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老頭子歸來
loading...

白牧野當即愣住,他能感覺出來老頭子並沒有開玩笑,整個人當即精神起來,默默的將飛行器的速度推進到最快。


看了一眼依然在熟睡中的林子衿和後麵的顧英俊,白牧野一臉凝重。


老頭子和林采薇兩人在沒有晉升到神級的時候就已經是超級強者,雖然不敢說能對抗神級,但至少麵對同境界的對手,他們兩個幾乎不可能落敗。


如今已然踏入神域,竟然還能受傷?


而且還是在來這裏的路上?


難道說,不止飛仙受到了攻擊?還有其他地方……也出現了神族的身影?


雖然已經知道他們沒事,但白牧野還是有些心急如焚。


兩個小時之後,飛行器悄無聲息回到百花城。


直到飛行器徹底停穩在院子裏,林子衿和顧英俊才終於清醒過來。林子衿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聲音膩膩的問白牧野:“咱們到家了?”


白牧野點點頭,沉聲道:“老頭子他們過來了,說是受傷了。”


“啊?”林子衿一下子就清醒了,頓時順著飛行器的門跳下來,急急慌慌往裏麵跑去。


白牧野跟顧英俊以及大蚊子緊隨其後。


到了客廳裏麵,看見老頭子跟林采薇正一臉悠閑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時事新聞,大鵝則委屈巴巴的趴在一旁,看見白牧野回來,大鵝頓時跳起來,大聲道:“你們可算回來了,這老頭跟這女人太凶了,太不講理了!”


林采薇淡淡瞥了一眼大鵝,大鵝頓時一哆嗦,改口道:“主要是這老頭。”


老頭子此刻已經恢複到之前那副模樣,笑嘻嘻的看著大鵝道:“沒把你直接下鍋給燉了你就慶幸吧!”


大鵝:“……”


真的,本鵝算是看出來了,這一家子從上到下,就沒有一個好人。


白牧野看著老頭子,問道:“傷哪了?”


老頭子嘿嘿一笑:“傷心了啊!走了這麽久,好容易回來,結果你們這些小家夥居然都不在家。跑出去送死,眼看著就要白發人送黑發人,能不傷心嗎?”


白牧野:“……”


林子衿:“……”


顧英俊:???


小顧同學甚至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麽。


老頭子跟林采薇都打量了一眼小顧,卻沒有多問什麽。


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老頭子:“這一點都不好玩。”


林子衿也衝到林采薇麵前,不說話,就那樣靜靜看著林采薇。


“哎呦,丫頭又長高了呢,都快比我還高了!”林采薇笑嘻嘻的道:“有沒有想姐姐?”


林子衿沒說話,定定的看著林采薇,然後突然投到她懷裏,緊緊抱著她。


林采薇臉上笑容斂起,眼裏露出一抹柔和之色,輕輕拍了拍林子衿的背:“怎麽了丫頭?受委屈了嗎?”


“想你了。”林子衿悶悶的說道,聲音中還帶著幾分哽咽。


“你這丫頭,這麽感性,有點不像你呀?”林采薇眼神愈發柔和,隻是被林子衿用力抱著,似乎觸動了什麽,眉宇間閃過一抹痛苦之色。


“你真的受傷了?”林子衿也是相當敏感,瞬間鬆開林采薇,一臉認真看著她。


“沒什麽大礙,休息幾天就好。”林采薇道。


“到底怎麽回事?”白牧野皺起眉看著老頭子。


老頭子白了他一眼:“你小子現在怎麽變得愈發老氣橫秋了?心態比我這老人家都老,一點都不好玩!”


“不說是吧?”白牧野沉下臉。


“其實也沒什麽大不了,就是在歸途中,剛進入到飛仙星係的時候,遇到一個神族的老家夥,我們倆跟他打了一架,然後呢,那老家夥跑了,我們吃了點小虧,不過他也沒占到什麽便宜。”老頭子若無其事的說道。


“就這樣?”白牧野有些不信的看著他。


“那還能怎樣?”老頭子笑嗬嗬的道:“倒是你們幾個小家夥,真是了不得呀!看看,新聞上到處都是你們的身影,真是有出息!”


白牧野假裝沒聽懂老頭子話語中的陰陽怪氣,看著老頭子找出來的那些新聞。


“一架神秘的飛行器,一隻神級的血色蚊子,這是一個怎樣的組合?至今沒人知道,但他們卻給這顆多災多難的星球,帶來了生的希望!”


“我覺得,那幾個人的年齡應該都不大,尤其那兩個地麵戰鬥的宗師,他們的戰力太強了,竟然能夠橫擊大宗師境界的次元生物!至於那個神秘的符篆師,我覺得他年歲應該不小了,畢竟那麽厲害……”


“那隻血色的蚊子,有人說是鬼潭蚊子王,至於這樣一個原本應該讓我們感覺到恐怖的生靈,為什麽會出現在幾個人的身邊,並且幫助我們人類,這個恐怕隻有那幾個人心裏最清楚。但我要說的是,感謝他們!”


“感謝那三個人類,還有那隻蚊子,如果沒有他們,我們的城市就徹底淪陷了……其實他們來之前,城市已經淪陷了,我們當時都已經絕望了!”


老頭子笑嗬嗬的道:“你看,你們比那兩個剛剛踏入神域的家夥都出名了呢!”


白牧野道:“又沒有人知道是我們。”


就在這時,通訊器響起,白牧野看了一眼,是彩衣。


接通之後,彩衣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小白,那架神秘的飛行器裏麵的人,是你跟子衿還有小顧同學吧?你居然帶著小顧不帶著我們,太過分了!”


“這要帶著你們,還蒙什麽麵啊,不如幹脆直接光明正大的組團打算了。”白牧野笑道。


“反正我不管,下次要是再有這種事兒,必須叫著我們!”姬彩衣在那邊說道:“好了,不跟你鬧了,你們都已經回來了吧?接下來藏好那隻大蚊子吧,現在恐怕全世界都在瘋狂的找它呢!”


白牧野點點頭,然後說道:“好的,我知道了!”


掛斷通訊器之後,衝著在那撇嘴的老頭子嘿嘿笑了笑,然後道:“彩衣,你知道的。”


老頭子歎了口氣,道:“小白啊,你這次的行動,還是有點太草率了,你了解那些神族嗎?你知道他們的行動計劃嗎?你清楚他們到底來了多少強大的存在嗎?你是不是覺得帶著一個神級的強者在身邊,就什麽事情都沒有了?”


白牧野一臉真誠的看著老頭子:“了解,知道,清楚,不是。”


老頭子:“……”


林采薇:“……”


“小子你是不是找揍?”老頭子愣了半天,才瞪著白牧野怒氣衝衝的道。


揍他!


別慫!


揍他呀!


這小子就是找揍!


就應該有個人狠狠的修理他一頓!


把他打到屁股開花他就爽了!


哈哈哈!


鵝爺是不是可以看到特別精彩的一幕大戲了?


假裝委屈巴巴趴在一旁看熱鬧的尼古拉斯·高貴·鵝此刻一雙眼睛裏泛著興奮的光芒,正在心裏麵拚命的給老頭子加油鼓勁呢。


大蚊子則無聲無息的蹲在沙發上,挨著老頭子,聚精會神的看著光幕上的時事新聞。


對新聞裏麵介紹的那道紅光似乎特別感興趣,看得連連點頭。


似乎非常認同新聞裏麵對它的那些形容和描述。


什麽快到不可思議啊,強大到無以複加啊,身為一隻蚊子,但卻跟人類這般友好啊……反正那些溢美之詞,大蚊子都覺得他們說得對。


就連老頭子都忍不住看了幾眼身邊這隻大蚊子,然後繼續虎視眈眈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有些無奈的道:“我真的心裏有數。”


他這麽一說,老頭子頓時明白了,這件事應該跟符篆師寶典有關,狠狠瞪了白牧野一眼,沒有繼續再往下問。


林采薇在一旁微微一笑,她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所以更不會去多問什麽。


白牧野忽然想起來,老頭子把話題岔開,還沒說那個神族是怎麽回事呢?


“沒什麽好說的,應該是這次針對飛仙行動的神族總負責人,”老頭子淡淡說道,看了白牧野一眼,“如果我們沒有及時趕到的話,他十有八九會降臨在飛仙星。”


白牧野沉默了一下,然後拿出幾張符篆,遞給老頭子。


“啥意思?”老頭子怒視著白牧野,“你這是對一個神符師的一種藐視你知道嗎?淨化符……治療符,你當老子不會畫怎麽的?”


“那要不要?”白牧野問道。


“要!”老頭子罵罵咧咧,扯著林采薇上樓了。


白牧野跟林子衿相互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起來。


還好,他們兩個都沒什麽大事,這讓兩人心裏麵放心不少。


顧英俊在一旁弱弱的道:“這兩位……也都神級了?”


“你應該認識的吧?”白牧野看他一眼。


顧英俊點點頭:“都聽說過。”


小樣還玩諱莫如深這一套,白牧野才不信小顧不了解老頭子跟林采薇。


顧英俊這家夥隱藏得是真深,如果不是機緣巧合之下被白牧野給詐出真實身份,恐怕到很久以後都未必能猜出他的真實身份。


話說回來,小顧也沒想跟他隱瞞,尤其在知道他就是大魔王之後,更是不想跟他隱瞞了。


原本就是他的皇帝老爹讓他過來找白牧野的,如果隱瞞久了,就算有天說出來,那味道也會變了。


朋友之間相處,還是開誠布公一些的好。


心裏麵留一點小秘密這個沒什麽,但如果身份上也死死的瞞著,不免會讓人懷疑動機。


樓上房間裏。


林采薇有些疑惑的問老頭子道:“這些符篆……你自己不會畫嗎?還有,小白現在即便是宗師級,可他的符篆對我們的傷勢有用嗎?”


老頭子嘿嘿一笑,隨即有些感慨的道:“我一直覺得自己已經算是一個真正的符篆師天才了,這世間比我還優秀的符篆師沒有多少。”


林采薇翻了個白眼,但卻沒有反駁,因為老頭子說的也的確是實話。


即便是飛大那個老宋,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不如老頭子的。


別看老宋是全係,而且同樣也在這個時間節點踏入神域,但就連老宋自己都清楚,如果白勝這個家夥要是努力起來,他真的是不如的。


老頭子歎息道:“如果說我跟老宋這群人,都是符篆師當中億萬裏挑一的頂級天才,那麽,小白這孩子,就是我們這群頂級天才群體中的頂級天才!大家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比如說那本書……在我手裏很多年,我不過學了點皮毛,這你也知道。”


老頭子一邊說,一邊將一張淨化符打在林采薇身上。


林采薇眼中頓時露出震撼之色。


因為說一萬句,也不如實際行動來得更直接。


東西好不好用,一試就知道。


同樣是淨化符,小白畫出來的這些,功效上簡直就是神了!


跟她過去了解的淨化符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符篆。


“感覺到了吧?這小子的進步速度,簡直可以嚇死個人!甚至都超過我的預料了。我當時對他的判斷已經是萬古以來絕無僅有的天才了。所以對齊王的封印和壓製,我從來沒有真正當回事過。但沒想到,這小子的進步速度,依然還是大大的超出了我的判斷。尤其是他對符篆術的理解,完全可以碾壓我……”


老頭子說著,又打在林采薇身上一張治療符。


“比如說這種治療符吧,看這樣子,應該還是不入品的,你能想象嗎?一張宗師級、不入品的治療符,可以治我們這兩個神級強者的傷?”


林采薇失神的搖搖頭,身體中的變化是最為直接和明顯的。


她跟老頭子的傷勢,可沒有老頭子說的那般輕巧,實際上嚴重的很!


那個神族的神級強者雖然在他們兩個聯手之下退走,但傷勢卻比他們要輕很多。


神級的神通,的確是太強大。


那個群族對天地間各種元素的理解和掌控能力,真的是太強了!


遠超過人類。


所以,即便大家處在同境界上,他們這邊還是兩個人,但依然很難給予對方重創。


就算當時老宋跟方晴都在場的情況下,恐怕也留不住那個神族!


“你信嗎采薇,如果小白到了神級,他一個人,就可以吊打咱們遇見的那個神族!”老頭子十分肯定的道:“我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林采薇在淨化符和治療符的治療之下,感覺自己身體中的傷勢很快穩固住,而且迅速的恢複當中。


她星眸眨動,看著老頭子道:“我現在信了!”


老頭子笑起來:“所以,什麽叫全係?咱家小白這個才叫全係!老宋那種……嗬嗬。”


正說著,老頭子身上通訊器突然間響起。


“嘿,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老頭子哈哈一笑,接通了通訊器。


老宋發過來的,是視頻請求!


隨著老頭子接通之後,那邊老宋的投影頓時出現在老頭子麵前,看見林采薇的瞬間,微微一怔,隨即又看了一眼屋子裏的陳設。頓時不懷好意的笑道:“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滾!”林采薇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隨後方晴的投影也出現在房間裏,看著林采薇,眼中露出驚喜:“呀,采薇,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呀?”


林采薇嗬嗬一笑:“你是來找我炫耀你已經進入神域這件事嗎?”


“哈哈哈,話別說得那麽直接嘛,讓你這麽一說,我都有點不好意思炫耀了呢!”方晴一臉的“對,我就是在炫耀”的表情。


林采薇淡淡一笑:“那,恭喜呀!”


“沒誠意!”方晴撇撇嘴:“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那邊老宋也呲牙笑道:“老白,你們家的小白,現在是我徒弟了!沒想到吧?”


“嗯,是沒想到,你就這樣比我矮了一輩。”老頭子說道。


“少來,咱各論各叫,休想占我便宜!”老宋冷笑道:“還有,你個老家夥,你宋爺現在也已經是神域大佬了!哇哈哈哈哈,怎麽樣,有沒有被刺激到?”


老頭子一臉淡定的搖搖頭:“這有什麽可刺激的,那麽得意,不知道還以為你成帝了呢。”


“嘿……你個萬年大宗師,你也好意思笑話我?話說,你進入大宗師也沒多久吧?我沒記錯的話,好像去年你還宗師呢,哈哈哈哈!”老宋眼中的得意完全掩飾不住。


就連林采薇都忍不住有點同情老宋了。


因為一直以來,老宋跟方晴,都是他們這群人當中最努力最拚命的。


兩個相互有好感甚至就差那層窗戶紙被捅破的人,為了修煉,硬生生把感情拖到了現在!


也真是沒誰了。


她跟白勝雖然也拖了這麽多年,但那卻是兩回事。


如今老宋跟方晴這一對兒也終於苦盡甘來,踏入了神域,便第一時間迫不及待的來找他們顯擺來了。


可惜……


林采薇衝著方晴眨了眨眼。


能相互這樣肆無忌憚的顯擺,就說明他們之間的感情相當好。


哪怕多年不見,也絲毫沒有任何影響。


所以,方晴幾乎是瞬間讀懂了林采薇眼神中的意思。


她有點瞠目結舌的看著林采薇,眼神中帶著強烈的不敢相信。


林采薇又微笑著衝她眨眨眼。


“真的?”方晴眼裏漸漸的露出驚喜之色。


這時候,老宋依然還在一旁大肆嘲笑老頭子呢:“怎麽樣?被我說中了心事,是不是有點不開心?說起來,咱們四個,你跟采薇的天賦都是一等一的好!比我們優秀,但你們呀,太沉迷於情感,受製於舊事。這人生哪有什麽過不去的坎兒?你們說是吧?如今我跟方晴都已經踏入神域了,嘿嘿嘿,你們是不是,也要努力一下了?不然再過些年,你們可就真的老嘍哈哈哈……”


方晴用胳膊肘懟了懟身邊的老宋。


老宋依然在笑。


方晴用了點力氣。


老宋看她一眼:“你懟我幹啥?”


方晴麵無表情的道:“采薇也神域了。”


“啊?呃……真的?”老宋一臉吃驚。


老頭子一臉壞笑。


老宋頓時嘿嘿笑起來:“哈哈哈,恭喜恭喜,恭喜采薇,不過老白,你還有臉笑?人家進入神域了,又不是你進入神域了!真的,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我看早晚會被你家小白給追上!”


方晴看著老頭子那一臉壞笑的樣子,也有些震驚了,於是又看了一眼林采薇。


林采薇眨眨眼。


方晴:!!!


她麵無表情的轉頭看了一眼老宋:“白勝也神域了。”


“哈哈哈哈這是我今年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了,白勝去年大宗師今年神域?哈哈哈哈哈!”老宋笑得前仰後合。


老頭子在這邊淡淡說道:“內個,小宋啊,我跟采薇呢,現在就在飛仙,咱們也好久都沒見了,見見麵,喝點如何?”


老宋不笑了,目瞪口呆的看著老頭子:“你真神域了?”


老頭子嗬嗬一笑:“多新鮮啊,神域……很難?”


老宋依然不敢置信:“怎麽可能?”


林采薇一臉同情的看著他:“真的。”


老頭子:“咱見麵喝……”


哢嚓。


那邊通訊器關了,兩道投影瞬間消失。


房間裏,老頭子跟林采薇相互對視,一臉無語,半晌,雙雙大笑起來。


老頭子被牽動了傷口,齜牙咧嘴道:“哎呦我去……我得趕緊給自己治一下,他奶奶的神族小雜碎,嘶……不然的話,老宋那老混球一會兒來了,肯定得拉著我打一場,這個樣子,還真……嘶,打不過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