一個好皇帝。白牧野這個年輕人,當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死個人。他做的那些事,沒有一件是簡單的。否則即便真像國師說的那樣,他是個身懷大氣運之人,若沒有與之匹配的實力、智慧、膽識跟果決,他恐怕也早不知死了多少次。這樣的人,兒子,他可能會成為你未來最大的助力,但也有可能……會成為你頭上隨時斬落的一把刀。”


顧英俊胡亂擦了一把臉上的淚,低聲道:“不會的父皇,我相信他!”


“當皇子,當王爺,你都可以相信別人,可以相信很多人。但當皇帝,你骨子裏,誰都不能信!兒啊,你可知你父皇我正是因為信了,才落到今天這地步!”


皇帝看著他,淡淡道:“所以,我會留下一股你都不知道的力量,當有一天他真的做出什麽叛逆之事,那股力量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消滅他!”


“父皇你……”


“但朕希望,那一天,永遠都不要到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