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首相孫子
loading...

青年臉上保持著得體的微笑,淡淡說道:“怎麽?林姑娘不信?”


林子衿眸光清冷地看著眼前這位:“如果你真是我粉絲,就應該明白,我隻對砍人有興趣。”


“哈哈哈,林姑娘真能說笑,這可不是砍人的地方。”青年爽朗的笑起來,露出兩排整齊而又潔白的牙齒來,說道:“這是舞會,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下想請林姑娘賞臉跳支舞,可以嗎?”


說著,非常優雅而又紳士的伸出一隻手來。


“不賞臉,不可以,沒興趣。”林子衿說道。


舞池裏麵的氣氛熱烈而又歡快,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邊的角落。


青年臉色略微僵硬了一下,說道:“林姑娘還真是如同網絡上那些視頻裏所展現出來的樣子呢,高冷,我喜歡。”


“不用你喜歡。”林子衿看了他一眼:“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請不要來打擾我。”


青年點點頭,聲音溫和的說道:“抱歉,是在下失禮了。”


說著,轉身離開。


“好討厭呀,要不咱們走吧,哥哥,咱們去找個地方吃宵夜好不好?”林子衿看著白牧野道。


白牧野看了舞池裏麵玩得正開心的一群人,點點頭:“好,那就走吧。”


隨後,白牧野站起身,在群裏給眾人發了個消息,又給張可欣和鮑菲羽這兩個徒弟也發了消息,然後準備悄然離去。


那邊回到人群中的斯文青年衝著身邊人說了幾句什麽,然後坐在沙發上,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能讓趙家低頭,羅家罷手……還能讓紫雲的網絡紅人美少女跨越無盡星河主動倒追,好吧,後麵這個是長相問題,先天優勢。


原來林子衿也是看臉的!


嗬嗬!


不過飛仙這種地方,能出現這麽一個人物,有點意思!


窮鄉僻壤的大人物呢!


就是不知道一棒子給打死,會不會很好玩?


這該死的枯燥乏味的人生啊!


好容易才出來溜達溜達,總要找點樂子不是?


林子衿,你也真是出息了。一直在想你為什麽會離開紫雲,原來就是因為一個長的好看的小白臉!


正好,當你麵把他廢掉,你又能如何?


一個有兩分背景的網絡小紅人,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以為把三皇子那種軟弱無能的東西欺負得見你就怕這世上就沒人動得了你?


在紫雲那種地方不好輕易動你,但在這飛仙……嗬嗬。


高冷?超凶?


靈力鎖一鎖,不需要兩天,叫你爬著到我麵前你都不敢跪著走!


青年斯文的臉上,露出一抹嘲諷。


這時候,趙家家主趙誠來到他身邊,臉上帶著笑容,低聲道:“趙公子……”


青年微微皺了皺眉,有些厭煩的輕歎了口氣,說道:“趙誠,我說過,我這次是偷著跑出來的,好容易才有這麽一點閑暇的空餘時間,你能不能讓我自己放鬆一會兒?”


趙誠臉上露出謙卑的笑容,道:“公子莫怪,我就是剛才看見公子似乎過去跟白牧野那邊說了幾句話,然後他們就走了,我這不是怕那兩個孩子不知公子身份,得罪了公子……”


青年瞥了趙誠一眼,心說老狐狸眼睛倒是夠尖。


他拿起麵前酒杯,輕輕搖晃著,淡淡說道:“怎麽?吃虧還吃上癮了?被人家狠狠收拾了一下,逼得當麵給人道歉,不覺得委屈反倒喜歡上了對方?”


趙誠樂嗬嗬的道:“一場誤會而已……”


“嗬嗬,你們之間那些破事我沒興趣,也懶得管。但是趙誠,實話告訴你,別以為你是我家遠親,就可以在我麵前托大。我來飛仙,就為了找點樂子,準確的說,我就是因為姓林那丫頭才來的!”


青年把玩著手裏的酒杯,頭也不抬的淡淡說道:“林子衿,身份是孤兒,被天麓女子學院的教授林采薇所收養。林采薇的身份地位不太一般,但卻跟家族鬧掰了,老死不相往來。”


“在紫雲的時候,當今三皇子曾追過林子衿一段時間,被打到懷疑人生,從此不敢招惹。林子衿便自以為厲害,經常在網上曬一些比賽視頻。看上去是粉絲行為,實際上都是自己的小號炒作。”


“目的呢,不外是為了紅,為了出名。給自己打造的人設,是什麽高冷、超凶……但你也看見了,她在姓白那小白臉跟前,哪有什麽高冷?所以不過是裝出來的罷了。”


“姓白的那個,背後有百花城孫家,嗬嗬,第七軍團的主官,如今正在戰鬥,沒有幾十年的時間,他離不開戰場。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飛大的大宗師級教授看上了他,欲收為弟子。不過,他不太可能收一個廢掉的人吧?”


趙誠聽得心驚肉跳,姓林那姑娘竟然還有這種經曆?他臉上笑容愈發燦爛起來,低聲勸道:“白牧野畢竟是飛仙聯賽的總冠軍……”


“我說你廢話怎麽這麽多?”青年看著他說道:“我肯給你解釋這麽多,是因為這一次我過來,你招待得還不錯,沒有自作主張的去討好我家那老東西跟他告密。所以我看你挺順眼,但是,到此為止吧,不要再多說什麽了。我做什麽,比你有數得多!”


“公子說的是,是我多慮了,你們好好玩,這年輕人的場合,也不適合我,嗬嗬。”趙誠一臉尷尬,期期艾艾從青年身旁退走。


不過離開這裏之後,第一時間召喚過來心腹,低聲交代了幾句,隨後歎了口氣,搖搖頭離開。


不是不想管,是實在不敢管啊!


他之前也沒想到,堂堂帝國首相的孫子,竟然會對這種小地方的舞會感興趣。


直到趙赫炎找上了林子衿,他才突然恍然大悟,不由暗自後悔。


忘記了林子衿之前紅遍紫雲的事情了。


趙赫炎身為首相的嫡孫,一直就住在紫雲,知道林子衿實在太正常。


而且趙赫炎剛剛透露出來的那些信息,也有點太驚人了!


三皇子追求過林子衿?那林子衿要是在這裏出點事……三皇子那邊會不會無比憤怒?


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天潢貴胄,可古琴趙家的小身板經不起折騰啊!


一旦今天白牧野和林子衿出點什麽事兒,他們古琴城趙家,絕對是首當其衝要受到巨大衝擊的!


羅家的前車之鑒就在那擺著呢!


莫說林子衿,如今的符龍戰隊也不是一個小透明啊!


那是一顆星球的高中聯賽總冠軍!


尤其白牧野跟林子衿這兩人,在網絡上的人氣都高到可怕。


趙誠甚至能夠想到,一旦趙赫炎得手,所有的黑鍋和髒水,必然潑到他古琴城趙家身上來。


如果幹這件事的人是趙赫炎他爺爺……哪怕是他父親呢,趙誠都不會這麽頭疼,最多覺得昧良心。


但這些年來,昧良心的事他沒少幹,不差這一件。


隻是趙赫炎……不值啊!


白牧野跟林子衿還沒走出趙家的大宅子,就有人悄然趕上。


直接在白牧野和林子衿跟前擦肩而過,低聲說了一句:“出去小心!”


白牧野跟林子衿相互對視一眼。


隨後,大漂亮和小小白幾乎同時在兩人耳機裏麵說了一些話,內容大同小異。


正是剛剛在舞廳裏麵,趙赫炎對趙誠說的那番話!


同時又飛快查出了趙赫炎身份,告知了兩人。


“丫頭,你之前不認識他?”白牧野看著林子衿問道。


林子衿搖搖頭,皺著眉頭說道:“他那麽老,我怎麽可能會認識他?不過,我聽說過他,帝國首相的小孫子。隻是沒想到……他會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來。”


“他找死。”白牧野聲音冰冷下來。


林子衿甜甜的看了一眼白牧野,柔聲道:“哥哥,我在想,能在他身邊護衛的,至少是大宗師吧?”


白牧野想了想,拿起通訊器:“老頭兒,有人欺負我,帝國首相的小孫子。”


這種事兒,不能開玩笑,得把話說明白。


通訊器那邊似乎有點迷糊,咕噥了一句:“啥?”


不過隨後立即精神了:“哪?”


“對方是帝國首相的小孫子!”白牧野怕他沒聽清,強調了一遍。


“為師問你在哪!”那邊的聲音很不耐煩。


“趙家大門口。”白牧野看了一眼,距離趙家的大門,大概還有五六百米的距離,夠用了,隨手給老宋發了個定位。


“十分鍾。”那邊說完,直接掛斷了通訊器。


林子衿沉默了一下,道:“看來,還真得快點成長起來呀,真是麻煩呢。”


“我家丫頭太好看了。”白牧野笑道。


“我喜歡聽,哥你再說一遍唄。”林子衿笑得很甜。


心中卻在翻騰——


這個趙赫炎居然是衝我來的?


唉,又要給哥哥添麻煩了!


就像當年那樣!


我已經很努力的在成長了,可是依然跟當年一樣,其實並不能幫到哥哥什麽。


這種感覺,讓林子衿有種難言的、無比強烈的憤怒。


但她並不想表現出來,哪怕當著她最親近的哥哥。


兩人牽著手,乘著夜色,緩緩漫步在趙家大宅的林蔭小道裏。


五六百米的距離,兩人溜溜達達走了八九分鍾,終於走了出來,離開了趙家。


趙家這座大宅坐落在一片巨大的公園裏麵,哪怕出了趙家,外麵依然是鳥語花香林木繁盛的自然景觀。


想要走出去到外麵,至少還有十幾裏的路。


兩人提前離開,本就是想要在這公園裏麵散散步,然後去找地方吃宵夜,如今看來,卻是不行了。


因為他們這邊剛出來,走了還不到兩百米,剛剛拐過一個彎,就被兩個突然出現的人給攔住了。


其中一人,直接朝白牧野出手。


嘭!


一道沉悶聲音響起。


白牧野站在原地沒動,他麵前,出現一道近乎透明的光幕,在這夜晚看上去格外清晰。


襲擊他的人愣了一下,大概沒想到自己的攻擊居然被擋住了。


而且那道光幕竟然隻發出一陣輕微的波動!


一張控製符、一張衰老符、一張劇毒符,一張劍符。


在這人動手的一瞬間,就已經從白牧野身上飛了出來,借著夜色,悄悄的,速度極快的飛出去,繞了個圈,一起拍向這人後背!


哪怕夜色濃如水,動手這人也不是看不見有符篆從白牧野身上飛出,他隻是沒想到白牧野的反應如此之快,更沒想到他一擊居然沒能湊效,輕敵大意了!


所以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四張符已經在他身上炸開了!


身體瞬間不能動了!


身體機能也開始瘋狂下降!


同時又中了劇毒!


雖然那毒一時半會毒不死他,但卻刹那間破壞掉他身體內部很多神經!


哪怕有大宗師級的強橫體魄也擋不住!


白牧野沒有太頂級的劇毒符材料,隻能湊合著做了一些,就當提升經驗用的。


但這些劇毒符,都是些強大的神經毒素,雖說達不到頂級效果,但也絕不是誰都能夠承受。


哪怕像從前隻能湊效一秒鍾,對人造成的傷害,也是無比巨大的!


最狠的還是那張劍符。


直接化成一道光芒之劍,刺在那人後腦之上!


不是穿著戰衣嗎?


不是肉身強橫嗎?


頭鐵後腦勺也鐵嗎?


噗的一聲!


中級劍符順著這位的後腦,狠狠刺了進去。


堂堂大宗師,一聲沒吭,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死了。


四張符,擊殺一名大宗師!


盡管有運氣成分,但這一幕,著實嚇壞了另一個人。


那人見身邊同伴動手,就大喇喇抄手站在那,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意思,讓兩個人過來,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林子衿逃走。


他們的任務很簡單,廢掉白牧野,帶走林子衿。


對這兩人來說,甚至比出去撒泡尿都容易!


誰曾想,一個照麵就被人幹掉一個!


即便這隻是一個初級大宗師,但依然讓人沒辦法接受。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石火的須臾之間,還沒等這人回過神來,然後暴怒著開啟宗師場域對白牧野出手,對麵的林子衿在白牧野動手的一刹那——手中突然間多了一把厚重巨大,猶如門板的大刀,兜頭蓋臉,朝著他便劈砍下來。


“找死!”


區區一個宗師境界都不到的小丫頭片子,哪來勇氣對他出手?


白牧野剛剛為了一舉擊殺眼前的大宗師,幾乎用盡了全部修為。


哪怕封印是完全解開的,但想要一下子幹掉一個大宗師級別的強者,白牧野不得不用盡全力,才有機會成功。


所以一時之間,顧不上對另一個大宗師出手。


此刻見狀,身上直接飛出上百張狂雷符!


這些符篆如果一起激活,這片區域都會瞬間化成一片焦土。


但這種時候,誰能顧得上那麽多?


啪!


一張符,精準的穿過另一個大宗師的場域,直接炸開。


激活!


這名大宗師,再次不能動了!


接著,又是一道劍符,化成光劍,狠狠刺穿這名大宗師後心。


整個過程,跟白牧野擊殺第一個大宗師的套路,如出一轍!


夜色中,這名大宗師一雙眼瞪的老大,簡直如同見鬼了一般,到死都沒辦法理解這第二個符篆師是從什麽地方冒出來的?


老宋落在白牧野和林子衿麵前,上上下下打量白牧野一眼,又看了看白牧野麵前撲倒的那個大宗師。


眼中露出震撼之色,但卻率先問道:“你倆沒事吧?”


“沒事沒事,咱們得趕緊把這裏清理幹淨,這地方沒監控能照得到。”這還真不是漂亮姐出手了,而是這個地方,的確是一個視頻監控的死角!


對方選擇在這地方動手,顯然也是算計過的!


老宋二話不說,隨手一揮,這兩具屍體便憑空消失。


白牧野剛剛擊殺這名大宗師太過幹脆利落,第二個大宗師也死的同樣憋屈,根本沒來得及出手就被幹掉了。


所以這裏並沒有造成什麽破壞,甚至地麵上連一絲血跡都沒有!


符篆化成的光劍太過銳利,造成的傷口隻是滲出來那麽一絲淡淡血跡,還沒等流到地上,屍體就被老宋給收走了。


“您先走,我們倆溜達出去,待會去找您。放心,沿途任何地方,都不會看見您的身影,放心大膽的走。”白牧野道。


老宋像看個怪物一樣看了白牧野一眼,最後撇撇嘴,罵了一句:“惹是生非,裝神弄鬼!”


“師父不就是給徒弟擦屁股的?您收我這麽一個徒弟,還附贈三個徒孫呢。”白牧野衝著老頭擺擺手。


老宋哼了一聲,轉身就飛走了。


這性格,果然跟老頭子極為相似。


這也是為什麽白牧野第一次見到他時就敢跟他沒大沒小開玩笑的原因。


無它,感到親近而已。


夜幕中,公園裏,白牧野牽著林子衿的手,像無數尋常情侶一樣,就這樣溜溜達達的從這公園裏麵走了出去。


趙家這邊。


劉誌遠等人跳舞歸來,發現白牧野跟林子衿不見了,看了一眼信息之後,都忍不住搖頭笑起來。


小白這家夥,他的生命中,還真是隻有符啊!


不抽煙,不喝酒,唱歌跑調,對應酬無感……


好在現在多了一個膩在他身邊的超級美少女,不然這家夥的人生還有什麽樂趣可言?


老劉有點感慨,小白在符篆上能有如此大的成就,真的不是一種偶然。


哪怕是超級天才,也需要自律、勤奮、刻苦!


如果他知道小白剛剛幹掉了一個大宗師級的靈戰士,不知道會不會被嚇瘋。


姬彩衣看著信息道:“小白他們回去了,要不……咱們也走吧?”


劉誌遠笑著搖搖頭:“人家兩個回去膩乎一會,咱們回去添什麽亂?難得有這種放鬆機會,你看他們玩的都很盡興,配他們多玩一會吧!”


姬彩衣想了想:“那好吧。”


劉誌遠露出笑容:“來,我的寶貝,再跳一曲!”


姬彩衣紅著臉,小聲道:“沒個正經,被人家聽見笑話!”


嘴上說著,身體還是很誠實,伸出她那完全不像刺客的柔軟小手,任由劉誌遠拉著,再度進了舞池。


趙赫炎坐在那,突然覺得有點煩躁。


這一次他出來,身邊就隻帶了兩個青年大宗師,從小就陪在他身邊的絕對心腹。


按說這種事情,對兩個大宗師來說,完全是沒有任何挑戰的。


廢掉一個隻能在高中生群體中囂張的高級符篆師,掠回隻能虐虐同齡人的一個八級小靈戰士,需要那麽久嗎?


生平第一次,趙赫炎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


他站起身,把包間的門關好,外麵的喧囂頓時隔絕開來。


拿出通訊器,剛想要聯係那兩人,一條信息,就這樣驟然蹦了出來。


“孫賊,你的兩條狗死了!滾回你的紫雲星,再敢踏進飛仙一步,就連你一塊弄死!”


轟!


一股巨大的寒意,刹那間籠罩了趙赫炎全身上下,他的頭皮在這一刻都是麻木的。


接著,這條信息消失了。


他瘋狂的翻找通訊器,裏麵卻什麽都沒有!


趙赫炎強行想要自己冷靜下來,那張斯文儒雅的臉上,此刻一片蒼白。


冷靜!


冷靜!


老東西說每逢大事有靜氣!


我是帝國首相的孫子!


不能慌!


深呼吸幾次之後,他麵色蒼白的撥通了其中一名護衛的通訊器——您好,您所撥打的號碼不在服務區……


他的手,多少有些哆嗦起來,又撥打了另外一個,結果……還是一樣!


“您好,您所撥打的號碼不在服務區……”


日你媽!


冷靜你麻痹!


發生了什麽?


趙赫炎將手中的通訊器狠狠砸在地上,砰地一聲。


沒摔壞。


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彎下腰,又從地上把通訊器撿了起來。


哆哆嗦嗦的準備撥通一個號碼,可就在此時,那個號碼卻直接打了過來。趙赫炎差點嚇得把通訊器直接扔出去,下一刻,他猶豫著接通。


“說話方便嗎?”通訊器裏麵傳來一道蒼老卻平淡的聲音。


“方,方便。”趙赫炎道。


“你惹禍了。”裏麵的聲音似乎波瀾不驚。


趙赫炎卻被驚呆了,這邊剛剛發生的事情,老東西怎麽就知道了?


他沉默著,那邊繼續說道:“馬上回來。”


“趙大和趙二……他們,他們好像出事了。”趙赫炎猶豫著,沒敢隱瞞,低聲說道。


“什麽?”那邊蒼老的聲音終於變了聲調,不過接下來,似乎很快恢複了平靜:“我知道了,你立馬回來。讓趙誠給你安排星際飛船,現在就走。”


“我……”


“回來,你這次麻煩大了。”那邊說完,直接掛斷了通訊器。


緊接著,大量的信息、語音留言、視頻通話請求如同瘋了一樣,瞬間湧來。


趙赫炎目瞪口呆的看著手中的通訊器,掛斷了全部的通話請求,然後打開一條他最好朋友發來的信息。


“臥槽,你什麽情況?你得罪了超級黑客?怎麽全網到處都是你的各種視頻?麻痹刪都刪不掉!”


再打開一條——


“哥,你麻煩大了!網上現在到處都是關於你的各種視頻,信息,裏麵的內容……我靠,你趕緊躲一躲吧,你爺爺可能得弄死你。”


趙赫炎沒有繼續看那些信息,而是打開了虛擬網絡。


那上,鋪天蓋地的……全是關於他的消息!


趙赫炎有種全身冰冷如墜冰窟的感覺。


這一刻,他深深的感覺到了一種深入骨髓的寒冷和無力。


原來,這世上,真的有人能在一瞬間——


刀不見血,卻要他的命!


----------------


月票,推薦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